虐待戰俘之最!55000人死於同一個嚴冬(圖)

2017-09-23 11:00 作者: 徐元宮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佔領中國東北的蘇聯紅軍。
1945年佔領中國東北地區的蘇聯紅軍。(網路圖片)

日本和俄羅斯是世界上兩個重要國家,多年以來兩國之間一直存在著一系列懸而未決的歷史遺留問題,這些問題的存在直接制約了兩國關係的進一步發展。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從蘇聯繼承了這些懸而未決的問題,其中就包含了日本戰俘問題。

1945年8月9日零時10分,集結在蘇聯遠東邊境一帶的蘇聯紅軍外貝加爾方面軍、遠東第一方面軍、遠東第二方面軍150多萬軍隊越過中蘇、中蒙邊境,向盤踞在中國東北等地的日本關東軍發起了突然襲擊。國內外相關研究資料表明:在整個遠東對日戰役中,蘇聯紅軍擊斃日軍共計8萬多人,俘虜日軍約60萬人。

蘇聯方面沒有準備接收日本戰俘的必要設施

被拘押在中國東北臨時戰俘營裡的日本戰俘被分期分批地押送到蘇聯境內。日軍戰俘總數為60萬人左右,其中大部分戰俘被安置到蘇聯的遠東和東西伯利亞,由於鐵路和公路交通運輸工具匱乏,除特別重要的戰犯和一部分戰俘是乘火車前往蘇聯的之外,不少戰俘是徒步離開中國東北臨時日軍戰俘營。還有一些戰俘被安置到哈薩克斯坦地區以及頓河流域的坦波夫州等地。

負責接受並管理日軍戰俘的蘇聯機構是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戰俘和拘押人員事務管理總局,該局最初是為了管理被俘的波蘭官兵而於1939年9月19日成立的。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戰俘和拘押人員事務管理總局下設戰俘營管理局,戰俘營管理局下設各勞改所,每個勞改所主要管理人員有所長1名,勞動主任1名,政治部主任1名,軍醫官1名。這些機構負責戰俘的生活起居、勞動培訓、勞動分配以及進行思想政治教育等工作。

進入各勞改所之後,勞改所所長命令對戰俘們實行為期3週的檢疫隔離,按照戰俘們各自的房號有序地去浴室洗澡,浴室就在院子裡。洗澡之前,戰俘們必須將頭髮、腋毛等毛髮全部剃光,將衣服脫下捆好放入乾燥爐裡消毒殺菌。在戰俘們度過了檢疫隔離期之後,就開始做勞動準備了。戰俘們必須做的另一件事情是接受蘇方人員的訊問,看其有無反蘇反共的劣跡,一旦發現有戰俘從事過反蘇反共的活動,這些戰俘就立刻被轉到專門的戰俘懲罰收容所接受懲罰。

筆者有幸在俄羅斯學術雜誌《歷史檔案》2006年第1期找到了一份1945年9月4日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濱海邊疆區局副局長季姆琴科中校、戰俘事務處處長凱達洛夫中校聯合署名的《關於濱海邊疆區接受日本戰俘準備工作的情況材料》,這份文件為我們披露了當時蘇聯內務人民委員部在檢查了蘇聯濱海邊疆區的準備工作之後得出的結論:「通過檢查,我們確認:上述廠礦企業接受戰俘的準備工作做得非常糟糕,而很多單位甚至都沒有著手去準備。一些單位的負責人把準備工作看得過於簡單,總認為可以將戰俘放到荒野之地,由他們自己動手去修建包括住所、廚房、廁所在內的一切必要設施。」

大批日本戰俘死在第一個冬季

沒有住處,日本戰俘只得被迫在窩棚、帳篷和不適合居住的簡易房裡過冬。到了1946年1月天氣非常寒冷的時候,日本戰俘的住房情況仍然沒有改觀,這一點可以從一份解密檔案文件《1946年1月17日第15號戰俘營管理局局長布爾特少校致聯共(布)紅軍工作委員會書記利亞基舍夫同志的信》中得到證實:「第15號戰俘營管理局所屬的各個戰俘勞改所對冬季仍然是準備不足。黨和政府要求戰俘勞改營的領導人必須完成一個主要的任務:保持在1945年冬季至1946年開春這個時期戰俘人員定額不減員。但是,在現有的戰俘生活條件下,在各個廠礦企業及其領導人對這件事漠不關心的態度下,我們無法完成這些指示……儘管戰俘勞改營不止一次地向濱海木材採運企業提出過要求和警告,但是,除了極少數例外,住房情況仍然一如既往不符合要求。」當年的日軍戰俘、後來被從蘇聯勞改營遣返回國的清水芳夫在多年之後回憶了當時的住處情況:「我們被裝上了‘悶罐’火車,從西伯利亞出發,最後被遣送到設在拉達的第118戰俘所,就在莫斯科東南400公里的坦波夫城附近。那時已經是昭和21年1月(即1946年1月——筆者注)。在那裡,我們住的是半地下式的窩棚,一直住到那一年的8月,這些窩棚是幾年以前建造的,窩棚裡的柱子是整根原木,已經被手垢弄得黑亮黑亮的。」

日本戰俘們被迫住在窩棚和臨時搭建的簡易房裡過冬,而這樣的住房顯然難以抵禦嚴寒的侵襲。蘇聯勞改營當局給日本戰俘發放了棉襖和氈疙瘩,一直穿到第二年春天,由於冬季多暴風雪,所以棉襖很容易濕透,而氈疙瘩沾上雪也容易濕透,又沒有備用的冬衣可以替換著穿,所以需要每天晚上送到乾燥室烘乾。從事伐木勞動的日本戰俘的日子要稍好一些,因為他們在收工的時候每人可以扛一根粗大的白樺劈柴回去燒爐子取暖。在工地上一般都吃不上熱飯,喝不上熱水。為了防止有人困乏睡著了被凍死,戰俘們彼此之間時常會互相招呼幾聲。由於剛剛踏上蘇聯的土地,還遠不適應蘇聯的嚴寒氣候,大批日本戰俘在第一個嚴寒的冬季就失去了生命。

那麼,在第一個冬季,究竟有多少日本戰俘死掉了呢?根據官方統計的數據,總共有55,000名日本戰俘死掉了。加川治良退休前是一名公司職員,當年被關押在西伯利亞茨塔沃戰俘所,多年之後他回憶了當年在西伯利亞茨塔沃戰俘所掩埋因疾病和飢寒而死掉的日本戰俘的情形:「西伯利亞茨塔沃戰俘所,據說關押了將近1,500人。一個冬天過去,據說就有500多人死於疾病和飢寒,因此,凡是在西伯利亞呆過的人,都習慣用‘地獄’一詞來形容這裡的營地……因為死亡人數太多,那位擔任所長的蘇聯軍官被追究責任,也給送進了勞改營。他的後任是一名文官,營地的狀況漸漸有了好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