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窗課子圖──寇母遺畫教子


宋真宗景德元年(公元年)的一天上午,大宋都城汴京的宰相府裡大擺宴席,宰相府門前則是人頭攢動,車水馬龍,京城的達官貴人們紛紛帶著厚禮前往宰相府。原來今天是新任宰相寇准43歲生日,此時的寇準正端坐在太師椅上,春風得意,喜氣洋洋。

突然,一個家人來到寇准身邊,附在寇准耳邊輕聲說道:「老爺,門外有位老太婆,自稱是老爺家的老奴劉媽,說有話要對老爺講。」

「劉媽,」寇准心裏一怔,「十多年不見了,這般時候她來幹什麼?不……」「見」字還沒說出口,寇准就覺不妥。劉媽雖是個僕人,但在寇家多年,忠厚老實,曾盡心盡力侍奉母親多年,我怎麼能不見呢?於是改口說道:「請劉媽到大堂上來。」

工夫不大,就見老態龍鐘的劉媽拄著枴杖,顫巍巍地走到寇准面前,說了聲:「老爺,您好!」隨後,「撲通」一聲跪倒在地,雙手捧出一個卷軸。寇准連忙走到劉媽身邊,雙手扶起劉媽,接過卷軸問道:「這是什麼?」劉媽答道:「這是太夫人生前給老爺留下的一幅畫。」

「既是太夫人遺物為何到今天才送來?」

「太夫人曾囑咐老奴,一定要等適當時機再給老爺,老奴不敢違背。」

寇准聞言,默默地打開卷軸,剛看了一眼,立時打了個激靈。只見整個畫面狂風怒號,大雪紛飛。畫的正中間有一間破茅草房,屋內昏黃的油燈忽明忽暗。油燈左邊的母親一邊織布,一邊看著旁邊的兒子。一旁的兒子正在油燈下專心致志地讀書。畫的右上角是母親親筆題寫的「寒窗課子圖」五個大字。左下角則是母親親筆書寫的一首詩:「孤燈課讀苦含辛,望爾修身為萬民。勤儉家風慈母訓,他年富貴莫忘貧。」畫還沒有看完,寇准早已淚流滿面。

原來,寇准自幼喪父,全憑母親紡線織布養家餬口,家境十分貧寒。日子雖然過得非常艱辛,但寇母並沒有忘記教子的責任,她常常夜裡一邊紡線織布,一邊教小寇准讀書。在她的嚴格要求下,聰明的寇准學業進步很快,19歲便考中進士,是當時最年輕的進士。

就在寇准考中進士這一年,寇母不幸重病在身。臨終之時,寇母將自己親手畫的一幅《寒窗課子圖》交給了身邊的劉媽,並叮囑說:「日後寇准做了官,等他有錯處時,你再將這幅圖交給他。」說罷,勞累了一生的寇母終究像一盞耗盡油的燈一樣熄滅了。

寇准為官之初,尚能做到廉政節儉,後來慢慢地開始講排場,比闊氣。劉媽見時機已到,遂趁寇准大過生日之機將遺畫交給寇准,希望能喚醒寇准。

看罷母親的遺畫,寇准不由想起了他母子當年因家境貧寒而艱苦度日,尤為母親「遺畫教子」的良苦用心所感動。想到這裡,他立即下令撤去壽宴,退還壽禮。從此,寇准牢記母親教誨,勤儉持家,勤於正事,終成一代賢相,一代名相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