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難民(組圖)


【看中國2017年11月24日訊】一

大興西紅門一場大火燃燒了整個北京,各種整頓,各種地毯式安全大檢查,各種拆。我住在北京通州易和居,這裡租戶有800多,有關部門給我們三天時間去搬家,否則停水停電停暖。搬遷的不止這個公寓,北京所有的公寓都要搬遷。忽而湧出浩浩蕩蕩的搬家的人,我們這些北漂族們只能響應號召出去找民房、單元樓。供需不對等,沒有足夠的房子來容納這麼多的人們。然後房東坐地起價,鄰居說在她去的半小時之內房租直接漲了500。

之前一間臥室1000多一點,現在直接漲到2000左右,一套房子下來租金直逼四五千。我們這些北漂族好多都是一個人養一個家,無力支付這樣高額的房租。

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好多人都要打道回府。老家工資低,消費卻是高。忽然覺得力不從心,大城市容納不下,老家回不成。最牽掛我們這些貧苦的人,是否在此時可以看到我們?看到這些為了生存而求生存的勞苦大眾?

留不下的大城市,回不去的故鄉………

北京
被迫搬家的人們(網路圖片)

北京加大力度驅趕無戶口「低端人口」。北京的快遞業已癱瘓,所有的快遞公司都收到了整頓通知。

貧民窟的確存在風險,所以把貧民窟都拆了,甚至連和貧民窟相似的倉庫也不放過。讓這裡工作生活的螻蟻無家可歸,強迫這裡貧困的螻蟻滾蛋,於是問題就解決了。畢竟螻蟻在高貴的趙老爺眼裡,只是螻蟻罷了。不僅不配享有同等的社會福利,甚至連在帝都工作的機會都沒有資格擁有。

今年五一有事到北京又待了幾天,因為熟悉的原因就住在自己2015年租的子所在的小區附近,當時附近的街道小區都在搞整改,關閉拆除了1樓門臉,整頓私搭亂建。

當時也沒覺得有什麼事,結果用滴滴打車碰到了一位愛侃的大哥,把我當成北京當地人了,一通吐槽「這下這麼一搞能把這外地人攆走一半,外地人在北京幹嘛的,一般都是在這一樓的小門臉搞餐飲開店的,真痛快」

北京是北京人的北京啊

北京

被趕走的「低端人口」,有廚師,公司保潔阿姨,修車工,理髮師,送外賣小哥。。。,寒冬無處憩身,如發泄不滿,利用職業報復社會,工作餐裡有口水的概率增加,修汽車後出事故的概率增加……都是可能的。中產們在餐桌上一邊稱讚清退「低端人口」,一邊吃著「低端人口」的口水,完美演繹著輪迴因果。

偉大的帝都北京開始強制清理「低端人口」了……

當權者強迫他們搬家,把老弱婦儒趕出家門,低端民眾流離失所,當初納粹黨衛軍也是這麼對付猶太人的∼

什麼叫流氓政府,這就是流氓政府的表現。上萬人沒了住所,三天之內,不管是飯店,工廠,住所,庫房必須滾蛋,大家去哪呢,還有那麼多小孩子,孩子惶恐的眼神,大人的無助,這個冬天的夜晚正在上演上萬人大遷徙,遷去哪裡他們不知道,也許是下一個路口,露宿街頭………

鏡頭語言和《希特勒的名單》開頭的分離猶太人情景一模一樣。

看了個gif圖,大量人口拖著家當被逐出租住地,和辛德勒開頭真像,添個人在邊上喊Jews!Jews!基本就是實景了

我崩潰了,今天一大早阿姨就告訴我,她住的房子要三天內清退,三天內也不太能找到價格合適的房子,她可能就不幹了,回老家去了。我當場都要哭出來,找個孩子喜歡的阿姨多麼不容易啊!老百姓活著太難了!

不管違章房,遲早還得著火還得死人。

管了違章房,窮人就沒地方住。

要是真全市查的話,北京房租和用工費用都會大幅上漲。

請得起保姆的,要接受即將請不起保姆的現實。

當你是低端人口,你以為至少還有聚福緣公寓,容得下你的京城夢,直到一場大火,死的死去,活著的趕走。當你是京城中產,你上著一年六七萬的幼兒園,你以為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歲月靜好,直到有一天發現了孩子的針眼。你以為至少還有網路,直到鋪天蓋地刪帖。無處藏身,也無處逃遁,你誰也不是。

夜晚,小王在北京大興某出租公寓,正津津有味的看著剛剛下載下來的電影戰狼2,看到激動處忍不住高聲打呼,我大中華威武,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正在勁頭,忽然一陣急促的砸門聲響起,小王趕緊打開房門,一群帶著大蓋帽的人劈頭蓋臉喝到,這個公寓不合格要封了,限期五天趕緊滾出北京!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