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為何生氣?中國入世時是這樣承諾的…(組圖)


【看中國2018年3月29日訊】美東時間3月22日中午剛過,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白宮正式簽署總統備忘錄。依據「301調查」結果,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大規模徵收關稅,並限制中國企業對美投資併購,涉及徵稅的中國商品規模高達600億美元。次日(3月23日),美國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投訴,指中國違反知識產權條規,侵犯美國知識資產。川普政府接二連三發布的貿易保護舉措,規模之大、程度之深,實為世界貿易史上所罕見。

不可否認,川普這是在兌現競選時的承諾。美國總統一屆只有四年,時間不長也不短,競選時向選民做出的承諾,上任之後要一一兌現,如果違背了承諾,幾乎很難贏得又一個四年,單憑呼悠耍嘴皮子很難贏得選民的喝采和追捧!

川普要兌現承諾,也需要其幕僚以及合作夥伴共同遵守契約兌現承諾。

中美貿易爭端緣於2001年中國加入WTO時對美國做出的種種承諾。

讓我們回到芝麻開門的2001年吧!那年,中美WTO談判陷入僵局,美方準備閃了,時任總理朱鎔基親自去談。以前不能接受的條件,朱鎔基一個接一個的答應了。中國代表龍永圖在後面急的不停給朱鎔基遞紙條,說「不能答應!」朱鎔基不爽了,回頭大聲說:「龍永圖不要給我遞紙條了!」(這一段,大家自己可以進行網路搜索)

後來呢——就真談成了!此前死不答應,這次全部答應的事是什麼呢?主要是開放農業、汽車、金融和醫療等服務行業。當然,也不是立馬開放,美國給了中國6年以上的保護期,逐步開放。而美國市場對中國是一步開放的!發達國家嘛,當然要大氣一點。按照這個協議,中美貿易是不可能出現那麼嚴重的貿易順差的,起碼應該大致平衡,你以為美國人談判前沒有作過個評估?美國簽了字的東西就是法律,美國的法律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回去後立即就執行了!

中國2001年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2001年,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美國人就是一根筋啊,他們不知道中國人簽了字的東西回去還要「研究研究」的!研究的結果是:龍永圖的意見對,「不能答應」!

所以保護期到了以後,美國的農產品倒是進來了,但汽車、金融和醫療等服務,一個都進不了中國!為什麼呢?因為這些嚴重侵害了「某種」利益。中國幾千年的權謀智慧,哪是美國300年歷史文化能理解的?我們用各種玻璃門把美國相關企業擋在外面!比如?比如海淘!經常有代購海淘的被以走私判刑,但你們知道不知道,海淘貨物按當年WTO朱鎔基簽字的約定就是免稅的!但是那又怎樣呢?海關總署下了個文件,說海淘的東西是物品,不是貨物!可是當年朱鎔基簽字前,都叫貨物好不好?這種文字遊戲,還有其他各種遊戲,美國人就算看懂了也說不贏,反正中國就是沒違反契約,反正你們的農產品、汽車、金融和醫療等服務就是進不來!反正我們的中國製造就是能出口給你們!反正你們的契約精神就是被我們的「聰明才智」打敗了……

中國加入WTO的「所有承諾」是指哪些承諾呢?據中方報告,在貨物貿易領域,中國按照承諾逐步削減關稅,平均關稅水平從入世前的15.3%降低到目前的9.8%。在服務貿易領域的上百個部門中,銀行金融、通信網路、保險證券等逐步放開。在知識產權領域,中國完成了相關法律法規的修改,使其與WTO《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以及其他保護知識產權的國際規則相一致,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等等等等。

從中國2001年11月加入世貿組織到如今,16年多已經過去了。然而,只要認真閱讀一下中國入世時的種種承諾,卻發現中國真正兌現的少之又少,這也是美國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的主要原因。

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的部分入世承諾及兌現情況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的部分入世承諾及兌現情況(看中國製圖)

克林頓、小布希、歐巴馬時期,中美高層對此有過多次對話,歐巴馬時期中國甚至公開承諾取消外資在中國的保險、銀行和證券領域的限制,但終究沒有下文。川普上任後,中國又拋出「百日計畫」,承諾進口美國牛肉,但實行時卻指定兩家國企為唯一進口商,使得國內市場零售價遠高過美國,也高過中國牛肉價,中國人大多消費不起,自然就沒有進口量了。

中國究競是否履行了入世承諾?中國和美國的立場顯然並不一致。2010年8月,中國商務部、財政部先後正式宣告:中國加入WTO的所有承諾已全部履行完畢。2011年,中國政府發布對外貿易白皮書,正式宣布入世承諾「全部履行完畢」。

國內學者周方舟先生曾撰文指出:美國認為對華兌現了早年的承諾,並且關稅很低,但中國卻用各種貿易壁壘和高關稅應對美國產品進入。比如,美國極具競爭力的電影、藝術等文化產品,以及藥品、汽車等高科技產品,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產品,中國對其設置了很高的關稅和審查,而對美國最具有競爭力的網際網路(Google、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和媒體則全面封禁。這相當於美國具有競爭力的產品根本進不了中國,或者進了中國被徵收很高的關稅,而中國產品在美國可以暢通無阻。美國當然不幹了。

在周方舟看來,如果雙方都遵從自由貿易規則,政府都不加干預,由市場選擇,那麼,即便雙方逆差一萬億美元,誰也無話可說。誰干預,誰管制,誰設壁壘,誰搞高關稅,就是誰的錯。自由貿易本是世界上最好的事情之一,在全球進行分工,按比較優勢法則,非常符合擇優分配原理。自由貿易把世界緊緊連在一起,形成一個全球化網路,推動創造,減少飢寒,帶來和平。

自由貿易的終極目標是徹底取消關稅,讓老百姓分享全球化的好處。收高關稅,尤其是設置壁壘,一不符合自由貿易原則,二是對本國百姓的剝奪。比如,中國對進口汽車、進口藥品等物品徵收不可思議的高關稅,剝奪的實際是本國的國民利益。比如,HPV(宮頸癌疫苗)是造福女性同胞最好的藥物,美國、歐洲早就普遍在使用,中國就是不放開,有錢人和有權人只好跑到香港去打。

北大知名的一位法學教授在解讀了周方舟先生這篇中美貿易戰的文章後認為,該文有紮實的數據支持,觀點很有說服力。這位教授注意到,周方舟先生在最後的結論裡提出了幾個重要看法,其中第五條說:「可能並非川普之主觀,但他之所為可能在客觀上起到改變中國的經濟基礎來改變中國的上層建築。」接著第六條說:「自鴉片戰爭的近代史以來,每當重要的歷史節點,中國走的都是下下策之路,但願不再重蹈覆轍。」

這位教授還認為,這兩個觀點非常值得留意和深思。第五條的前提是,自從川普就任以來,一般觀感都認為他已經放棄了某種意識形態或價值外交的路數,全部的心力都是投入到煥發美國本身的經濟活力,有點像是我們非常熟悉的那種「不管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的哲學。這種政策導向其實並不符合傳統的保守主義外交理念,也引起了一些自由主義人士的憂慮。不過,弔詭的是,此前奉行以更多地接觸和交往,並且相信這種合作的方式有助於中國走向市場化以及政治體制的民主化。

但是,幾十年的實踐下來,效果卻是正好相反。中國雖然加入了諸如WTO等多邊或雙邊貿易組織或條約,但是,許多承諾卻沒有兌現,並利用這種不平衡的關稅等條件,獲得了巨大的經濟收益。對於美國等西方國家來說,更為嚴重的是,這些收益被作為中國轉而強化威權體制和舊式意識形態的理據與力量。這樣一來,本來期待的那種趨同化反而變得漸行漸遠。所以,川普斷然改變過去的做法,至少是告別了一條走不通的道路。但接下來會發生怎樣的效果,一切還在未定之天。

至於第六條,這位教授非常贊成周方舟先生對於近代以來中國在國際交往中所採取的種種措施的評價,就是每到重大時刻總是採納了下下策,從而導致無休止的悲劇。對比日本自1850年代到明治維新,以及二戰以後與西方交往的過程,中國的舉措失當就愈發清楚了。可怕的困境在於,決策者是否能夠明智地判斷採取怎樣的決策是真正有利於本國利益的。與此同時,如何應對和說服某種高調的民族主義訴求,不至於一味用強,結果在外交與內政等各個方面都進退失據,走上一條惡性循環的不歸路。毫無疑問,這是中國面臨著的又一個艱難的選項和嚴峻的考驗。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