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逼死了人,可你也不該出來揭露呀!(圖)

2018-04-09 07:46 作者: 六神磊磊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倚天屠龍記
《倚天屠龍記》(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4月8日訊】張無忌學醫的師父胡青牛,有個妹妹胡青羊;她救了華山派的鮮於通——那時,鮮於通正因為始亂終棄,被報復性下毒,生命垂危呢——以身相許,不料始亂終棄的慣犯鮮於通又拋了胡青羊。

胡青羊自盡了。胡青牛難過之極,引為終身恨事,告訴了張無忌。

光明頂上,張無忌排難解紛當六強,跟鮮於通交手,以彼之道還施彼身,讓鮮於通中了自己放出的金蠶蠱毒,逼他當眾認罪。

不料鮮於通痛苦之下,招認出了虧心事:不是逼死胡青羊,而是害死自己師兄白垣,嫁禍明教。

——用趙本山的話說:「還有意外收穫!!」

——因為在始亂終棄專業戶鮮於掌門心裏,胡青羊是自殺的,不關他事;白垣卻是他親手害死的,心裏倒真有些陰影。

按說到此為止,就是一個無恥之徒現形記。張無忌替華山派揪出一個坑害同門、陰險狡詐的殺人犯,華山派該當謝他才是。

然而好戲登場了。

華山派裡,跳出一個高老者,一個矮老者,兩位前輩高人。

矮老者向張無忌道:「我師兄弟是鮮於通這傢伙的師叔,你幫我華山派弄明白了門戶中的一件大事,令我白垣師侄沉冤得雪,謝謝你啦!」說著深深一揖。

——然後,矮老者厲聲道:「可是我華山派的名聲,卻也給你這小子當眾毀得不成模樣,我師兄弟跟你拼了這兩條老命!」

——看著是先禮後兵,但細想想,他這是什麼鬼邏輯?

張無忌腦子還算清楚,替他們華山派找台階下,說:

「華山派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偶爾出一個敗類,不礙貴派威名。武林中不肖之徒,各大門派均在所難免,兩位何必耿耿於懷?」

說得多得體?

然而高矮二人還是要打,倆老頭圍著張無忌一個打,打半天自然是打不過,於是好玩的又來了。

高老者大忽悠,說華山崑崙有一套正反兩儀,配合起來天下無敵。還直接放話:

崑崙派中除了鐵琴先生夫婦,常人也不配和我師兄弟聯手。就不知何掌門有這膽量沒有?」

——硬生生把他們華山派的破事,跟崑崙派攪和上了。

之後就是崑崙派與華山派聯手,四個高手打張無忌一個,一度大佔上風,逼得周芷若在旁賣萌指點。

自然,最後,張無忌還是贏了,但此刻水已攪渾,丟人的已不止華山派,又帶上了崑崙派。

妙在高老者還是很灑脫,笑道:「勝敗乃兵家常事,老子是滿不在乎的。」

之後崑崙派撒潑,偷襲張無忌未遂,殺了鮮於通。高老者又出來搶鏡頭:

「崑崙派的潑婦,你殺了本派掌門,華山派可跟你不能算完。」

就這樣,光明頂大戰,其實最丟人的還是華山派。

然而七扯八拉,居然就過去了。

金庸先生寫的是武林,聊的卻是人事。

以前寫過,幫就是地方自營組織,巨鯨幫啦、巫山幫啦,那都是有組織的社會人。

派,比如五嶽劍派,比如武當少林,不干打家劫舍的勾當:他們是武術學院嘛。

華山派,出了鮮於通一個負心薄倖的臭流氓,坑害無數姑娘,又害死了師兄,自己當了學院院長;這種無恥的學術腐敗、逼死人的破事,被張無忌當眾揭穿。

然而華山派的校方不想著追責,不想著對社會有個交代,不想著自清門戶,不想著感激張無忌,卻想先把張無忌給對付了。

哪怕張無忌給他們台階下了,「華山派偶爾出個敗類,不礙貴派威名」,但華山派還是要撒潑打滾鬧到底。

這裡的潛台詞是:

「我們是犯了錯,可是你怎麼能當眾揭露呢?」

——《紅樓夢》裡,焦大所謂「胳膊折了往袖子裡藏」,就是這個意思了。

——韋爵爺在《鹿鼎記》裡說,當官的訣竅就是花花轎子人抬人,嘻嘻,就是這個道理了。

之後,華山派發現沒法對付張無忌,既然堵不住嘴,便把崑崙派也拉下水,搞成利益共同體,一起去封張無忌。反正,最後要丟人一起丟,就是不能華山派自己一門丟人。

之後崑崙派替華山派處理了罪人,華山派還要去追責:

「我們華山派的人也輪得到你殺?」

——這就是體制的威力,組織的魔力。

——所以,為什麼許多人都想找個靠山?

因為作惡有人替你背鍋,犯事有人替你遮羞;背靠華山派,就等於逼迫整個華山派為你擦屁股,如此做起無恥的事來,尤其肆無忌憚。

而華山派的每個人,並沒意識到自己在協助作惡,他們只覺得在維護自己華山派的體面。一如阿倫特所言,許多納粹也沒覺得自己在作惡,只是在維護組織的運轉。

畢竟,華山派在意的,就是自己的面子上是否下得去。

至於是非曲直,死者是否冤枉,他人是否痛苦,他們大可以施施然道:

「勝敗乃兵家常事,老子是滿不在乎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