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孫中山、毛澤東與「萬歲」看兩岸豁差(圖)

2018-05-03 08:15 作者: 裴毅然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從孫中山、毛澤東與「萬歲」看兩岸豁差(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8年5月3日訊】在中國走向現代化的過程中,全面評述孫中山、毛澤東兩位政治要角得長篇大論。不過,滴水含海、粒珠折光,細節看人品,僅從如何對待「萬歲」這一處風景,也能以小見大,看出兩位政治要角的重大差別。再從兩人差別,可看出國共兩黨何以走至今天的「歷史必然」。

孫中山

1912年4月1日,孫中山為避免內戰、促成南北統一,辭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讓位給同意「共和」的北洋首領袁世凱。4月20日,一心投身國家建設的孫中山乘船赴閩巡察。船至閩江馬尾,江上大小船隻閃動「歡迎孫大總統」、「孫大總統萬歲」的大小紙旗、布幅。孫中山十分不悅,訓斥上船迎接的福建都督孫道仁:

這太不成話了。就是共和國的總統,退位了,就是一個平民,怎麼還要稱「孫大總統」?再說什麼「萬歲」,那是封建皇帝硬要他手下的官民稱頌他的。我們為了反抗這個「萬歲」王朝,多少革命同志拋頭顱、灑熱血,才取得了消滅清王朝的偉大勝利。如果我接受這個封建王朝的稱號,我對得起那許許多多的先烈嗎?

孫中山要求立即撤掉紙旗、布幅,否則決不上岸。孫都督立即傳令撤去「萬歲」,孫中山這才欣然上岸。

毛澤東

1980年11月17日,四千中共高幹匯聚北京縱論毛澤東(為搞出第二個《歷史決議》)。朱德秘書陳友群(1918∼1997)在中直機關組發言披露:毛澤東審批1950年「五一」遊行口號,親筆加上「毛主席萬歲」。陳友群的發言刊載會議簡報——〈中直機關討論歷史決議(草稿)簡報,第5組,第32號〉(1980-11-17)。另一則資料:「五一」遊行口號傳閱至劉少奇,劉不僅未置疑,反而加封成「偉大的中國人民領袖毛澤東同志萬歲!」。這條口號載《人民日報》(1950-4-27)〈中共中央關於慶祝「五一」勞動節的口號〉(1950-4-26),可參見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建國以來重要文獻選編》第一冊(頁213)。

手創民國的孫中山不讓喊「萬歲」,與創赤國的毛澤東親筆加上「萬歲」,用一句央視春晚小品俚語——「人和人之間的差別,咋就這麼大哩?!」毛澤東接下來要幹什麼、會幹什麼,與孫中山得國後要幹什麼,會幹什麼,應可成邏輯地推導吧?在政治領袖個人作用甚大的二十世紀中國,吾華大不幸,竟攤上毛澤東這顆大災星。更要命的是:大陸人民(更不用說眾多赤徒)在很長一段歷史時期,居然一直認為毛澤東是「大救星」!這一思想認識上的差距,自然就成了毛澤東得以發動荒唐反右、瘋狂大躍進(造成餓死四千餘萬人的大飢荒)、黑色文革的政治資本。

更有諷刺意味(即深層意蘊):打著徹底反封建旗號的中共,不僅沒阻攔毛澤東的自封「萬歲」,反而推波助瀾、虔誠擁進。劉少奇對毛澤東的「加封」比林彪的「四個偉大」(1966年首載《紅旗》),要早26年。相當意義上,彭德懷、張聞天、周小舟、劉少奇、陶鋳、賀龍……等大批紅色要角的冤屈悲劇,都有他們為自己挖墳的「親力親為」。紅色悲劇的沈重處就在這種受難者的「自覺配合」。

1949年,共軍13兵團文工團在清華演出,帶領師生首次高喊「毛主席萬歲」,在場清華生郭道暉(1928∼)記述——

……多數群眾還是有遲疑的。雖然大家都擁護共產黨,也讚賞、崇拜共產黨幹部的廉潔和為人民服務的精神,但受過民主自由教育的師生,對這種帶封建性的口號是心存疑慮和不習慣的,有的教授和同學還對是否應當喊「萬歲」進行過辯論。後來經過學習和潛移默化,才慢慢習慣起來。

顯然,民間好不容易筑就的現代民主意識堤壩,被毛共「反反封建」腐蝕沖毀。

孫、毛差別之實質

小處見大,細節見人品,尤其孫毛對待「萬歲」這種關鍵處,實質性體現兩黨不同的政治目標。歷史也以事實證明:「萬惡的國民黨」最終在臺灣還政於民,實現憲政;而「偉大的共產黨」今天還在走回頭路,居然集體認同習近平「修憲」——回到人治的終身制。

老蔣培養的第二代小蔣,三十年前在臺灣走完「軍政—訓政—憲政」,真正實現「吾黨所宗」的三民主義。毛共培養的第四代習近平,至今堅持已被實踐證謬的「一黨專政」(美其名曰「階級專政」),兩黨不同的思想意識最終化為截然不同的「存在」。國共之間的豁差,背後當然矗立著巨大的方向之差。

繼承孫中山的蔣介石,長期被詬病「一個主義、一個黨、一個領袖」,但人家畢竟尚走在「訓政」之轍,朝著還政於民的「憲政」目標。中共則至今還在強調「專政」,目標設定就是「無產階級專政萬歲」。時間,最終使國共裸露底色。

吾華不幸

吾華大大不幸,具有現代民主意識的孫中山(1866∼1925)不長壽,國民革命(北伐)尚未開始就辭世;滿腦瓜封建權術的毛澤東(1893∼1976),反倒用井岡山這塊小石子敲破蔣介石這口大水缸。1949年後,土改、鎮反、肅反、反右、反右傾、大飢荒、文革,一路腥風血雨,中共打著似乎導向天堂的紅旗,將六億國人引入地獄,至少生生折騰死6000萬國人(非正常死亡),前後至少20億國人「非正常生存」,赤毒垂緒至今。

國民黨在大陸雖然失敗了,但其思想理念得到歷史檢驗,臺灣人民今已享有「免除恐怖的自由」。共產黨雖然成功奪國,但其宗奉的馬列主義卻成為赤禍之源,至今還在深勒吾華。很清楚,只要毛屍不出堂、毛像未下牆,就說明中國還未走出馬列謬道,14億國人就還生活在邏輯荒誕的意識形態之中,吾華就尚未邁上政治現代化的第一級台階。兩岸政治豁差一目瞭然——臺灣都可以成立「共產黨」了,大陸卻連最起碼的言論自由還「同志尚須努力」,筆者這樣的異士還只能流亡。

歷史雖由無數偶然組成,但偶然中亦含一些必然。孫中山、毛澤東對待「萬歲」的截然之態,含蘊度高濃,一枚值得國人撿拾吮嚼的「橄欖」。國共之爭,軍政角力於一時,「主義」之別才為根本。

無論如何,電子化時代的14億國人,還會認同以階級鬥爭為核心的「毛澤東思想」麼?會認同中共挂幌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麼?

至於中共的「道路自信」,僅須引用一句大陸微信語作答:

他們(中共高官)將孩子送往哪兒,當然就說明那兒的「道路」正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