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八大家訓」這才是真正的貴族教育!(圖)


懷善念、行善事,最能安詳平和。
懷善念、行善事,最能安詳平和。(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康熙一生兢兢業業,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都十分認真,可謂耗盡心血和精力。此外,他對家教非常重視,所施行的方法也比較成功,從他之後即位的雍正、乾隆等有作為的皇帝身上,可以看到其家教思想的影響。

康熙平時在宮中經常給皇子皇孫以教誨,雍正即位後對康熙的家訓加以追述,並整理彙編成《庭訓格言》,共246則。今天我們摘取《庭訓格言》中的八條精華,不管是對教育子女還是提升自我修養,都能從中得到許多有益的教誨。

懷善念、行善事,最能安詳平和

訓曰:凡人處世,惟當常尋歡喜,歡喜處自有一番吉祥景象。蓋喜則動善念,怒則動惡念。是故古語云:「人生一善念,善雖未為而吉神已隨之;人生一惡念,惡雖未為而凶神已隨之。」

譯文:人活在世上,應當追求內心的喜悅安詳,內心的喜悅安詳是一種非常美好的境界。心中充滿喜悅,就會產生善良美好的念頭;心中充滿忿怒,就會產生凶險惡毒的念頭。所以,有句古話這樣說道:「一個人只要產生一個善念,即使還沒有去付諸實踐,吉祥之神已在陪伴著他了;如果他產生了一個惡念,即使還沒有去做惡,凶神已經跟上他了。」

歡喜和善念,在我們身上所起的作用非常大。「人有善念,天必佑之,福祿隨之,眾神衛之,眾邪遠之,眾人成之」。我們自己應該也有這樣的感受,人有了善念,身心都會輕快歡喜;人有了惡念,心中就會充滿憤怒怨恨。人活在世上,應當追求內心的喜悅安詳,而達到這種美好境界的最好方法莫過於懷善念、行善事。

慎獨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訓曰:《大學》《中庸》俱以慎獨為訓,是為聖第一要節。後人廣其說,曰:「不欺暗室。」所謂暗室有二義焉:一在私居獨處之時,一在心曲隱微之地。夫私居獨處,則人不及見;心曲隱微,則人不及知。惟君子謂此時,指視必嚴也,戰戰慄栗,兢兢業業,不動而敬,不言而信,斯誠不愧於屋漏,而為正人也夫!

譯文:《大學》《中庸》都把一人獨處時也能謹慎不苟作為訓誡,這是古代聖賢視為第一重要的要節。後人把它引申解釋為「不欺暗室」,也就是在別人見不到的地方,也不做那種見不得人的事。所謂暗室有兩層含義:一是指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一是指一個人內心深處的隱秘。當一個人獨處時,別人就看不到他的言行舉動;深藏隱秘的內心深處,就使別人很難瞭解和看清楚。只有那些有德行的君子才能認識到,在這種時候,尤其要嚴格注意自己的言行和思想,事事謹慎小心不越禮法,時刻保持警惕;即使任何事都不做,也保持一種令人恭敬的態度;即使什麼也不說,也使人感到可以信賴;這才真正是不欺暗室的正人君子!

慎獨就是在沒有別人在場和監督的時候,也能夠嚴格要求自己,不做違背良心、表裡不一、沒有素質的事,任何時候都絕不放鬆對自己的要求。南宋陸九淵說:「慎獨即不自欺。」慎獨之時,人主要面對的是自己,是與自己的內心赤膊相見。能做到慎獨的人,是戰勝了自己的人。老子言:「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能自勝,才稱得上強大;內心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這是一種能力,也是一種境界。

聰明人,借別人的眼睛看世界

訓曰:朕從不敢輕量人,謂其無知。凡人各有識見。常與諸大臣言,但有所知、所見,即以奏聞,言合乎理,朕即嘉納。

譯文:我從來不敢輕視人,說人家無知。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見識。我經常和各位大臣說,你們但凡知道什麼、見到什麼,都可以進奏,讓我知曉;對於那些合理的意見,我將讚許並樂於採納。

俗話說,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每個人的認知都有侷限,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獨特的經驗、觀察和見識。因此,學會聆聽,你就相當於在借別人的眼睛觀察世界,也包括審視自我,於是才能週全、有高度和格局。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聆聽別人的建議是完善自我、事業進階的必由之路。

無事如有事,有事如無事

訓曰:凡人於無事之時,常如有事而防範其未然,則自然事不生。若有事之時,卻如無事,以定其慮,則其事亦自然消失矣。古人云:「心欲小而膽欲大。」遇事當如此處也。

譯文:當人們在沒有事的時候,應保持一種有事在身的狀態,時刻注意防範可能發生的問題,這樣就不會有任何意外之事發生。如果人們在有事的時候,要能夠像沒事時那樣泰然自若,使種種憂慮平靜下來,那麼已經發生的事情也會自然消失。古人說:「心中越謹慎小心越好,在行事風格上則又要潑辣大膽、雷厲風行。」遇到事情都應該如此對待。

老子云:「其未兆易謀。」事物在還沒有顯示出明顯徵兆時,容易謀劃成功。北宋蘇轍說:「無事則深憂,有事則不懼。」事情沒有發生時能深憂遠慮,才能當事變發生時毫不畏懼。自古以來的大人物,都是這樣的先見和大氣之人,所以越是遇到驚天動地的大事,越能心靜如水、沉著應對。謀定才能沉靜,沉靜才能幹事,幹事才能成事。

自律,才有生活品質

訓曰:節飲食,慎起居,實卻病之良方。

譯文:節制飲食,嚴格起居,實在是消除病痛的良方。

康熙還說,要「起居有常」,不可「貪睡」「貪食」,更不可「沉湎於酒席中」。唯「起居時,飲食節,寒暑適,則身利而壽命益」。其實康熙想表達的深層意思還是告誡子孫們自律的重要性。自律是生活的基石,自律不僅可以提高我們的生活質量,更能讓我們提高身體的抵抗力,遠離疾病。

認錯、改錯,才是成長契機

訓曰:凡人孰能無過?但人有過,多不自任為過。朕則不然。於閑言中偶有遺忘而誤怪他人者,必自任其過,而曰:「此朕之誤也。」惟其如此,使令人等竟至為所感動而自覺不安者有之。大凡能自任過者,大人居多也。

譯文:作為人,誰能不犯錯誤?只是人們有了過失,犯了錯誤,大多自己不願承擔或承認自己所犯錯誤。我就不是這樣。平常和人閑談偶有因為自己遺忘而錯怪他人的事情發生,事情過後,我一定會主動認錯,並說:「這是我的過錯啊!」正因為這樣,竟使別人被我的行動感動而覺得不安起來,這種情況確實有過。大抵能夠自己認錯並能主動承擔責任的人,多為德行高尚的人。

發現自己的錯誤也許不難,但坦誠地面對它、改正它卻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出現錯誤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諱疾忌醫、自欺欺人。一個人,如果能夠看清自己的錯誤,坦誠承認,並且積極改正,這個人在修養和事業上一定會有所成就。犯了錯誤不肯承認,更不會堅決地改正,這是一個很大的陋習。

謹慎,才能人生安穩

訓曰:凡人於事務之來,無論大小,必審之又審,方無遺慮。

譯文:大凡一個人對於即將發生的任何事情,無論是事大還是事小,一定要十分謹慎,仔細地觀察和研究,這樣才不會留下後患。

一個人成就事業的大小與其謹慎程度成正比。《管子》中說:「其所謹者小,則其所立亦小;其所謹者大,則其所立亦大。」謹慎是成大事之人不可缺少的素質。諸葛一生唯謹慎,曾國藩以其為人生楷模,以「慎」字撐起了人生之舵,謹言慎行、謹始慎終,才讓他能夠從各種危機中從容度過,成為一代聖賢。

吃苦是福

訓曰:世人皆好逸而惡勞,朕心則謂人恆勞而知逸。若安於逸則不惟不知逸,而遇勞即不能堪矣。故《易》有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由是觀之,聖人以勞為福,以逸為禍矣。

譯文:世上的人都喜好安逸而厭惡勞苦,我心裏則認為一個人只有經常勞苦才能感受到真正的安逸。如果他一味追求安逸而不求進取,那他就不會懂得什麼是真正的安逸,因此一碰上勞苦的事情就覺得不能忍受。《易經》上說:「天道運動晝夜不息、週而復始,在運動中存在和發展,君子應當傚法天道,自強不息。」從這一點上看,聖人是把勞苦看作是福分,把貪圖安逸看作是導致災禍的起因。

孟子曰:「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在順境當中,大部分人都會不知不覺地忘記自省、忘記謹慎、忘記進取,在越來越大的鬆懈和得意忘形中墮落和垮掉,這是人性的必然。逆境則反而會激發人的潛力,並讓人謹慎小心、步步為營,充滿進取精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