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妻王冶坪曾給江出了個餿主意(圖)

「江牛皮」在武漢


王冶坪自然不會怠慢,因為江澤民要是成了漢奸,她自己就成了漢奸家屬。
王冶坪自然不會怠慢,因為江澤民要是成了漢奸,她自己就成了漢奸家屬。(網絡圖片)

文革中的揭批調查很讓江澤民害怕,擔心他那日偽時期的醜事被調查出來。王冶坪自然不會怠慢,因為江澤民要是成了漢奸,她自己就成了漢奸家屬,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据《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 因为擔心他那日偽時期的醜事被調查出來,江澤民在文革中嚇得夠嗆,王冶坪給江出了個主意,故意在一些小事上做得差一點,把造反派的注意力轉移到那些無關政治大局的小事上來。

1966年,江澤民40歲,所謂不惑之年。五月,江澤民被任命為一機部在武漢新成立的武漢熱工機械研究所所長,並代理黨委書記。這個任命把江澤民提拔成了十三級幹部,也即跨進了中共高干圈子。更讓江澤民慶幸的是,從上海調到新單位武漢時,正是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前夕,因為調來時間太短,人們提不出什麼東西來批判,江因此在被中共稱為「觸及每個人靈魂」的浩劫中卻沒怎麼被觸及靈魂。不過江澤民到這個研究所當所長時間不長卻有了一個綽號──「江牛皮」。

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為的是在黨內把丟失的獨裁大權從劉少奇等人手中奪回來。他發動學生和基層工人起來「造反奪權」,一時間幾乎所有的「當權派」都被衝擊、揪鬥,甚至被關押、毒打。在上海,張春橋、王洪文組織的造反奪權尤為激烈。「轟轟烈烈」的文革過後,許多當年在上海的同事劫後餘生,紛紛打聽各自的下落,他們卻驚訝地發現江澤民這個「牛皮」所長竟然躲到武漢,基本沒受衝擊,還在72年被派到羅馬尼亞轉了一圈。那些吃盡了文革苦頭的同事不禁不平地感嘆,「還是人家江牛皮牛呀,人人都得脫層皮的文革人家都能躲過去,這『牛皮』不是白給的呀。」

其實江澤民在文革中也是嚇得夠嗆。雖然武漢熱機研究所新成立,上上下下都是從各地調來的新人員,不像老單位那樣人與人之間積累了很多矛盾和冤仇,因而文革搞起來時沒有太多私仇公報的殘酷,但是畢竟所長江澤民是「當權派」,文革中的揭批調查很讓江害怕,擔心他那日偽時期的醜事被調查出來。1966年11月,江澤民借探親和匯報工作為藉口,先到北京探聽了一下政治風情,緊接著趕快回上海住了幾週聽聽風聲,對依然在上海工作的王冶坪一再囑咐,千萬不要亂講話,尤其是出身問題。

王冶坪自然不會怠慢,因為江澤民要是成了漢奸,她自己就成了漢奸家屬,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王冶坪給江出了個主意,故意在一些小事上做得差一點,把造反派的注意力轉移到那些無關政治大局的小事上來。

回到武漢所以後,江澤民採用了小事全承認,大事不含糊的態度。群眾批判他工作不踏實,只會吹牛皮,他就自我檢討「大家說的對,我是江牛皮」。江澤民從小受揚州戲子的熏陶,口袋裡總裝著把梳子,時不時地就拿出來梳梳頭髮,不管人前人後,女裡女氣的還自我感覺良好。在批判「走資派」時,群眾指出江澤民是「小梳子,大腦袋」,「資產階級作風」,江澤民也趕緊認了。2003年江澤民在人大會議期間會見湖北代表團時說,「造反派問我最怕什麼,我說最怕毛主席。就為了這句話,我被批鬥了三天。」心裏沒鬼,怕毛主席幹什麼?當時的人們愛還愛不過來呢!那時候「政審」(政治審查)人員到處搞內查外調,許多人幾十年前的陳年爛穀子的事都被翻出來了。江澤民始終沒有被打倒的原因是他有金字招牌「革命烈士遺孤」──「烈士」已死,無從對證,調查的人也就到此為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