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無名」 高級特務的一生如何落幕?(圖)

2018-05-11 03:00 作者: 林凌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央視播放的電視連續劇《英雄無名》,講述閻寶航的特工生活,但是沒有交代他的一生如何落幕。
央視播放的電視連續劇《英雄無名》,講述閻寶航的特工生活,但是沒有交代他的一生如何落幕。(網路圖片)

凡是給中共當特務的沒有一個得到善終,中共中央前統戰部部長閻明復的父親閻寶航也是一個。

閻寶航1895年4月6日生於遼寧省海城市望臺鄉小高麗房村。1918年畢業於奉天兩級師範學校。1918年4月創辦了奉天貧兒學校,得到程硯秋、郭松齡等人的支持。後來以信奉基督教為名,在1921年,被基督教奉天青年會聘為青年部幹事,在這期間,張學良經常去青年會活動,他們的關係也隨之愈加密切。

1925年6月,閻寶航在瀋陽組織學生2萬多人,舉行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聲援「五卅」運動。1926年,奉天基督教青年會決定介紹閻寶航去英國留學。1927年,閻寶航通過蘇子元向中共滿洲省委組織部長吳立石申請加入共產黨,但由於蘇子元奉命離開瀋陽,閻寶航出國手續已辦完,不得不啟程出國,他的入黨要求未得實現。1929年畢業於英國愛丁堡大學研究院。

回國後,閻寶航繼續參與共黨組織的各種活動,例如相繼組織起的「遼寧省國民外交協會」、「遼寧省國民常識促進會」、「遼寧省拒毒聯合會」,看似是3個反日群眾團體,實質是共產黨控制的組織。閻寶航分別被選為主席、總幹事、會長,撈取了很多政治資本。「九・一八」事件後,閻寶航化妝逃亡北平,聯合高崇民等於9月27日發起組織「東北民眾抗日救國會」,閻寶航任常委兼政治部長。此時的閻寶航已經有了名聲,和在上層有了很好的人脈,這正是當高級特務不可多得的本錢。

1937年,閻寶航在南京第一次見了周恩來。由於兩人「談話投機」,當晚周恩來便住在了閻寶航家裡。當年4月,按照中共的指示,閻寶航等在上海八仙橋成立「東北抗日救亡總會」,被推選為常務委員,受中共中央北方局領導。9月,經周恩來、劉瀾波等介紹,他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當時決定閻寶航作為秘密黨員,但依舊以民主人士、黨外人士身分出現。周恩來親自給閻寶航取了個代號「閻政」。他正式成為中共高級特工。

1939年,受周恩來、李克農囑託,為建立情報機構,閻寶航舉家遷移重慶,住在重慶村17號,即「閻家老店」。閻寶航的老婆高素和女兒閻明詩都是他的助手。周恩來多次稱讚高素「是我們的好大嫂,革命的好媽媽」。

1941年,在黨的籌劃下,閻寶航參與組織中國民主革命同盟。1945年加入中國民主建國會。發起成立東北政治建設協會,任理事長。

這個周恩來單線聯繫的共產黨特工,以虔誠基督徒面目出現,博得宋美齡賞識。他精心打造高層人際關係,先後在蔣介石、張學良合辦的「四維學會」,蔣介石、宋美齡倡導的「新生活運動」中擔任要職。並擔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行營參議、軍事委員會政治部設計委員。

為了獲取國民黨軍事情報,閻寶航小心翼翼的察言觀色,為博得國民黨元老于右任、孫科、宋慶齡、何香凝、邵力子、馮玉祥等人的好感,內心陰暗的閻寶航並經常周旋於陳誠、宋子文、陳立夫、戴笠、徐恩曾等黨、政、軍、情要員之間。為此他獲取了國民黨軍事情報部門收集和秘藏的有關德國閃擊蘇聯、日本突襲珍珠港美軍基地和日本關東軍在中國東北設防部署等三大國際戰略情報。被中共稱之為「我黨情報戰線最出色的國際戰略情報專家」。

然而,恰恰從中共對閻寶航的讚揚中,人們瞭解到國民政府軍事情報部門的工作是如何出色,而中共的「最出色國際戰略情報專家」充其量不過是個躲在暗處伺機偷竊別人成果的小偷。

中共建政後,周恩來單線聯繫的閻寶航依然不能以中共黨員的身分示人。他調到外交部,先後任外交部辦公廳副主任、條約委員會主任、第四屆全國政協常委、全國政治法律學會常務理事等職,彰顯的是共產黨寬大為懷,給國民黨舊部一條活路。

1959年,閻寶航辭去外交部的虛職,到文史資料委員會以政協常委和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委員的身分主持徵集、整理文史資料工作。到「文化大革命」前夕,經他徵集的文史資料近2000件,1500餘萬字。

2008年4月27日,央視播放的電視連續劇《英雄無名》誇張描述的就是他的特工生活。但是如此重要的共產黨高級特務的一生是如何落幕的呢?電視連續劇當然不能透露,否則誰還再為中共如此賣命呢?

文革時,中共已經建政近20年,然而為黨立下特大戰功的閻寶航的檔案裡,記錄的依然是在國民政府當政時期活躍在高層的重要頭銜,他自然難逃死劫。1967年11月6日晚,閻寶航以「反革命分子」身分被投入監獄,編號「67100」。

閻寶航鑽到「敵人心臟」(中共語),保護了中共,甚至蘇共,不致被消滅,而閻寶航需要保護的時候,他的直接上級、他的入黨介紹人和單線聯繫者周恩來卻裝傻充楞、不聞不問。

半年後,1968年5月22日,73歲的共產黨犯人「67100」,在審訊中被人從背後猛踹一腳倒地昏迷,送到復興醫院後,無人搶救、無人理睬這個「早該千刀萬剮」(中共語)的「國民黨重大罪犯」,閻寶航臨死前的痛苦,無法言表,此時他想的是什麼,無人關心,直到嚥氣,連吃一片止痛藥對他都是奢望。

共產黨的監獄批文寫道:「反革命罪犯67100號,不得留骨灰。」

(文章有刪節)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