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名” 高级特务的一生如何落幕?(图)

2018-05-11 03:00 作者: 林凌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央视播放的电视连续剧《英雄无名》,讲述阎宝航的特工生活,但是没有交代他的一生如何落幕。
央视播放的电视连续剧《英雄无名》,讲述阎宝航的特工生活,但是没有交代他的一生如何落幕。(网络图片)

凡是给中共当特务的没有一个得到善终,中共中央前统战部部长阎明复的父亲阎宝航也是一个。

阎宝航1895年4月6日生于辽宁省海城市望台乡小高丽房村。1918年毕业于奉天两级师范学校。1918年4月创办了奉天贫儿学校,得到程砚秋、郭松龄等人的支持。后来以信奉基督教为名,在1921年,被基督教奉天青年会聘为青年部干事,在这期间,张学良经常去青年会活动,他们的关系也随之愈加密切。

1925年6月,阎宝航在沈阳组织学生2万多人,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声援“五卅”运动。1926年,奉天基督教青年会决定介绍阎宝航去英国留学。1927年,阎宝航通过苏子元向中共满洲省委组织部长吴立石申请加入共产党,但由于苏子元奉命离开沈阳,阎宝航出国手续已办完,不得不启程出国,他的入党要求未得实现。1929年毕业于英国爱丁堡大学研究院。

回国后,阎宝航继续参与共党组织的各种活动,例如相继组织起的“辽宁省国民外交协会”、“辽宁省国民常识促进会”、“辽宁省拒毒联合会”,看似是3个反日群众团体,实质是共产党控制的组织。阎宝航分别被选为主席、总干事、会长,捞取了很多政治资本。“九・一八”事件后,阎宝航化妆逃亡北平,联合高崇民等于9月27日发起组织“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阎宝航任常委兼政治部长。此时的阎宝航已经有了名声,和在上层有了很好的人脉,这正是当高级特务不可多得的本钱。

1937年,阎宝航在南京第一次见了周恩来。由于两人“谈话投机”,当晚周恩来便住在了阎宝航家里。当年4月,按照中共的指示,阎宝航等在上海八仙桥成立“东北抗日救亡总会”,被推选为常务委员,受中共中央北方局领导。9月,经周恩来、刘澜波等介绍,他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决定阎宝航作为秘密党员,但依旧以民主人士、党外人士身分出现。周恩来亲自给阎宝航取了个代号“阎政”。他正式成为中共高级特工。

1939年,受周恩来、李克农嘱讬,为建立情报机构,阎宝航举家迁移重庆,住在重庆村17号,即“阎家老店”。阎宝航的老婆高素和女儿阎明诗都是他的助手。周恩来多次称赞高素“是我们的好大嫂,革命的好妈妈”。

1941年,在党的筹划下,阎宝航参与组织中国民主革命同盟。1945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发起成立东北政治建设协会,任理事长。

这个周恩来单线联系的共产党特工,以虔诚基督徒面目出现,博得宋美龄赏识。他精心打造高层人际关系,先后在蒋介石、张学良合办的“四维学会”,蒋介石、宋美龄倡导的“新生活运动”中担任要职。并担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参议、军事委员会政治部设计委员。

为了获取国民党军事情报,阎宝航小心翼翼的察言观色,为博得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孙科、宋庆龄、何香凝、邵力子、冯玉祥等人的好感,内心阴暗的阎宝航并经常周旋于陈诚、宋子文、陈立夫、戴笠、徐恩曾等党、政、军、情要员之间。为此他获取了国民党军事情报部门收集和秘藏的有关德国闪击苏联、日本突袭珍珠港美军基地和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设防部署等三大国际战略情报。被中共称之为“我党情报战线最出色的国际战略情报专家”。

然而,恰恰从中共对阎宝航的赞扬中,人们了解到国民政府军事情报部门的工作是如何出色,而中共的“最出色国际战略情报专家”充其量不过是个躲在暗处伺机偷窃别人成果的小偷。

中共建政后,周恩来单线联系的阎宝航依然不能以中共党员的身分示人。他调到外交部,先后任外交部办公厅副主任、条约委员会主任、第四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治法律学会常务理事等职,彰显的是共产党宽大为怀,给国民党旧部一条活路。

1959年,阎宝航辞去外交部的虚职,到文史资料委员会以政协常委和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委员的身分主持征集、整理文史资料工作。到“文化大革命”前夕,经他征集的文史资料近2000件,1500余万字。

2008年4月27日,央视播放的电视连续剧《英雄无名》夸张描述的就是他的特工生活。但是如此重要的共产党高级特务的一生是如何落幕的呢?电视连续剧当然不能透露,否则谁还再为中共如此卖命呢?

文革时,中共已经建政近20年,然而为党立下特大战功的阎宝航的档案里,记录的依然是在国民政府当政时期活跃在高层的重要头衔,他自然难逃死劫。1967年11月6日晚,阎宝航以“反革命分子”身分被投入监狱,编号“67100”。

阎宝航钻到“敌人心脏”(中共语),保护了中共,甚至苏共,不致被消灭,而阎宝航需要保护的时候,他的直接上级、他的入党介绍人和单线联系者周恩来却装傻充楞、不闻不问。

半年后,1968年5月22日,73岁的共产党犯人“67100”,在审讯中被人从背后猛踹一脚倒地昏迷,送到复兴医院后,无人抢救、无人理睬这个“早该千刀万剐”(中共语)的“国民党重大罪犯”,阎宝航临死前的痛苦,无法言表,此时他想的是什么,无人关心,直到咽气,连吃一片止痛药对他都是奢望。

共产党的监狱批文写道:“反革命罪犯67100号,不得留骨灰。”

(文章有删节)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