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律師倔強生存,抱團取暖再戰江湖(圖)

2018-09-19 10:53 作者: 申華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被吊銷律師執照的文東海律師。(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18年9月19日訊】中國709維權律師被當局吊銷執照後自強不息,尋求以法律專長回饋社會的同時解決自身生活。中國現存社會政治環境下,律師的路怎麼走?答案似乎並非一個。

9月17日(星期一)晚,網上出現名為「中國律師後俱樂部」的成立聲明。發起人覃永沛、文東海、王宇、隋牧青等人權律師宣布,9月29日「中國律師後俱樂部」宣告成立。

「律師後」概念

文東海,中國湖南長沙的商業律師、維權律師,曾代理709事件和法輪功信仰案件,2018年6月遭當局吊銷律師執照。「律師後」是一種什麼概念?文東海對美國之音說:「有一個‘被失業律師’,和一個‘律師後’的說法。‘被失業律師’更突出被政府打壓的色彩,‘律師後’更強調律師的一種狀態。之所以用‘律師後’,是想從被打壓的悲情狀態解脫出來,不想讓自己總是覺得是一個受害者。我們確實是被政府打壓了,但是被打壓之後,並不意味著,我們從此就活在悲情裡。既然已經到了律師後(階段),就做好律師後吧。」

「再戰江湖」

聲明概括中國律師發展道路和現狀後指出,2015年「709事件」對律師的敵視和忌憚更加「淋漓盡致」,打壓手段創新升級。三年來上百名行公義的律師被以刑事、行政、民事等手段壓制。2017年,當局為「殺雞儆猴」,斷掉數十名公義律師飯碗。與此同時,各級律協被「漢奸律師」把持,目的是讓律師群體陷入「互害亂局」。

發起人覃永沛日前在自己的博客表示:「擬雲集所有被迫害的中國律師,讓他們再戰江湖,發揮更大力量,力所能及地幫助全國各地冤民,不平則鳴!」

逆境起步

逆境起步的這個俱樂部的初步設想是什麼?文東海說:「現在還沒有統一的東西。大家都是失業,聚在一起。覃永沛成立了一個公司,可能更多的是,利用這個機會,把我們大家招到一起,商議一下這個事情,看到底怎麼搞?我們希望有這樣一個平臺,能夠互相通個消息。賺錢也好,社會公義也好,大家能夠走到一起。不能因為受到打壓,就沒有聲音了。」

業務技能方面,文律師說,不能參加出庭,依然可以憑藉豐富的法律知識和辦理各種案件的經驗,為客戶提供諮詢,乃至司法文書類工作。俱樂部的聲明特別指出,中國律師後俱樂部的會員,經驗豐富,勝任大企業、大公司法律顧問職能,可以擔任冤假錯案申訴的參謀,培訓無錢聘請律師的百姓自己出庭應戰,或幫助親人進行辯護。

輿論反響

針對被當局打掉飯碗的709律師自強自救行動,中國勞工研究表示:「被摘牌下崗律師,依托法律產業鏈條,成立公司互助自救,一則可以發揮已經積累的人力資本和社會資本,二則不受執業律師難以擺脫的職業和行政控制,向廣闊的邊緣模糊地帶發展。利人利己,不亦宜乎?」

當局是否會打壓這個新成立的維權律師俱樂部?目前處於半失業狀態的上海維權律師彭永和對美國之音說:「大家聚到一起,樂一樂。把它定義為一個組織,那這種組織就太多了。所以不要擔心這種東西。有什麼好擔心的?老毛說了一句話,‘娘要嫁人,天要下雨’。」

報導說,彭永和律師曾提出,加強律協諮詢和財務透明。為此,他退出上海律師協會後,無法正常執業,期間還發出「跳江公告」,並且予以實施,真的跳進黃浦江,以示抗議。不過,他對美國之音表示,自己可能最終不會因此進入「被失業律師」的行列。

理解生存

彭永和談了一些律師生存體會:「生存看你怎麼去理解?物質生活很困難嗎?這個東西不存在。好好做你的律師,實在不行可以改行,這一行競爭也很激烈。但是,如果你一個律師,你把太多的精力關注到社會方面去,商業氛圍不濃了,公義氛圍更濃了,而公義方面又涉及到政治、政策方面的東西,加上你還是那種正義感爆棚、爆滿、倔強、不願屈服的,這在目前中國社會現狀下,你可能會過得很不舒服,你的心理過得肯定很難受。」

社群楷模

發起成立中國律師後俱樂部的王宇,可能是其中唯一女性維權律師。這位前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曾代理多起重大維權案件,範木根案、曹順利案、尹旭安案、伊力哈木.土赫提案,並且為大量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2015年7月9日凌晨被人帶走後,上百中國律師聯署聲明譴責,民間聯署救援。美國律協主席讚揚王宇是「中國人權活動社群的象徵性人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