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術士稱男子再醉也沒幾回 五日後眾人無語(組圖)

​​​​​​​榮敗有定數 準確預知生死的女術士



人生榮敗皆有定數。(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唐朝時,婺州婁千寶、呂元芳兩個女子,頗有名氣,人們傳說她倆身懷異術,能預知人的生死未來。於浙東道巡察使李褒聽說後派遣人去請來這兩個術士

二位女術士來到後,被安排在從事廳休息。從事問她們:「我們長官已經位列朝中八大重臣之一,還能升任什麼更高的官職嗎?」

呂元芳回答說:「方才見到了李尚書,他還是任先前的浙東道觀察使,恐怕沒有別的官職授予他。」女術士婁千寶也是同樣說法。這位從事就不再問了。

待到二位女術士再次見到李褒時,李褒問:「我以後的命運將會怎樣?」

二位女術士婉轉地回答說:「會稽山高聳疊翠,湖邊綠柳垂蔭。尚書您有畫船上百艘,可供您遊覽觀賞這大好的山光水色。古人說,人生一世仿佛塵土和小草,微不足道,談什麼榮華與衰敗?榮敗都有定數的,我們不敢當面說給你。」

於是,李褒又問他下屬幕僚們的未來歸宿。

呂元芳說:「副使崔芻言、正推官李范,這兩個人的才能風度差不多,只能做到皇上的侍從官,最後停在郡守的職位上。團練判官李服古,從現在起也只能再醉幾次酒罷了,還談什麼官職呢?觀察判官任轂,止於小諫官是穿不上朱服的。支使評事楊損,雖然身骨清瘦,然而您這些在坐的幕賓們,論福祿、壽數,都趕不上他。」

二位女術士作了以上的預測,在坐的人都不相信。他們沉默不語,只有等待以後事實來驗證。


 女術士的預言不到一週便應驗,李服古真是大醉也不過幾場啊!(圖片來源:Pixabay) 

這以後不過五天,團練判官李服古果然死了。真是大醉也不過幾場啊!看到二位女術士的預測果然開始應驗了,李褒和他的那些幕僚們就像敬重神靈一樣地敬重她們。

這時,郎中羅紹權到明州赴任,少卿竇弘余到台州赴任,途經浙東。李褒在招待他們的宴席上,好奇地問二位女術士這兩個人的未來如何?

婁千寶說:「竇大人一定會再來浙東,重新在望海亭上喝醉酒的。羅大人此行一去。恐怕要到四明山上求仙訪道,不再漫遊塵世了。

後來,竇少卿辭去台州郡守的官職,在返回京城的途中,重到浙東李褒這兒作客,真的應了「重醉」一說。羅郎中則死在海島上。當時婁千寶說他到四明山求道,不再漫遊塵世了,原是知道他不會活著回來了!

李褒不長時間就回到義興,以後再也沒有被授任其它官職。

只有尚書楊損,三十年來,兩次任門下省的給事中,兩次任京兆尹,防守華州,任青州節度使,年過六十了,還多次擔任守國衛疆的重要官職。當年在浙江道同為幕僚的其他人,不論是福祿、還是壽數,果然都趕不上楊損!在浙東道巡察使李褒官府中的人,真的都應驗了婁千寶、呂元芳二位女術士當年的預測。

《雲溪友議》—彰術士 章節原文:
昔許負謂薄姬必貴;何顒謂曹瞞必傑,是挾天子而號令諸侯。其言所驗,編於簡牘,夫藝術於時者,不可不申揚讚。浙東李尚書褒,聞婺女二人有異術,曰婁千寶、呂元芳,發使召至。既到,李公便令止從事家。從事問曰:「府主八座,更作何官?」元芳對曰:「適見尚書,但前浙東觀察使,恐無別拜。」千寶所述亦爾。從事默然罷問。及再見李公,李公曰:「仆他日何如?」二術士曰:「稽山竦翠,湖柳垂陰。尚書畫鷁百艘,正堪遊觀。昔人所謂:人生一世,若輕塵之著草,何論異日之榮悴?榮悴定分,莫敢麵陳。」因問幕下諸公,元芳曰:「崔副使芻言,李推官正範,器度相似,但作省郎,止於郡。團練李判官服古,自此大醉不過數場,何論官矣。觀察判官任穀,止於小諫,不換朱衣。楊損支使評事,雖骨體清瘦,幕中諸賓,福壽皆不如。盧州判官纁,雖即狀貌光澤,若比團練李判官,在世日月稍久,壽亦不如副使,與楊、李三人祿秩區分矣。」二術士所言,咸未之信,無以證焉。是後李服古不過五日而逝,誠大醉不過數場也。李尚書及諸從事驗其所說,敬之如神。時羅郎中紹權赴任明州,竇弘餘少卿(常之於也)赴台州,李公於席上問台、明二使君如何,婁千寶曰:「竇使君必當再醉望海庭;羅使君此去便應求道四明山,不遊塵世矣。」竇少卿罷郡,再之府庭,是重醉也。羅郎中遷於海島,故以學道為名,知其不還也。李尚書歸義興,未幾薨變,是無他拜。盧纁判官校理,明年逝於宛陵使幕。李服古判官稍久矣,為少年也。任穀判官才為補闕,休官歸圃,是不至朱紫也。崔芻言郎中止於吳興郡,李正範郎中止於九江,二侯皆自南宮,止於名郡,是乃祿秩相參。獨楊損尚書,三十年來,兩為給事,再任京尹、防禦三峰、青州節使,年逾耳順,官曆藩垣,浙東同院諸公,福壽悉不如也。皆依婁呂二生所說焉。又杜勝給事在杭州之日,問婁千寶曰:「勝為宰相之事何如?」曰:「如筮得震卦,有聲而無形也(周易卜得震卦,如聞雷不見其形,凡事皆不成遂也)。當此之時,或陰人之所譖也。若領大鎮,必憂悒成疾,可以修禳乎!」後杜公為度支侍郎,有直上之望,草麻待宣,府吏已上,於杜公門篝板屋,將布沙堤,忽有東門驃騎,奏以小疵,而承旨以蔣伸侍郎拜相。杜出鎮天平,憂悒不樂,失其大望也。乃歎曰:「金華婁山人之言,果應矣!」欲令招千寶、元芳,又曰:「婁、呂二生,孤雲野鶴,不知棲宿何處。」杜尚書尋亦薨於鄆州。鍾離侑少詹,昔歲閑居東越,睹斯異術,每求之二生,不可得也。雲谿子曰:自童騃之年知之,方敢備錄。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