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司令」朱德批鬥會為何一直被遮遮蓋蓋?(圖)

2018-09-24 01:44 作者: 蕭思和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朱德批鬥會有那些人參加?為什麼中共至今對此遮遮蓋蓋?
朱德批鬥會有那些人參加?為什麼中共至今對此遮遮蓋蓋?(網絡圖片)

有關朱德元帥在「文革」中的境遇,在粉碎「四人幫」後的回憶錄,即便是家屬的回憶中,也只有閃爍其詞、語焉不詳的記載。

終於,在最近出版的,由許農合主編的《開國元帥的晚年歲月》中披露,似乎朱在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的小組會上受到過嚴厲的批判。該書有如下的記載:

朱德在小組會的發言中,強調要認真學習馬列著作,學習唯物辯證法。他說:「朝聞道、夕可以死矣。我也有時間讀書了,讀毛主席指定的32本書,非讀不可。準備花一二年的時間讀完,連下來讀就通了。毛主席也是接受了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了。林彪重新提起他去年在上海會議上關於「頂峰」的發言,攻擊他有野心,是借馬克思主義來反對毛主席。康生也攻擊朱德「想超過毛主席」、「組織上入了黨,思想上還沒有入黨,還是黨外人士。」

由此看來,朱德在1966年5月4日至26日的中共政治局擴大會議上確實受過批判。但有關批判會的詳情,此處又一次語焉不詳地一筆帶過。其實有關林彪批判朱德的講話,在「文革」中由紅衛兵出版的《高舉毛主席思想偉大紅旗》和《林彪同志講話選輯》等等的小冊子中曾廣為流傳。但康生的講話,以及這個「小組會」卻是第一次提到。非但在「文革」中朱德被批成「黑司令」時都從未所聞,在「文革」後批判康生以及「四人幫」的高潮中也未見提及。奇怪的是:既然惡毒攻擊朱德元帥的是林彪、康生之流,在粉碎「四人幫」後應當公開地憤怒聲討才是,相反的做法只能說明有難言的苦衷。

眾所周知,1966年5月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一直被認為是文化大革命正式發動的標誌。在這個會上,中共政治局在五月十六日以全票通過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即五・一六通知),後被稱為文化大革命「綱領性的文件」。兩天後,林彪在會上又發表了他那個著名的、後被稱為「政變經」的五・一八講話。五月二十三日,中共政治局又一次全票通過了《政治局擴大會議決定》,正式撤銷了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四人的全部職務。接著,中共中央又於五月二十四日發出《關於陸定一同志和楊尚昆同志錯誤問題的說明》,雖然在文件中說「會議決定,中央成立專案審查委員會,進一步審查彭、陸、羅、楊四同志的反黨活動和他們之間的不正常關係」,實際上已經把他們打成了「反黨集團」。這一通知地方發到縣委以上,軍隊通知到團級以上。文化大革命之火在中共上層,就是這樣燃燒起來的。

那麼,為什麼在如此重要的會議上會發生對當時便已經隱淡出政壇的朱德的嚴厲批判呢?誰主持的會議,共有那些人參加?為什麼中共至今對此地羞羞答答、遮遮蓋蓋

朱德批鬥會記錄

在中共中央的檔案館裡,有一份標號為「19660523」的會議記錄。此份文件記錄了1966年5月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在23日的會議,對朱德元帥的嚴厲批判,即發生在那一天:

地點:人民大會堂河北廳

主持人:劉少奇

朱德首先因為對批判彭、羅、陸、楊持消極態度而被責令作檢討:「我過去的錯誤已經作過兩次檢查,第一次是在高饒問題發生以後,我在會上作了檢討。第二次是彭德懷問題發生後,在軍委擴大會議上作了檢討,那次檢討比較長一點。」

朱德接著又講了他過去的錯誤,即二十年代井岡山上的問題和紅軍第四軍「七大」的問題。張鼎丞、林彪、陳毅、周恩來先後發言和插話。陳毅批判朱德歷史問題的發言很激烈很長。

林彪:彭德懷原來就是聯合這個,聯合那個,犯了這個錯誤又犯了那個錯誤,都是為了個人野心。對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必須徹底揭發鬥爭到底把他搞臭,否則不行。這樣做對你對黨都有好處,這樣,你才可能改好,否則不可能。廬山會議揭發出來這個問題,解決這個問題,是一個很大的勝利。消滅黨的一個最大的隱患。主席幾次講黨有可能分裂,實際就指彭德懷——朱德。廬山會議也考慮到是否要徹底揭開,權衡利害,認為應該堅決揭開,消滅這一隱患,否則會繼續發展,萬一主席到百年之後,就會出現更大的問題。現在揭開,展開堅決鬥爭,保衛總路線,教育全黨,鞏固以毛主席為首的黨中央,這是全黨全軍全國人民利益之所在。要揭發鬥爭到底,你改也好,不改也好。當然我們是希望你改的。

朱德你是有野心的,你檢討得很不夠。有人當是他自己檢討的,不是的!是黨中央決定讓他脫褲子的,不檢討不行。你們是不知道的,陳毅批評他的並不過分。他也不服毛主席,他想當領袖。高崗事情,他也主張輪流,想當主席,自己本事行嗎?

你一天都沒做過總司令,南昌起義後,是無政府,亂走,是陳毅指揮到井岡山的;遵義會議前是李德指揮;以後是毛主席指揮;抗戰時期在前方指揮(按:也不是朱德指揮)。解放戰爭是主席指揮。你是不行的,但自以為還行。你脫離指揮,下井岡山向南打,三個營損失二個,打敗仗無辦法,還是主席接你回來的。

林彪又把問題引導到彭羅陸楊問題上來:「去年羅瑞卿問題發生以後,在上海會議上他(指朱德)還講,不能講毛澤東思想是世界馬列主義的頂峰,頂峰還會發展嗎?大概頂峰不是毛主席,而是你朱德自己,或者是赫魯曉夫。」

陳毅:「朱德我要問你:你是不是要搞政變?」

朱德:「搞政變我沒有這個力量,也沒有這個膽量。」

陳毅:「我看你是要黃袍加身,當皇帝。你還大力讚揚赫魯曉夫。你野心非常大。」

烏蘭夫:「更奇怪的是他(指朱德)還說,人蓋棺了是不能定論的。我們講赫魯曉夫反對斯大林是錯誤的,是修正主義的。他說,咱們同蘇聯還是要搞好,他也離不開我們。」

薄一波:「朱老總經常講蘭花。他說,自古以來,政治上不得意的人都要種蘭花。」

朱德:「說到現在我是不是有野心?我八十歲了,爬坡也要人家拉,走路也不行,還說做事?……事情我是管不了了,更不要說黃袍加身。我對於我們這個班子總是愛護的,總是希望它永遠支持下去。」

周恩來:「反對毛主席我都領導過。寧都會議也是我領導的。雖然弼時同志從後方來了,因為我把毛主席的政治委員代替了嘛。這是我一生最大的錯誤和罪惡。王明路線我也犯了,四中全會我也參加了。所以我最大的過錯是1931年到1935年遵義會議這四年之長。這是我一生最痛心的事。然後洛川會議,然後王明回來。1937年底到1938年武漢時代,這都是路線性質的嚴重錯誤。當然還有其他錯誤。解放後還犯過反冒進錯誤等等。這幾件事都是朱德同志一起嘛。」

「至於朱德同志的賬那就更多了。從井岡山一直打到梅縣,都是盲動主義,軍閥主義,流寇主義。然後是立三路線,你也犯了。然後是王明路線四年,然後又是洛川會議。那時王明沒有回來,那還不是反對毛主席,你沒有領導?然後王明回來。第二次王明路線一直到六中全會,以後還有一些『殘餘』。幾十年歷史,朱德同志跟張國燾鬥爭,前一半應歸功於劉伯承同志的推動。如果沒有劉伯承同志在那裡,黃袍加身,你頂得住嗎?後一半是賀龍同志,弼時同志,關向應同志的共同推動,才北上了。如果沒有這些,你甚至滑到河西去了。」

「解放以後,那多了。毛主席常說,高饒彭黃的事,你都沾過邊嘛。你到處發表意見,是一個危險的事。……我們不放心,常委中有這樣一個定時炸彈,毛主席也擔心。毛主席說過,你就是跑龍套,可是你到處亂說話。你要談話,得寫個稿子,跟我們商量。……所以你是不可靠的,是不能信任的。南昌起義,就是有錯誤嘛。我當著資產階級國家的元首尼雷爾的面說:南昌起義,我有錯誤。他聽了很為驚奇:你還有錯誤?那時錯誤嘛,城市觀點嘛。所以,今天我把我對你(朱德)的不滿告訴大家,希望你們大家監督。」

最後鄧小平宣布了中央對彭、羅、陸、楊處理的決定,與會者一致通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