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富法告訴你哪種人 連郭子儀大元帥都怕(組圖)

2018-09-25 00:00 作者: 聶雲台居士著、王潮音整理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郭子儀軍功甚大,卻也有敬畏的人。那個人就是一向廉明方正、生活非常儉樸的楊綰。(看中國合成圖)

小編要向各位介紹一篇由聶雲台所撰寫、王潮音整理的節錄文章。雖然時代不同,但內容的精粹與意涵卻是值得今人、後人一睹為快並多多思索與效法的。只是,這位聶雲台到底是何許人也呢?請容小編緩緩為諸君簡述吧。

聶雲台(1880-1953),字雲台,中國企業家。聶雲台的父親乃是官至浙江巡撫,創辦上海恆豐紡織新局的聶緝槼,母親則是鼎鼎大名的曾國藩之么女曾紀芬。時人曾給予她「總督之女、巡撫之妻、巨商之母」之美譽。

好了,不再多言。一起來看看節錄自《保富法》的這一篇文章吧。

保富法

近來社會的奢侈風氣非常的盛,這種奢靡之風,對政治會有極為不良的影響。關於這種道理,明朝的大學問家顧亭林先生早已見到,並曾作有專文、引證許多歷史事實,現在謹抄錄這些事實如後,提供給研究政治的人參考。

國家社會的風氣若是奢靡,為政的人,應以崇尚儉樸來轉移風氣。《禮記》說:「君子的行為,即是宰相推行治世的標準。」意思是說我們每個人的行事,也可以影響國家的政治。顧亭林先生更明白的指出說:「天下安危,匹夫之賤,與有責任。」也就是這個意思。

東漢時,汝南郡的許劭,擔任郡裡的地方官;而與他同郡的袁紹,他的車馬隨從非常的多;但是每當袁紹走到郡的邊界時,都把隨行的人馬屏去,自己單單駕著一輛車回家,並且說:「我的隨從車駕,豈可讓許劭先生看到!」(袁紹為一代的英雄豪傑,居然對一郡的小官許劭,竟是如此的敬畏。)

晉朝的蔡充,為人好學且有名聲,當時的高平人劉整,車駕衣著都是非常的奢侈華麗;但是劉整曾經對人說:「我雖然有喜好穿著華麗衣著的壞習慣,可是每當我碰到與蔡充見面同座以後,那天我的心整天就不免感到不安,覺得自己實在是庸俗不堪啊!」

北齊人李德林,父親去世了,就徒步帶著父親的棺木靈柩,返歸博陵老家安葬,葬禮也很簡單;他的明友崔諶前往吊祭,隨從的人馬有數十人之多,崔諶為了尊敬李德林的儉樸精神,沿途不斷的減少隨從的人數。到了李家門前,只剩了五名隨從,並且說:「我不能讓我的朋友李兄,誤會我是氣焰囂張,不可一世的人。」

李僧伽隱居在山中的時候;當時朝廷下令徵召他出來做官,李僧伽推辭不願前往就任。尚書袁叔德前往拜訪李僧伽,也是沿途減少隨行的僕從,並且說:「拜訪像李先生這樣高明淡泊的賢士,會令我有羞於見到自己所擁有華麗的車駕與官服呀!」所以君子高貴的行事,若是擔任地方上的官職,則可以化導一方;若是在朝廷任官,則可以教化天下了。


由道德學問俱佳的人擔任地方官吏,可以使地方獲福;而中央的官吏清廉正直,則會使全國都得到利益。(圖片來源:Pixabay)

唐朝的大歷年間,皇帝下詔發布楊綰為宰相,楊綰為官一向廉明方正,而且生活非常的儉樸;當時的御史中丞崔寬,非常的富有,財產很多,崔寬家中花園裡的樓台亭榭不但多而且美,當時可稱為天下第一了。但是當他聽到楊綰當上了宰相的消息,當天立刻就默默地自行撤毀了花園中的樓台亭閣;郭子儀聽到楊綰就任宰相的消息,也將自己家裡的樂伎,裁減了五分之四。須知郭子儀軍功甚大,曾經立下了收復兩個京師的大功勞,並封為汾陽王,威勢權力可稱震驚當世,然而對一個崇尚廉潔儉樸的宰相,卻是如此的敬畏呀!可惜今天再也看不到楊綰,也沒有崔寬與郭子儀這類的人物了。

李師古這個人擁兵自重而且相當的跋扈,常常抗拒朝廷的命令;但卻對宰相黃裳,有所畏懼,李師古曾經命令自己一個幹練的親信,帶著數千兩黃金,赴黃家送禮想攀些交情;這位親信到達黃家門前,正巧碰見一個轎子自宰相府裡面出來,轎旁卻只有兩個婢女徒步隨行,而且衣著甚是簡陋,並稱轎內坐的是宰相夫人。這位親信非常的機警,當下就明白宰相清廉儉樸的作風,不敢冒然地進入宰相府送禮;就帶回禮金,急急歸去;並將自己的所見所聞,詳細的報告李師古。李師古因此更加地敬畏黃裳,並且改變了自己原有的叛意,終身服從朝廷的命令,再也不敢有所違背了。

從上面的實例來看,可以知道,由道德學問俱佳的人擔任地方官吏,可以使地方獲福;而中央的官吏清廉正直,則會使全國都得到利益。所以崇尚清廉儉樸與政治的互動關係,實在是非常的密切啊!古人說:「惟儉可以養廉。」而它的相反,是奢侈則不能不貪污,貪污的結果,必然會使得社會、天下大亂。《大學》上也說:「生財有大道,生之者眾,食之者寡,為之者疾,用之者舒,則財恒足矣。」這是經濟學的定律,也像數學上的公式,是不能改變的呀!今天的社會風氣糜爛,競相崇洋,揣摩學習歐美的不良風氣,衣履服飾、飲食享用,無不是窮奢極侈,動輒千金,風氣影響所及,政治那有不亂的道理呢?(若是論到政治上的正本清源,就好比是瘟疫,細菌毒素就是從這些地方發出來的呀!為政者怎麼能夠掉以輕心呢?)

個人以為我國本為崇尚儉樸的民族,善良的古風,亟應保存,部份邪惡的歐美文明,則應是選擇取捨,不可照單全收。可能有人會說我開倒車,但是遇到道路不能通行時,前進即有危險,這時只能速開倒車,以保住性命,這又有何不可呢?希望當世的賢達,不吝指教。

(一九四七年十一月聶雲台)

王潮音註:保富法的下篇及書後、附錄二、等文章,聶雲台先生係用文言寫的;為方便讀者閱讀,妙音居士加以重新整理,並感謝傅爺爺及林教授的協助,特此說明。

(節選自聶雲台居士王潮音整理《保富法》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