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危機 殘酷現實:56個電話打不來死者家屬(圖)

2018-09-28 09:05 作者: 風青楊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信任
中國社會已經演變成一個人人自衛的社會(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28日訊】9月25日廣東紫金,一男子帶著老婆買衣服,剛剛要離開店時跟老闆娘說已經付了100元,老闆娘堅稱沒給,雙方爭論不休的情況下,兩人拿香點火當街跪地發誓,「我沒給你100塊,我死給你看!」「我拿了一百塊,我死給你看!」

這條新聞讓我想起了武漢晚報曾經的一篇新聞報導,學生池某在武漢東湖溺水身亡,其同學給他福建老家的父親及親屬打了56個報信電話,可是對方就是不信,其父還堅信對方是騙子。同學勸其家人「不管是不是騙子,去武漢看一看」。池某堂姐趕到武漢後,告訴池某父親消息,電話另一端開始嚎啕大哭。有網友就此評價:56個電話打不來死者家屬的殘酷現實,讓中國人更清楚的看到了當下社會信任危機

中國社科院開展的一項調查顯示,約70%的中國人不信任陌生人。今天,這種「不相信」的情緒,已然滲透進多數中國人的生活:吃飯不相信食品的安全性,出行不相信鐵路行業解決買票難的能力和誠意,上醫院不相信醫生沒有給自己多開藥,打官司總想找關係……

正是對這種情形的高度不確定性,中國社會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演變成為一個「人人自衛」的社會。誰也不信任誰,人們互相欺詐,社會的交易成本在急速提高。但信任的重要性,對於社會生活,就像空氣對於生命一樣。如果我們看到食品,就會想到中毒;看到微笑,就會想到陷阱;踏上大橋,就會想到坍塌;走進醫院,就會想到誤診;我們生活能正常嗎?一個所有人都只信任自己的社會還能叫做社會嗎?

在過去,我們相信報紙上說的,相信廣播裡說的,相信書本上寫的。可現在,我們卻什麼都不敢相信了。看到電視上一個名人說某某藥品好,很可能這藥是假藥;你收到一條簡訊,說你中獎了,其結果是你的錢被「發獎」的拿走了;網路上一條消息說兼職一天賺上千元,你去試吧,被套在裡面,一分得不到。為什麼會如此?難道我們真的已經生活在一個充滿謊言和騙子的環境?還是人心都已變壞,都已經變得不可相信?

如今就算是熟人、親人,現實中有時為了短暫的利益,朋友欺騙朋友,叔叔欺騙侄子。父子、夫妻、朋友同事、熟人鄰里都需要設防,陌生人之間更是人人自危。當有陌生人對你說他的錢包丟了,沒錢回家,希望你給他一點錢,你不會心生憐憫,因為你知道,他是個職業騙子;當你遇到困難,有陌生人前來幫助時,你也不會心存感激,而是小心謹慎,或者拒人於千里之外,因為你害怕他另有所圖。不信、不信、還是不信——「不相信」的情緒正在越來越多人的生活中蔓延。

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上,一曲《我和你》曾打動了不少人的心扉:「我和你,心連心,仍然一家人。」手持竹簡的810名「孔子弟子」,齊聲吟誦「四海之內皆兄弟也」,這一幕幕溫馨場景恍若昨日。而現在,我們把自己關在籠子裡,裝保險門,裝防盜柵,我們把家武裝得像監獄。我們認為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是好人。所以,我們把自己關在保險門和防盜柵的後面,而外面的都是「壞人」。每個人能做的就只剩兩件事了:一個是只信自己,另一個是絕不信別人。

事實上,在一個充滿信任的社會中,你會生活得更為安全、更為輕鬆,並有更多的發展機會和更大的發展信心,而這一切全賴法治所賜。在法治的環境中,你在大街上不必擔心警察的無故打擾,但有人侵害你時,保護你的警車會及時呼嘯而至,於是你信任未曾認識的警察;你的財產不會受外力包括公權力的襲擾,而當有人侵害財產時,公權力機關會及時出面救濟,於是你信任向你徵稅的政府;你進行交易時不必採取過度的安全措施,但對方若是違約,公正的強制執行會通過判決如期而至,於是你信任平時不打交道的法院。

一個社會要想快捷地重建信任,首先要以制度促進人們追求長期利益而不是短期利益。因為當人追求長期效益的時候,就要注意自己的聲譽,不會騙人了。比如在現在這個陌生人的社會中,實行記錄制度,就像檔案一樣一直跟著你,如果你哪一個階段不誠實,都有記錄,都能查到。有記錄,人們就會在乎自己的名譽。

一旦互信社會建立了,下一次有這種糾紛我們就不必互相下跪燒香發誓了。一旦互信社會建立,下一次如果迷路了,我們可以大膽地向別人問路。因為與其像無頭蒼蠅一樣胡亂尋覓,不如大膽地依著別人指給你的方向行進。最壞的結果,是你依然迷路。大家都不信任他人,都不肯付出信任,其結果就是大家都得不到信任。所以,當我們不被信任,當我們的真心被人誤解,我們的熱心被人拒絕時,我們怪不得他人,因為不信任的氛圍和行為是我們每一個人造成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