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平為民企出頭 炮轟黨內保守派(圖)

2018-09-30 01:07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胡耀邦長子胡德平(左)。
胡耀邦長子胡德平(左)。(圖片來源:AAMIR QURESHI/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30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近期中國出現吳小平呼籲「私營經濟退場」和邱小平「共享民企經營利潤」等言論,引發國內外輿論反彈。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長子胡德平也出頭炮轟黨內保守派,為民企「打抱不平」。胡德平批評,在民有經濟遇到困難下,迫其走上公私合營之路,那後果是很可怕的。

胡耀邦長子胡德平,曾任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十屆全國人大常委、全國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委員,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第一副主席。現任全國政協常務委員、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有指在中共太子黨中,胡德平與習近平關係密切。

今年1月,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生導師周新城提出「消滅私有制」,曾引起一番風波。而在近期中美貿易戰的硝煙中,恰好中國富豪馬雲宣布明年退休引起猜測之際,9月11日,大陸「金融專家」吳小平刊文,提出「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引發輿論嘩然。

在吳小平9月11日發文之後,國際政法研究院院長陳中華也發表一篇文章,提出「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是所謂「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恢復黨的初心公有制,消滅私有制刻不容緩」,云云。

雖然官方媒體罕見馬上批駁吳小平,一系列體制內經濟專家也痛打吳小平的「異端邪說」,反對中國走向新「公私合營」之路,但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在早前召開的全國「深化民營企業民主管理,增強創新發展內生動力現場會」上,要求「私企的黨組織要領導工人共同參與管理,共享企業發展成果」。有關言論9月下旬在網路熱傳,引起新一輪恐慌。

9月26日,中國《經濟日報》刊文力挺國資進入民企的道路,正面評價了那些緊急停牌以自救或主動向國資背景股東「出讓」控制權來自救的方式,閉口不提這實際上是陷入困境的民企不得已而向國企的「投懷送抱」。

在這一片因「國進民退」詭異交戰氛圍中,胡德平9月27日在《中國民商》雜誌10月發表長文,題為「警惕打著共享的旗號搞新的公私合營」,炮轟中共黨內保守派。

對於吳小平的「私營經濟退場論」,胡德平說:難道多種所有制經濟的發展,只是為了公有制經濟的發展嗎?為「協助公有制經濟發展服務」,公有制又是為誰服務?他指出吳小平似乎在「說反話」。

對於邱小平「共享」理論,胡德平表示,某副部長說的「職工與企業機制共建,效益共創、利益共享、風險共擔」,這不是打著共享、民主的旗幟搞「大鍋飯、鐵飯碗、刮共產風」嗎?這和國有企業有什麼區別?

對於9月26日《經濟日報》力挺國資進入民企的文章,胡德平批評說,在一個非公平市場上,主流媒體要正視民營企業遇到困難,「千萬不要拿民營企業被迫認可的辦法,當作成功的案例予以宣傳。」

胡德平指出:當今「仍用一條擠壓民有企業,迫其走上公私合營之路。如果形成一股潮流,無人敢提批評意見,那麼後果將非常可怕。」

值得注意的是,李克強、易綱早前已先後發聲穩定民企。習近平9月27日在民營企業遼寧忠旺集團考察時放言始終關心支持愛護民營企業,對發展公有制經濟,鼓勵、支持、引導、保護民營經濟發展「毫不動搖」,李克強也在27日同天現身浙江舟山,稱政府將出臺更多政策,給民營企業更加良好的穩定的市場預期。但從中共傳出的信息顯示,中共的「消滅私有制初心」令人疑慮,現實的情形是民企的生存環境堪憂。

當局去產能計畫嚴重影響了民營企業,而國有企業卻不用面臨關廠限產。一些民營企業的股東尋求通過賣掉股權來償還債務和避免被銀行出售股權。買家通常是國有企業,因為他們融資較為容易,這也是中共特有體制環境下的業界的常識。

中共社會科學院前副院長、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提醒人們注意:現在民企生存艱難,到了不並入國企活不下去的地步。

北京正在推行「混合所有制」國企改革。

所謂「混合所有制」國企改革,被認為是變相的國企兼併民企。《大紀元》有評論認為,北京正在利用「明槍」(將企業家入罪)、「暗箭」(用各種行政手段讓民企倒閉)和「軟刀子」(加重民企稅務和社保支出的經濟政策)三大手段,加速吞噬民營經濟。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在9月中的一論壇演講上表示:「如果搞混改的目的是讓國企去把民營企業給吃掉,特別是在民企最困難的時候,那國企就是趁虛而入。國企搞逆向混改,對民企信心的打擊非常大。」

9月21日,搜狐財經發表文章,題為「從‘我不願意’到‘投懷送抱’,誰偷走了這些優質民企的夢想?」,文章指出:受國家去槓桿和供給側改革的影響,大多民企陷入危機,出現了難貸款、難融資、易負債的局面。P2P炸雷幹掉了不少中小企業,股市低迷,讓一些上市公司面臨資金鏈斷裂和債務違約風險。有一批民企在走投無路下,以過冬的方式「投靠」國企。

根據Wind的不完全統計,從今年初至今A股公司中,355家公司已經或計畫發生董事長變動(同期港股102家),95家公司涉及實際控制人變動,49家公司的企業屬性發生變化,企業屬性變化數量超過了2017年(47家)。

梳理數據可以發現,公司屬性發生變化的企業中,民企轉變為國企的佔比過半。今年公司屬性發生變動的49家企業中,民企佔比高達89%。其中民企屬性轉為國企的有26家,佔比53%。

英國《金融時報》28日報導說,中國今年已有至少10家民營企業被國有企業「國有化」。根據證交所文件,自2018年初以來,有21家民營企業將大量股權出售給國有企業。其中10家國有企業成為大股東,民企實際上是被國有化。

大陸知名經濟學家吳敬璉批評中共的經濟改革沒有完全到位。「今年年初說是要消滅私有制,最近又是要退出(即私有制退場論)。這都是一種不諧和的聲音。」

面對夾縫中生存的民營企業,律師陳有西曾直言:「中國的民營企業永遠是會走在通往監獄的路上。」

網路上廣為流傳商界名人「格隆」在長江商學院的講稿,題為「在自己祖先的土地上流浪」,作者講述:他請名下合計超過40家上市公司的商界學員,就「焦慮」與「恐慌」名詞進行選擇,發現絕大多數人選的是「恐慌」;七個月前,他在中歐商學院講課,同樣是企業家學員,多數人選的是「焦慮」。時隔七個月時間卻已是滄海桑田。

作者格隆指出:企業的「恐慌」並不主要來自貿易戰的壓迫,而是由於中國銀行業歧視民企使其資金斷鏈。如果民企隨時可能被清算、被流放,全社會的整體會有好結果嗎?

中國招商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丁安華提供證據顯示,「民營經濟特別是私營企業的發展陷入了改革開放40年以來前所未有的困境。」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