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北紅軍創始人劉志丹是怎樣被暗殺的?(圖)


小説《劉志丹》在1962年被中共定性為反黨小説。(網絡圖片)
小説《劉志丹》在1962年被中共定性為反黨小説。(網絡圖片)

中共中央紅軍在經過所謂的「萬里長征」之後,全國範圍內剩下的唯一紅區就是陝北了,這是劉志丹創立的。毛澤東與中央紅軍到達陝北時,劉志丹手下的軍隊比毛澤東的還多。在本地同情紅軍的人眼裡,劉志丹是個英雄。但當地的西班牙天主教主教,不喜歡他剝奪教堂和富人的財產,稱他為「天不怕地不怕的、渾身上下部是反骨的密謀家」。

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二日,毛澤東朝劉志丹的根據地出發時對中共高層說,劉在「領導上不一定正確」。九月中旬,主管根據地的中共北方局奉命前去「肅反」。北方局的人一到就跟剛被蔣介石從南方趕到這裡來的紅二十五軍聯起手來,向劉和劉的戰友們開刀。紅二十五軍人數三千四百,不如劉志丹的武裝力量強。但劉沒有抵抗。當他從前線被召去後方,途中得知是要逮捕他時,他仍自己走進了班房。

劉志丹的妻子同桂榮帶著六歲的女兒劉力貞四處奔走,營救劉志丹,自己反被管制起來。

中共大員譴責劉志丹「一貫右傾」,說他是「為消滅紅軍而創造紅軍根據地的反革命」。他服從黨的行為不但不被讚賞為對黨忠誠,反而被歪曲來作罪證,說他明知要被捕,「反而不跑」是狡猾的以此使黨對其信任」。監獄裡,劉志丹戴著沈重的腳鐮,後來長期走路都成問題。酷刑是家常便飯,燒紅的鐵絲曾捅進他一個戰友的大腿直到骨頭上。許多人被活埋。倖存者習仲勛後來說,他被關在瓦窯堡的一個監獄裡,「埋人的土坑已挖好,我們隨時都有被活埋的危險。」

這個時候毛澤東來了──來扮演一個英明的仲裁者角色。毛傳令停止捕人殺人,十一月底釋放了劉志丹等人,肅反被定性為「嚴重錯誤」,兩個替罪羊受到處分。

毛成了劉志丹的救命恩人,這使他接管陝北根據地時,處在一個再理想不過的地位。那場血腥的肅反使劉志丹和他的戰友們大受損害,無職無權,毛得以輕而易舉地把他們排斥在領導圈之外。劉志丹作為根據地的創始人,只分給很低級的職務:做由一幫新兵組成的紅二十八軍軍長。毛派親信做政委,以掌握劉。劉志丹沒有怨言,他公開表態支持毛的權威,還要受害的戰友們也都聽中央的。

毛不想把劉志丹作為敵人消滅,他想藉助劉的巨大聲望來統治。毛也不想留著劉志丹。劉是本地領袖。毛知道中共遲早要從本地人身上擠榨糧食、金錢、士兵和勞工,這類政策必將引起本地人的反抗,土生土長的幹部因為與當地有千絲萬縷的聯繫,容易成為這些反抗的帶頭人。毛要除掉劉志丹,不過辦法跟解決過去根據地裡的當地領導人不同。

在陝北安頓下來不久,毛著手實行打通蘇聯、接收軍火的戰略方針。毛的計畫是東渡黃河,到富裕的山西省去,在那裡招兵籌款,如有可能建立根據地,再向北去蘇聯衛星國外蒙古邊界。

東征於一九三六年二月開始。就像「長征」一樣,中共宣傳說東征是去打日本。其實一個日本人也沒打,連日本人的邊也沒沾。毛招了些兵,掠奪了些財物,但不等靠近外蒙古,就被蔣介石的軍隊趕回了黃河以西。在這場短短的征途中,劉志丹死去,年僅三十三歲。中共說他死在戰場上,但他死的前後一切細節都說明他是被謀殺的。

死的那天是四月十四日,在黃河渡口三交。中共說一挺敵人的機關鎗,在掃射進攻的紅軍時,打中了他的心臟。但劉志丹並沒有在進攻的紅軍行列裡,也沒有在兩軍的交叉火力線上,他在兩百公尺外的一座小山上用望遠鏡觀戰。如果打死他的真是一挺機關鎗,那挺機關鎗也太神奇了:它本來在朝一個完全相反的方向射擊,突然一下子轉了個大彎,就那麼一顆子彈,從兩百公尺外準確地射在劉志丹的心臟上,精確度真能使神槍狙擊手汗顏。

劉志丹中彈時,有兩個人在身旁,一個是政治保衛局的特派員,姓裴,「長征」時他負責看守紅軍的金銀財寶。另一個是劉的警衛員。根據裴自己的描述,劉志丹中彈後,他叫警衛員去找醫生,「當醫生來到時,他(劉)已完全停止了呼吸」。也就是說,劉志丹死時,身邊只有裴一個人。這樣的死法太使人懷疑劉志丹是被裴或警衛員暗殺的。暗殺是政治保衛局工作的重要部分,給「不可靠」的「首長」派的警衛員通常也是政保部門的人。前紅七軍軍長李明瑞就是在被懷疑企圖率兵逃走時,被警衛員打死的。紅軍將領龔楚在計畫逃亡時,最擔心的也是身邊的警衛員。

劉志丹死前的一系列事件顯示要他死是毛澤東的意思。死前八天,毛下令:「二十八軍以後直屬於本部指揮。」這意味著,劉志丹一旦死亡,向上面報告就是直接對毛。兩天以後,毛任命劉志丹為他迄今一直被排斥在外的「軍事委員會」委員。這等於劉獲得全面平反,進入軍事決策機構。這樣劉死後會被當作英雄對待,他手下的人不會憤怒造反。最後,十三日那天,是毛親自下令劉志丹去三交的,去的第二天劉就被打死了。

劉志丹下葬的時候沒讓他的遺孀看遺體。她回憶說:「我要開棺看他一眼,周恩來勸說道:『劉嫂子,你身體不好,見了更難過。』所以沒看到。」七年以後終於讓她開棺看了,但那時遺體已腐爛。那一年毛澤東整飭在延安的中共幹部,特別需要根據地的穩定,需要利用劉志丹的名字。他為劉志丹舉行隆重公葬儀式,把保安縣改名為志丹縣,毛親筆題詞,說劉志丹的「英勇犧牲,出於意外」。

在中共史上,劉志丹是唯一一個死在前線的根據地最高領袖。不僅他,他在陝北的左右手都在他死的幾個星期內先後被打死:楊琪死於三月,楊森死於五月初。也就是說,毛到陝北幾個月內,當地的三個紅軍最高指揮官都「死在戰場」。這樣的命運在紅軍裡絕無僅有。

這三個人死了,潛在的對毛造反的本地領袖不復存在。後來,雖然陝北人有過一些小規模反抗,但都不足以威脅中共政權。毛澤東於是安全地在陝北住了十一年。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