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相信(圖)

2018-10-11 08:45 作者: 王五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說相信很容易,但我騙不了自己。(示意圖/pixabay)

【看中国2018年10月11日讯】我想相信,我也希望我相信,但我不敢相信,說相信很容易,但我騙不了自己,就像他們騙不了我們一樣。可又能如何?你沒有選擇相信或者不相信的權利,你甚至都不如一個攝像頭,印進你腦子裡的事情別人無法讀取,攝像頭攝進硬碟的事情你無權讀取。公道自在人心,可人心全他媽壞了,公道自在攝像頭,可攝像頭全他媽壞了。這次沒壞,可就是不給你們看,真相不是電影,你花二十塊錢買張票就能去看,真相是昂貴的高不可攀的。真相也是可怕的冰冷的,怕你看了心驚膽顫怕你看了情緒不穩,你情緒穩定了社會才會穩定。不要葉公好龍,總喊著要真相,真給你看了真相,你受不了,受不了你會大喊,我不相信!跟沒看到真相的人喊得一樣:我不相信。

是的,我不相信廣州公安公布的結果,「孫世華以查看民警身份為由,伸手拉扯民警掛在胸前的警察證。……孫世華等人的行為已涉嫌擾亂單位秩序。……廣州警方表示,警隊始終堅持從嚴治警不動搖,歡迎社會各界對警方工作進行監督。」孫律師是去派出所辦事的,中國的律師和民眾的社會地位,還沒高到去派出所辦事,可以對警察態度如此囂張,平等相處已是求之不得,大家不裝外賓可以嗎?在國內生活這麼多年,生活經驗總是有的。「歡迎社會各界監督」是空的不能再空的話,怎麼監督?如何監督?沒有出示任何證據也不給看視頻監控的情況下,你們自己給自己下了調查結論,「我們是清白的」,好意思嗎?

不要動不動就給人民扣上「唯恐天下不亂」、「損害警察形象和聲譽」、「煽動警民對立」的大帽子,大家都不是傻子也不厭世,生活在這片土地上,誰都想生活安穩過太平日子,沒事誰會去招惹警察玩?難道普通人不希望維護社會秩序的警察都是奉公守法清正廉潔的?就連警察自己恐怕也都這麼希望吧,畢竟也出了那麼多警察被不公對待和傷害的新聞了。也不要空口無憑張嘴就說「你們要相信警方」,連公安部部長、副部長都出了那麼多腐敗壞分子,你讓我們相信?

女律師孫世華說,在派出所一名警察將自己的工作證甩向她,孫世華本能舉手遮擋,遭到警察指控其「襲警」,進而被施暴。襲警,用腦子隨便想一下,誰沒事敢襲警幹嘛要襲警,襲警這個詞我挺熟悉的,我自己也經歷過一次,那是在福建馬尾法院門口,我陪我的朋友游精佑「故地重遊」,一個警察站在我背後拉開了我背包的拉鏈,經朋友提醒,我回頭問他幹嘛偷偷打開我的背包,他反問我你要襲警嗎?那是我第一次被警察震撼到,因為從他嘴裡說出這兩個字時,那種無賴的嘴臉,令我一生難忘。

寫到這,我想說說我的朋友游精佑,他畢業於西南交通大學,橋樑高級工程師,曾任向莆鐵路福建第二指揮部副指揮長,出於同情弱女子林秀英(訪民,女兒慘死),拍攝了她的自述,並發在網上,因而遭到司法機關誣告陷害罪的指控,福州市馬尾區人民法院於4月16日作出一審判決,以誹謗罪判處游精佑有期徒刑1年。所以那幾年,每年的4月16日,他都會去馬尾法院門口走一走。

劉曉原律師是游精佑當時的辯護律師,他的辯護詞我節選一部分,「游精佑找人幫林秀英錄製視頻並上傳到網際網路,他所扮演的只是一個公民記者角色。游精佑沒有指使或授意林秀英捏造事實,林秀英在視頻中完全是『自話自說』。游精佑的行為,只是起到了傳播林秀英說法的作用。傳播他人的不實之詞,與故意捏造事實讓他人誣告,完全是兩碼事。游精佑沒有捏造他人犯罪事實,也沒有誣告陷害他人的目的,他的行為根本不構成誣告陷害犯罪。」

游精佑在法庭上的陳詞也一直感染著我,也能告訴我們為什麼他要這麼做,以及現在的我們該何去何從,「首先我是一個教徒。與其說我信仰天上的上帝,不如說我信仰頭頂的正義和內心的良知。良知的煎熬和正義的信念,這是我生活必然性的推動力。從我爺爺輩始,同情和關懷,這是我們家族不變的職責,而且我以此為榮。2009年6月25日晚,當我看到林秀英女士,我真切地感受到她的痛苦,她的走投無路。如果能做更多來減輕她的痛苦,我毫不猶豫地會做更多。但我不是上帝,我,包括我們每一個人,能做的其實並不多,任何人都不能挽救一個痛苦的人的痛苦,但任何人都能做到引起救濟、引入救濟,哪怕僅僅是引起救濟的注意。其次,我是一個公民。我自己封自己為『公民』,不管黨和政府承不承認,樂不樂意。作為一個具體的人,我有我的各種角色以及做好這個需要承擔的職責;作為教徒我有正義和良知的準則;作為一個人,我要有人之為人的共同責任:平等相愛。這是我要做一個公民的必然性。」

老游的女兒遊豫璟當年也寫過「我的父親」,當時看和現在看,我的感受是不同的,現在我也有了一個女兒。豫璟說:「他是我的父親!我永遠都會這麼驕傲地說出口----從他被犯罪那天起,我有資本這麼驕傲。他是我的父親,他叫游精佑!」如果有一天,我的女兒也能夠這麼認為,我想我也知足了,不過即便她無法理解,她也是我愛的給我溫暖的那個人。

有幾個朋友說最近我的文風有所改變,其實一直都沒什麼文風,都是當下情緒的表達,我喜歡寫之前那些讀起來輕鬆愉快的文章,只不過現實在我心裏越壓越重,我不是一個喜歡抒情和表達悲觀情緒的人,但近期發生的越來越多的事情讓你不得不如此,我們當然希望這片土地越來越好,我們所做的也正是因為我們所想的。我當然不相信生活會一直如此下去,就像我不相信廣州警方自己調查自己的結果,當我什麼都不能說的時候,我還可以不相信。

北島:《我不相信》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

看吧,在那鍍金的天空中,

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

冰川紀過去了,

為什麼到處都是冰凌?

好望角發現了,

為什麼死海裡千帆相競?

我來到這個世界上,

只帶著紙、繩索和身影,

為了在審判之前,

宣讀那些被判決的聲音。

告訴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聲,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如果海洋注定要決堤,

就讓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

如果陸地注定要上升,

就讓人類重新選擇生存的峰頂。

新的轉機和閃閃星斗,

正在綴滿沒有遮攔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來人們凝視的眼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