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乞鱼 袁枚姐夫家閙鬼(圖)


古色古香的橋讓人看了心曠神怡。
古色古香的橋讓人看了心曠神怡。(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袁枚)的姐夫王貢南,敬信神佛。住在杭州橫河橋,早晨外出時,見一位道士,立在門口,對他拱一拱手,說:「向你討一魚。」王貢南說:「你們出家人是吃素的,怎麼能討魚肉吃?」道士說:「我討的是木魚。(可能是敲木魚唸經,混錢!)」王貢南不明其意,未肯。道士說:「明公小氣在先,將來一定會後悔!」說完,就走了。

這一天夜裡,王貢南聽到有從房上落下瓦片的聲音。第二天一看,庭院裡儘是瓦片。隔了一天夜裡,他的衣服全部被扔進了茅坑中。王貢南就到秀才張有虔的家裡,求驅鬼的符策。張有虔說:「我這裡有兩種符,一種便宜,一種貴。張挂便宜的那種,早晚就可太平。張挂貴的那種,就會有神仙來除掉妖怪。」王貢南買了一張便宜的,回去掛在客堂裡。當夜,果然真的很太平。

過了三天,又來了一個老道士,樣子長得很古怪,敲著王家的門。這一日,王貢南正好有事外出,他的小兒子王后文,出來開門,道士說:「你家前幾天,讓某道士害苦了,那個道士就是我的弟子。你求救於紙符,還不如向我求救。告訴你父親,請他明天到西湖邊上的冷泉亭,高聲呼喊三聲「鐵冠!」我立刻便到。不這樣做的話,你家張挂的符,也將會被鬼偷走。」王貢南回家,王后文就把剛才的事,告訴了父親。

第二天清晨,王貢南到了冷泉亭,連呼「鐵冠」幾百聲,根本無人答應。正碰到錢塘縣令王嘉會,路過這裡,王貢南攔住轎子,原原本本地申訴了這件事。王縣令懷疑他是個痴子,大罵了他一頓,未予理會。當天夜裡,王貢南召集幾個身強力壯的家丁,在客堂守護那掛著的符。五更時分,只聽「托」的一聲,符已沒有了。天亮以後查看,茶几上留有巨人的腳印,至少有一尺多長。從此以後,每天夜裡,群鬼必到,撞門砸碗。王貢南害怕極了,又到張有虔家,花了五十兩銀子,買了一張符,掛在客堂裡,群鬼果然不來了。

有一天,王貢南對著大兒子王后曾,大發脾氣,要用棍子打他。王后曾外逃三天不回家,我(袁枚)姐姐因此,哭個不停。王貢南親自去找,見王后曾在河邊彷徨,準備投河而死。王貢南急忙將他拉著上轎,抬轎的覺得他兒子的體重,比過去增加了一倍。到了家裡,王后曾兩眼瞪出,呆呆地直視,嘴裡喃喃不休,不知在說些什麼。他睡在席上,突然驚叫起來:「要開審了,要開審了,我馬上去!」王貢南說:「兒要到何處去?我一定陪你一起去。」王后曾從床上起來,衣冠穿戴整齊,跪在客堂的那張符下,王貢南也與他一起跪著。王貢南什麼也未見著,王后曾卻看見一個神,坐在上面,三隻眼睛,面色金黃,紅鬍鬚,邊上跪著的全是矮小鬼。神說:「王貢南一家,為人正直,從來正派。又能敬信神佛!雖有小過,但陽壽未終。你們為何利用他們的畏懼之心,迷惑他走上死路?」又說:「你們這些各方小吏,不接受天帝的指令,為何卻反替妖道當奴僕?」小鬼們個個服罪,神吩咐:對他們每人打三十大板。只聽得小鬼們「啾啾啾」地求饒、悲哭,被打得臀部腫痛發青。審判處罰結束,神用穿靴子的腳,踢了踢王后曾,王后曾這才如夢初醒,汗流浹背。

從此以後.王家一直很安寧。看來,敬信神佛的正派人家,出事後,神會佑護。

(以上均據清代《子不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