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騙局 中共「土地財政」 享樂天下的盛宴(圖)

2018-10-30 01:52 作者: 譚松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的「耕者有其田」是一個世紀大騙局。
中共的「耕者有其田」是一個世紀大騙局。(網絡圖片)

一、「耕者有其田」,一個世紀的大騙局

多年來,中共把「耕者有其田」的口號喊得震天響,把自己抬到一個「普救眾生」的道義高峰,在這個高峰,他君臨天下、指點江山,氣吞萬里如虎。

它的確曾把從地主那兒搶來的田地分給了農民,農民也的確喜滋滋地領到了印有「大救星」毛澤東頭像的土地證。可是,幾十年過去了,中國農民現在「耕者有其田」了嗎?那一張珍貴的「根據共同綱領第二十七條:保障農民已得土地的所有權」的土地證又在哪兒呢?

農民不會知道,就在他們領得土地證,甚至尚未領到手時,當局已經在制定收回全部土地的「社會主義宏偉藍圖」!1951年9月9日,在土改僅僅進行了大半年時,中共中央就召開了由毛澤東主持的全國第一次農業互助合作會議,準備收回土地。分得土地的農民們更想不到,短短幾年後,他們不僅將失去土地,而且將失去自家的耕牛、農具,失去遷徙、打工的自由,成為「人民公社」牢籠裡的「共產農奴」。當然,還有一個絕對想不到:他們中的幾千萬人將會從「共產農奴」變為冤死餓殍。

他們的命運,其實早就注定了。因為,由蘇共一手扶大的中共,它一定要重蹈蘇共這個「奶媽」的覆轍。

蘇共在1930年初實行了強制合作化,農民在蘇共的威脅下不得不加入集體農莊。「許多州提出這樣的口號:『誰不加入集體農莊,誰就是蘇維埃政權的敵人。』……許多地方建立的不是集體農莊,而是公社,用強制辦法把農民的全部小牲畜,家禽和自留地公有化了。」(《讓歷史來審判》羅維奇・麥德維傑夫著,第148頁)

蘇共和中共的革命目標之一是要消滅私有制,因此,他注定不可能讓農民擁有土地,「耕者有其田」只是他打天下的手段(正如他當年高喊「民主」、「自由」一樣),一旦大功告成,所有財產就要「歸公」——歸到自己手中。

蘇共強迫農民加入集體農莊,中共強迫農民加入人民公社;蘇聯農民在集體化後兩年(1932~1933年),餓死幾百萬,中國農民在公社化後兩年(1959~1961年),餓死幾千萬;蘇共在大飢荒後大搞「階級鬥爭尖銳化」,抓、關、打、殺,腥風血雨,中共在大飢荒後強調「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抓、關、打、殺,血雨腥風;蘇共要犧牲農民,榨取農民的血汗聚積發展工業(尤其是國防工業)的資源,中共要殘酷剝削農民,以「工農業產品的剪刀差」來聚積發展工業(尤其是國防工業)的資源……

1951年離開中國的農業經濟專家董時進是個天才預言家,當中國農民歡天喜地分田分地時,他就在《論共產黨的土地改革》一書中預言了中國農民在土改以後的悲慘命運。他指出,共產黨搞土地改革的真正目的,並不是要耕者有其田,而是要把土地收歸國有,從而使它的政府變成獨佔全國土地的大地主。因此他在該書中寫道:

共產黨慷他人之慨,
聰明無比;
它把別人的田地和耕牛分配給農人,
博得他們一場歡喜;

……

分來分去,最後把一切都歸了自己;
田地和耕牛收為國有,
農場變為集體,
農人都作了共產黨的奴隸;

中國農民的命運,在中共誕生的那一刻起,已經被注定了。

二、城市私有地,一夜變為國產

1958年,中國農村「人民公社化」後,土地便全部「集體化」了,農民手中的土地證成了一張廢紙。那麼城市的土地呢?

1956年,中央批轉的《關於目前城市私有房產基本情況及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意見》中,已經有「一切私人佔有的城市空地,街基等地產,經過適當的辦法,一律收歸國有」的條款。但是,以巍巍憲法明文搶劫土地是公元1982年。當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十條規定:「城市的土地屬於國家所有。」就這麼短短的十一個字,一勞永逸地將城市的私有土地一夜間變為所謂的國有,而沒有給公民的財產損失任何補償。如此石破天驚的掠奪在任何國家和任何社會都會引發巨大的社會動盪,但在中國大地上,微波不興,一片安寧。(也許,剛從文革血泊中走出來的民眾覺得能活下來已經是萬幸。)

既然城市土地都是國有,那麼,就想法把農民們「城鎮化」,讓他們徹底失去土地。過去農村土地是集體所有,在毛澤東時代還可以算作是生產隊這個集體所有。鄧小平時代搞「承包制」,把集體所有權剝奪了,改成農民對土地的使用權。接下來,通過「城鎮化」,中共又把使用權剝奪了。因為一旦「城鎮化」,土地就國有化了,農民連土地使用權也沒有了。中共熱衷「城鎮化」,就是要讓土地成為黨產,然後不斷地賣土地。2010年,重慶市所有高校用行政手段強迫農村學生把戶口轉為城市戶口,就是為了這種掠奪。另一方面,即使還未「城鎮化」的土地,農民們也只有使用權,而一旦擁有所有權的黨國要徵用、倒賣土地時,其強征強拆便合法合理。學者東夫先生說:「這種掠奪在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出現過,連前蘇聯都沒做到。」

經過一次次的巧取豪奪,這樣,當中共大搞讓他們和他們的子弟們「先富起來」的經濟改革時,中國的土地,無論城鄉,已經是「普天之下莫非黨土」了!

三、賣田賣地,財源廣進

中共成了廣袤土地上的唯一地主!

學者熊飛俊在《中國在這裡反思》一書中寫道:特色中國的極端貧富懸殊是什麼因素造成的?是「公有制」!因為「公有制」的本質就是「官有制」。公有制中國最大的富豪群體是官僚。當今中國最容易發大財的機會是「圈地炒地」。而「國有土地」的管理權、處置權和利益分配權掌握在「公有制」國家的各級官僚手中,所以,名義上的「國有土地」就演變成事實上的「官有土地」。

1986年11月11日,歷史學者辛灝年在武漢大學的講演會上說:「社會主義的公有制,就是中國層層統治集團中人最完美無缺的私有制!」

這些新時代的擁有對土地管理權、處置權和利益分配權的「地主」們,雖然官職大小不一,但他們都有一個共性(姓),那就是,他們都姓「黨」。

在一黨獨裁、國產等於黨產的「黨國」裡,中共成了廣袤土地上的唯一地主!他手中有地,心中不慌,轟轟烈烈啟動了一場全國範圍的「土地開發」。

「開發」——賣地——財源滾滾的「土地財政」!

這幾十年來,「黨國」這個「唯一地主」通過賣地收入了多少銀子?

經濟學家吳敬璉2013年3月23日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說:過去幾十年來,政府賺取土地差價至少30萬億。筆者所居住的重慶市,據市長黃奇帆披露,重慶賣地獲利頗豐。2012年重慶市全年的賣地收入為897.5億元,「土地收入一般佔地方財政收入的1/3,是重要的第二財政。」(詳見「重慶土地生意」《時代週報》2013年3月22日)

「黨國」以極低的價格,支付只有使用權的老百姓(你不幹就強拆,甚至關押、打死),然後以極高的天價再把土地賣出去。這個「天價」曾達到什麼高度呢?看最新的數據:2013年9月4日,北京賣東三環農展館地塊,收入43.24億元,每平方米土地賣了逾7.3萬元!經濟學家何清漣在《當中國經濟只剩下房地產時》(2013年9月16日)一文中說:「北京上半年賣地收入已超千億,比去年全年的600多億還多好幾百億。」

由此可見,「30萬億」的價差正是「黨國」賣地的一本萬利。這個巨額價差的背後,是對農民以及城市拆遷居民的殘酷掠奪。正如清華大學社會學者李楯所說,巨大的收益和低廉的土地成本對比,顯示出政府對公眾的一種掠奪。

「黨國」在賣地之外,還有巨額的稅收。《今日財富》2013年3月20日報導:據統計,僅針對房地產業徵收的五大稅種,其總收入從2003年的900多億元,暴漲至2012年的1.01萬億元,增幅高達十倍有餘。土地與稅負成本佔房價的60%左右。另據《第一財經日報》2013年10月12日報導,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魯桂華計算,房價中61.33%被中共政府以地價、稅費的方式拿走了,13.03%被銀行以利息的方式拿走了,兩者合計74.36%,即政府和銀行拿走了房價中的近3/4。中共地方政府是高房價最大的受益者。

由此可見,老百姓掙得的血汗錢,大部分都流入「黨國」這個中國唯一的大地主口袋中了。

這是不是中共所宣揚多年的「地主的殘酷剝削」?

用暴力將私有財產變為所謂的公有,然後又用權力將公有變為權貴們的私有,這兩件傷天害理的絕活,都被號稱要「解放勞苦大眾」的「幽靈」幹了。

姓「黨」的「大地主」賣地暴發,於是,他寶馬香車、錦衣玉食、小密二奶、兒孫移民……他不僅創造了世界一流的「三公消費」(公費出國、公費購車、公費吃喝),而且創造了世界一流的「維穩經費」(鎮壓百姓)。

一方面有錢享樂,一方面有錢維護這種享樂——土地財政,真是享樂天下的盛宴!

遠沒結束的結束語

在賣地的銀子嘩嘩入囊之時,強拆的悲嚎聲聲入耳。巨大的利潤(差價)加上土地「黨國所有」,中華大地上,強拆強征不容分辨!

一方面,土地財政通過出賣土地養活龐大的地方政府官員;一方面,中共各級官員在賣地中大肆私飽中囊。(土地賣給誰,賣多少錢,完全由中共官員說了算。)原《百姓》雜誌主編黃良天說,中共官員腐敗,60%以上都與土地有關。

土地,這個中共權貴集團眼中的巨大搖錢樹和聚寶盆,注定是中共層層官員們拚命要搶奪的資源。

巨大的利益讓中共不惜與土地上的「主人」(「耕者有其田」)激烈對抗。中共官方雜誌《半月談》2013年10月14日刊文稱,每年因征地拆遷引發的糾紛達400萬件左右。群體性上訪事件60%與土地有關,土地糾紛上訪佔社會上訪總量的40%。

被剝奪了土地和一切權利的老百姓唯有上訪、自殺和被殺了。
不堪剝削無力抗爭的唐福珍自焚跳樓了;
不堪壓迫起而維權的錢雲會「被車禍」了;

……

行文至此,看窗外強拆強征正風腥雨烈,一如當年分田分地雨烈風腥。

這片承載了五千年文明的古老土地,正經受著五千年未有之大變局。
幾十年的「開發」後,資源耗盡、江河斷流,草原枯萎、沙塵瀰漫……
幾十年的「豪賣」後,大地母親已經被賣得所剩無幾
「大地主」也因此吃得腦滿腸肥,撈得缽滿盆溢

今後又賣什麼?

不要緊,「黨國」這個「大地主」早已未雨綢繆。

他賣出的土地只有七十年的使用權!

也就是說,七十年後(大多已經沒有七十年了),賣了的這塊土地又將回歸黨的懷抱!

「紅二代」、「紅三代」、「紅四代」的「革命接班人」們,到時手中有地,心中不慌,子子孫孫不愁吃喝。

我從小飽受「要保證紅色江山永不變色」的教育,這一刻,我理解了這句話的深刻含意。

只是,幾十年後,會不會又是一次暴風驟雨兼腥風血雨?

——這一片血紅的土地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