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華融總裁 神秘澳門富豪5000億資本運作風雲路(圖)

2018-11-18 10:57 作者: 劉林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澳門賭場(圖片來源:公用領域/Pixabay/CC0)

【看中國2018年11月18日訊】40歲的台籍女星吳佩慈罕見在微博發聲。為了她的大陸籍男朋友,紀曉波。這個因賴小民貪腐案走入公眾視線的東北籍男子,被曝已於11月8日在香港被抓。

網路流傳的消息顯示:紀曉波涉嫌洗錢700億美金,合計人民幣約5000億。

01

從神秘富豪到公開亮相,女明星是紀曉波最好的出場方式。

吳佩慈是紀曉波現任的正牌女友。10月31日,在紀曉波和另外一位新人女星傳出緋聞之際,吳佩慈發布了和紀曉波的合拍照,儼然甜蜜。

報導中稱:在澳門的一場宴會上,那位新人女星坐在紀曉波身邊,以正宮架勢hold住全場,更有民眾目擊紀曉波與那位新人女星出入香港,等於進逼吳佩慈的地盤。

除了發布和紀曉波的合照外,吳佩慈也擺出了正宮娘娘的大度:希望無良媒體不要再亂寫新聞,人家22歲,才成年沒幾年,不要隨便傷害別人的名譽。

香港和澳門,正是紀曉波的發家之地。

媒體報導顯示,澳門2011年,來自東北哈爾濱的一對母子,在賭城澳門嶄露頭角。

這一年7月,一家名為恆升的澳門賭場中介人公司正式營業,實控人指向紀曉波家族。

坊間流傳的信息顯示,紀曉波和母親崔麗傑通過房貸、投資房地產和典當行等發家,並在2009年前後成為澳門的新移民。

大摩財經的報導顯示,澳門恆升成立於2011年7月,最早僅在星際娛樂場擁有一間貴賓室和12張賭臺,但短短兩年內,他們的業務已經快速擴張到永利、銀河、金沙城、美高梅、威尼斯人等大賭場的七間貴賓室,提供86張賭臺。2011年不到半年恆升賺得三億港元,2012年、2013年分別賺得4.5億、4.6億。

恆升賭場業績火爆的2013年,紀曉波和當紅女星吳佩慈訂婚,此後吳佩慈育有三子,兩人一直未結婚。和女明星的結合,讓富豪紀曉波順理成章地走入公眾視野。

《1號時務局》查閱資料發現,2014年初,澳門恆升曾傳出有意到香港借殼上市。恆升也是少數可在澳門六大賭主旗下賭場同時經營貴賓廳的「疊碼仔」。此前曾有媒體報導,恆升年轉碼量高達6000億元,該業務由紀曉波打理。

疊碼仔,是澳門獨創的博彩運行系統,類似於中介人的角色,主要幫助承包賭場貴賓廳的廳主對外招攬客戶,從中抽佣。大陸富豪、明星和官員,是疊碼仔「狩獵」的重點對象。

紀曉波的賭場繁榮,在2014年掀起的反腐風暴中,逐漸冷落。

02

紀曉波和賴小民主持華融時期的交集,源於華融金控的借殼。

2011年11月,紀曉波出資1600萬港元,成為港股上市公司天行國際的臺麵人物。

此後,仙股天行國際復活,開始在資本市場翻雲覆雨,從不足1港元最高升至40港元,此後又自由落體式暴跌,曾在2014年4月1日,創造一日85%的跌幅,操盤手法凶猛凌厲。

天行國際曾於2014年上演一日暴跌85%的奇觀

而到2014年7月,紀曉波已經從天行國際股東中消失。2014年10月,華融國際認購天行國際股權之際,後者的股價已經不足2港元。華融國際成為天行國際第一大股東,並將後者更名為「華融金控」。

更名之後的天行國際,再度上演暴漲局面,短短半年間,股價即從2港元最高升至8.2港元,在此期間,天行國際原始股東將股權大量質押。一年之後,這些原始股東從天行國際的股東名單中消失,天行國際的股權全部由華融及華融系影子公司接手。此舉曾被媒體質疑,涉嫌利益輸送。

從天行國際抽身出來的紀曉波,投身到塞班賭場的建設中。

2013年11月,紀曉波母親崔麗傑控制的Inventive Star Limited收購了一隻香港仙股,並將後者更名為博華太平洋。博華太平洋主營博彩及相關業務。2017年報顯示,博華太平洋的營收均來自美國塞班島的賭場。

《1號時務局》注意到,在博華太平洋的年報之內,崔麗傑被認為是公司實際控制人。紀曉波的身份則是塞班島項目總監,年薪100萬美元,上限200萬美元。

同時,吳佩慈被認為是博華太平洋控股股東紀曉波母子的關聯方,其弟弟兼任經紀人吳立文,2017年從博華太平洋收取167萬港元的服務費,2016年則為326萬港元。

03

博華太平洋最主要的收入來源,系貴賓博彩業務。

2017年,博華太平洋實現總營收131億港元,來自貴賓博彩業務(VIP)的收入為127億港元,佔比高達97%。

年報亦顯示,博華太平洋的貴賓客戶主要為信貸客戶,從地理位置而言,大部分貴賓客戶主要來自中國大陸、香港、澳門以及韓國。這些高消費的貴賓客戶一般按照轉碼營業額之百分比獲取佣金及津貼。

2017年,博華太平洋在塞班的賭場中,貴賓賭臺平均數量僅為23個,由此產生的貴賓轉碼數額高達3858億港元。

而到2018年上半年,博華太平洋貴賓轉碼數額亦超過1000億港元。

資金流動性十分巨大的大型賭場,歷來被視為賭錢的最佳場所之一。紀曉波家族明面上持有的塞班賭場,前三大客戶來自中國大陸、香港和澳門。由此看來,網傳的5000億洗錢並非空穴來風。

不僅如此,紀曉波曾被爆與某常住香港四季酒店的資本大佬有過交集,後者曾向紀曉波傳授過一些資本市場的運作技巧。

博華太平洋「神乎其神」的股價走勢,似乎在展示紀曉波的學習成果。

04

女明星和富商組合的「去魅」,似乎都預示著一場大戲的開端。

前有趙薇老公黃有龍的傳奇發家史,而黃有龍和紀曉波的經歷都有相似之處:起於貧寒,忽遇貴人一步登天,成為明面上掌管巨額資產的富豪,暗地裡,則有資本大佬若影若現的身影。

黃有龍趙薇夫婦

黃有龍也和賴小民治下的華融有過交集。媒體報導稱,黃有龍曾通過認購港股公司藍鼎國際股份,參與濟州島項目的建設。據悉,在賴小民的授意下,華融也參與其中。

2017年4月,因高槓桿舉牌萬家文化失利的趙薇黃有龍夫婦,資金陷入困境。黃有龍一度將持有的順龍股份全部股權質押給中國華融。此後,趙薇、黃有龍雙雙遭到中國證監會市場禁入處罰。

資本市場運作+入股賭場,甚至是與女明星的組合,黃有龍的人生都和紀曉波的人生如此相似。

塞班島的故事掀開了,濟州島賭場的故事,還會遠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本類熱門評論
本類週排行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