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華錄】活在過去與未來(圖)

2018-12-13 11:50 作者: 宋紫鳳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古人都很有思想,不會隨波逐流,而保持著自己應有的姿態。(示意圖/Adobe stock)

【看中國2018年12月13日訊】中國古人和現在的中國人很不一樣,那時候的人用現在的話講,都很有思想,很多人有遠大的志向,且很有自信與朝氣,也真的能做一番事業出來。當然古代並不都是盛世,還有很多亂世,但即使是在那些亂世中,其實還是有相當多的人,不會隨波逐流,而保持著自己應有的姿態。也仍然還有相當多的人,能夠逆流而上,所謂板蕩識誠臣,說的就是這樣的人。

所以,我讀到他們的故事時,不只是那些故事在吸引我讀下去,我更願意去思考,是什麼使古時的他們與今天的我們如此的不同——這些思考或許比故事本身更為重要。而當我這樣去思考時,我看到的是,古人不只是活在他們所在的當下,其實他們是活在歷史中的,只是那個歷史的範疇有所不同,而這也將決定他們生命的選擇與高度。

最普遍的,中國古人常講光宗耀祖,年節祭祀都要祭祖,有了成就要稟報先人,做了壞事,無顏見先人於地下,中國古人也常以此來教育下一代,不要做對不起祖宗的事。從下民百姓直到天子無不如此。天子做錯了事,比小民犯錯,還要嚴重,首先是對不起天地,但接下來是一樣的,對不起列祖列宗。所以,可以說,中國的古人,相當一大部分人是活在他們家族的歷史中的。或者說他們是為了榮耀家族,為了造福子孫而活著。當然說到這兒,還是補充一句,這種榮耀不是那種功利的、勢利的,而是一種道德的榮耀。

那麼,還有一種人,他是超越了自己的家族歷史,他是活在更廣泛的一方鄉土的歷史中。比如項羽。項羽稱霸天下,是他人生最風光的時候,他說了一句話,「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項羽在烏江邊不肯渡江時,是他人生最落魄的時候,他又說了句話「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度而西,今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哉?」今天的人不是常說存在感嗎,借用這個詞的話,那麼項羽的存在感,歸屬感,在哪裡呢,在他的家鄉,在楚地,在那一方歷史與人。

超越家族,和鄉土,還有一種人,他是為一個朝代而活。這個就不多舉了,那些在一個朝代將要謝幕時,仍然為之堅守到最後的人歷朝歷代都有,只是想說一句,我們不應該也沒有資格用一種功利心去批評他們是愚忠,而是應該用一種道德心去敬仰他們的氣節。他們能做到這些,是因為他們的心胸太大了,大到裝下了一個朝代的歷史,文化,與人。

還有一種人,他們甚至超越了世俗,我們可以說他們是世外的。他們可能是修道的人,可能是修佛的人,可能大隱的高士,也可能是在亂世中沉浸於著書,作畫,與音樂的人,他們所展現的是另一種精神境界,他們的心中承載的歷史跨度更大,超越了家族,超越了鄉土,超越了朝代。所以他們是為了蒼生,或是為了文明的延續而存在。比如孔子就是這樣的一種人,他是春秋之世的人,但他是活在三代的歷史中的,他為了延續那個文明而存在。沒有那樣的心胸與氣魄,是不可能在被匡人圍困時,還能弦歌不絕的。

而現在的很多人活在哪裡呢,活在所謂的現實中,甚至只活在此刻的現實中,多一步都不願為之多活。所以才會有人甘於醉生夢死的生活。而人又是社會中的人,當社會中的很多人都活在當下的小我時,這個社會就變得非常可怕,有多可怕,看看如今的中國大陸,衣食住行無不流毒,假惡鬥狠無處不在,就這麼可怕。所以,人,不應該這樣狹隘的活,那麼,應該怎樣活?

雖然,現實有時很灰暗,甚至猙獰,但在這個現實中我也遇到過一些人,在殘酷的迫害中,仍然堅守正義與良知,在滾滾洪流中,捐此一身做中流之砥柱。他們自然不是為了一個朝代而活,也早已超越了家族和鄉土,我想,他們就是那種為了蒼生的福祉,為了文明的延續而活的人,他們活在過去與未來中。這是一種境界。生命的境界決定生命的承負。所以他們才能夠頂住那麼大的壓力,揹負那麼大的痛苦,勇於自任,有所擔當。

歷史雖然漫長,五千年不是都走過來了嗎,還有什麼會是遙遠呢。在歷史的長河中,走到今天,有多麼的不易,看看古人的故事就知道了。所以走到現在,這個紛紜亂象與千古變局同在的當下,今天的我們還有什麼理由不繼續走下去,走出來呢。

古人有句話,相忘於道術,相忘於江湖,說的就是境界要開闊要高遠,不要為執念、偏見而存在,要明白為何而活,如何活。其實,這並不是一種強為或臆想,而本就是生命的真相,生命本就是與歷史與未來同在的。生命是有使命的,唯有徹悟真相,讓真我復活在宏大的歷史與恆久的未來中,才能夠不迷不惑,才能夠不辱使命,才能衝過這一切,證見生命的真實。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