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過3類中間人大佬 川普與北京直接對陣(圖)


美國總統川普
美國總統川普(圖片來源:Jim Lo Scalzo  -  Pool /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月15日訊】(看中國記者憶文綜合報導)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之間的互動模式包括電話、通信等,川普還在推特上直接表達對北京的主張。之前,依賴中美聯繫人來維繫兩國關係的做法已漸漸弱化。

川普(特朗普)執掌白宮以來,越來越傾向於和習近平直接溝通,在近期更加明顯。

2019年1月1日,川普與習近平在中美建交40週年的當天互致賀信。

2018年12月29日,川普致電習近平,並在隨後發推文廣而告之有關貿易戰的進展順利。

2018年12月1日,川普和習近平在阿根廷會晤,達成90天貿易戰「停火」協議。

自2017年2月9日以來,川普與習近平通話至少有十多次,談話重心多為朝鮮去核化及中美貿易。

黑石集團蘇世民3次敗北

黑石集團(Blackstone)創始人兼執行長蘇世民(Stephen Schwarzman)一度被認為是中美關係的中間人,但川普對此並不買賬。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蘇世民在中國有長期的商業利益,也與川普的私人密切關係。儘管被批評存在利益衝突,蘇世民依然奔走於中美之間。熟悉蘇世民的四名人士說,蘇世民試圖撮合他的美國朋友跟他的中國朋友見面,但一年多來已經3次沒能實現允諾,包括:

(1)2018年9月初,蘇世民在北京度過了繁忙的一週,他試圖重啟停滯的美中貿易談判未果;

(2)2018年3月初,蘇世民試圖安排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到橢圓形辦公室與總統會晤,遭川普拒絕,並在劉鶴尚未離開華盛頓之際,就宣布將對全部進口鋼、鋁加征懲罰性關稅;

(3)2017年7月,蘇世民曾幫助安排川普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會面。然而,就在汪洋於白宮等候之際,川普取消了那次會晤。

政壇中間人失寵

自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共高層似乎很迷茫,急切地在美國政壇尋找中間人。

據《紐約時報》報導,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此前表示,中共官員在華府熟悉的人都是川普的敵人,川普很討厭這些人。為此,王滬寧、王岐山、劉鶴都親自出馬頻繁接見美國商界摸底。報導說,中共高層都對川普的迅速決策和貿易威脅感到驚訝和困惑。他們似乎很迷茫,急切地在美國政壇尋找中間人。

前美國駐華大使鮑卡斯表示,「中共曾經感到他們也許可以利用基辛格、蘇世民、鮑爾森等人稍稍控制一下川普,但是中共現在意識到,這些人對川普的影響力沒有預期的那麼大。」

被歷屆中共領導人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也在2018年12月中共紀念「改革開放」40週年之際,落選「中國改革友誼獎章」。雖然在11月初,95歲高齡的基辛格訪問了北京。在美國人眼中,基辛格是政界頭號親共派。他遊走中美之間長達40年,被認為是雙方的頭號聯繫人。

在去年11月6至7日在新加坡出席「創新經濟論壇」上,基辛格在演講中說:「中國需要超越自己的舊制度,才能成為引領亞洲的大國。」這似乎表明美國希望中國擺脫「舊制度」,並且只在「亞洲」起到領導作用即可。他還說,現在美中關係正在從合作轉為對抗,再也會不到以前了。

華爾街作用不彰

此前,華爾街金融大佬多年來一直對中美關係有著特殊的影響力,在中美貿易戰火蔓延之際,北京再次透過華爾街向白宮遊說,但作用不彰。

在川普宣布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前夕,9月16-17日,中共邀請高盛、摩根士丹利、黑石集團等高層在北京舉行中美金融圓桌會議,並與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會晤。

據《紐約時報》報導,華爾街長期以來希望幫助中國,以換取中國向外資銀行開放金融市場,並獲得更多業務,包括為中企在美收購提供更多諮詢服務、借貸和出售金融服務等。

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曾警告華爾街不要插手美中貿易談判,並稱指責他們是試圖向川普施壓的「未註冊的外國代理人」。

在川習會結束後兩天,美方宣布,將由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負責未來90天內美中貿易談判,此前是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負責。

在律師出身的萊特希澤眼中,中共是全球貿易體系的最大破壞者。姆努欽則有華爾街背景,曾在高盛工作17年,官至首席信息官(CIO)

《紐約時報》報導,去年5月3-4日,在北京舉行的第一輪中美貿易談判中,納瓦羅與姆努欽爆發了激烈爭執。報導援引消息人士稱,中共官員極力試圖爭取姆努欽和美商務部長羅斯的支持。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