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正永案會牽出哪些新「老虎」?(圖)

2019-01-31 09:09 作者: 高新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18年7月3日,趙正永(黑衣者)前往長安香積寺。此行是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
2018年7月3日,趙正永(黑衣者)前往長安香積寺。此行是他最後一次公開露面。(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1月31日訊】筆者在上個星期曾撰寫了《趙正永終於不再感慨「蒼天有眼」了!》一文,文中介紹了中共最高官媒人民日報社旗下的「俠客島」的文章《正永覺迷錄》算是起底趙正永的眾多文章中較有實料的一篇,之所以起了這麼有「佛意」的標題,當然是因為趙正永在被「收審」之前特地去了著名的西安香積寺求平安,但佛祖並沒有應驗。正所謂「心存邪念,任爾燒香無點益;持身正大,見我不拜又何妨。」

如上文章刊登在自由亞洲網站的次日,習近平率手下全體政治局委員到人民日報社新媒體大廈舉行第十二次集體學習……。人民日報的相關報導中倒是沒有自己替自己吹噓,但新華社的相關報導中重點介紹了習近平在考察人民日報時還特別提到他經常看「‘俠客島’」。

曾有海外媒體介紹說《人民日報》海外版屬下的微信公共賬號「俠客島」和「學習小組」,都是習近平推出的「新媒體」,經常直接為習近平發聲。

此說並不十分準確,嚴謹一點的介紹應該是:無論是「俠客島」還是「學習小組」,都是中共第一官媒人民日報社為習近平推出的「新媒體」,經常代習近平發聲。

人民日報曾經自己介紹過它的這兩個「新媒體」,標題是《「俠客島」和「學習小組」的逆襲故事》。文中說:俠客島是誰?學習小組是誰?面對這兩個常見於網路的問題,作為兩個公號背後的寫手,我們逐漸有了回答的底氣。因為這兩個存在時間尚不算長的微信公號,用實打實的用戶量和輿論場上日益擴大的影響力,證明了在媒體變革的年代,人民日報的採編團隊,同樣可以一馬當先。(其中)俠客島以「拆解時政迷局」為己任……;學習小組則文如其名,專注於解讀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和活動……。它們的三大特色之一就是突出權威。儘管我們很多時候是以調侃式的語言拆解時局,但在輿論場上,是將「俠客島」和「學習小組」作為黨媒發出的聲音來看待的,這就要求我們在解讀時,對於當下局勢做出清晰而準確的判斷,及時發出權威聲音。新的時代已經來臨,跟不上「島組思路」,你就OUT了。

人民日報社自己介紹自己的這篇文章還真的不是吹的,在中國大陸,無論是政壇還是商界,越來越多的人相信「被‘俠客島’關注了,你就危在旦夕了,和‘俠客島’槓上了,你就死定了。」

2016年3月4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一則短消息:「十二屆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珉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五個月之後,中共所有官媒統一時間,統一口徑對外公布了「第十二屆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原副主任委員、遼寧省委原書記王珉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的消息。但在此之前,「俠客島」即已經有文章提前給王珉判了政治死刑。

最能證明「俠客島」之權威性的還有「權健事件」。

去年1月30日,新浪等多家媒體刊出《權健把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俠客島舉報了!膨脹了?》一文,介紹說:最近,保健品企業權健炙手可熱,幾乎天天都出現在各大媒體的頭條裡。於是……膨脹了。

原來早些時候,俠客島微信公眾號推送了一篇題為《權健背後的「北派傳銷」身影》的文章,深扒了權健誇大宣傳背後,隱隱帶出了一條天津保健品行業的傳銷線索鏈。而權健,非常剛地投訴了這篇文章。順帶一提,俠客島是人民日報社旗下的官方賬號。換言之,權健在被立案調查後,把指出他問題的人民日報的報導給舉報了……

今年1月1日,人民日報的「強國論壇」發表文章《你怎麼看?權健投訴「俠客島」,是笑話更是囂張》。文中介紹人民日報旗下新媒體「俠客島」推送了一篇文章,題為《權健背後的「北派傳銷」身影》。眼見文章流傳甚廣,作為當事企業的權健怒了,隨即投訴。「俠客島」直接把投訴截圖晒了出來,引髮網友普遍關注。

該文直接點名權健創始人束昱輝,並質疑天津市當局在調查權健的過程只做出了權健只是「存在誇大宣傳問題」,力圖「大事化小的作法,才讓權健更加有恃無恐」。對於一些劣跡斑斑、民怨鼎沸的企業,有關部門仍要「高抬貴手」,難道不是助紂為虐嗎?如果法律不能保護人民免於恐懼,法律的尊嚴何在?公平正義又何在?

如上這篇文章發表的當天,天津當局緊急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已經對包括束昱輝在內的權健公司十八個犯罪嫌疑上立案偵查。七天後,宣布對這十八人依法刑事挽留。再過了六天,如上十八人中的十六個被以「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等罪依法批准逮捕……

基於如上例證,僅從「俠客島」的文章內容中,即可以對趙正永未來的被定罪內容和可能面對的刑期及刑種做出一個大致判斷。

「俠客島」的《正永覺謎錄》中有如下一段描述:「趙正永出事前,他的前同事魏民洲、馮新柱、錢引安等均已落馬;隨著趙正永問題的進一步調查,‘下一個’老虎的出現仍是大概率事件。」

該文刊出後,中國大陸境內的多家媒體均以《俠客島談趙正永落馬:下個老虎出現仍是大概率事件》為題及時轉載。如上內容中「下一個」三個字的引號是」俠客島「原文作者所加,用心應該是「不止一個」的意思。

其實,就在在在中紀委網站證實趙正永落的馬當天晚間,崔永元就發了一條微博稱:「陝西趙正永被查。……下一位,你準備好了嗎?」

那麼這「下幾個」至少應該包括哪幾位呢?已經有媒體依據千億礦產案的第一檢舉人趙發琦的公開舉報信內梳理如下:2005年時任省長陳德銘、副省長洪峰,是製造探礦權「一女二嫁」事端的主官,「二嫁」對象是時任勞動部部長鄭斯林護航的「女港商」劉娟。

公開履歷顯示,鄭斯林1989-1993任陝西省副省長。1999-2003任中央企業工委副書記,而書記是由當時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吳邦國兼任。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包括中國化學工程集團等多家央企會對劉娟「俯首稱臣」,甘願為她的皮包公司作陪襯和掩護。

2008年時任省長袁純清,於當年5月4日簽發了給最高院的陝政函【2008】54號檔(機密)。除了是最高院密函的推手,袁純清後來還安排陝西省第一大國企延長石油集團為劉娟套現買單。

趙發琦舉報信中對此經過是這麼寫的:2013年6月25日開庭後,陝西高院副院長曹建國專程來京,轉達省委趙正永書記的意見,他代表省委省政府,要求最高院「務必按照陝西省委的意思判決此案」。2016年,陝西高院曹建國再次銜命來京,重申陝西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原定的開庭計畫,被再次取消。……我們深信,包括周強院長在內的最高法院現任領導人,都有可能受到了來自陝西省委省政府的壓力或者干擾。

而2016年不僅是原定的開庭計畫被再次取消,在崔永元爆料「最高院有賊」後,外界始知2016年11月下旬,該案二審全部卷宗一次性丟失,事發地點正是審理該案的有關單位。而在案卷丟失前的20多天,即2016年11月3日趙發琦網上公開實名舉報,可見這封舉報信的殺傷力,不限於陝西當局。

顯而易見,陝西省委、省府、省高院、最高院等一群涉案的千億礦權案,暫時不會因趙正永落馬而落幕。上面繼續有指令,崔永元繼續點火,必須有人接著買單。如果最高層真是「一管到底」,調查範圍估計涵蓋背後的利益集團,那麼要有落馬準備的人,就不是一位而是多位了。

而從「高院有賊」角度分析,我們認為周強只應該負「領導責任」還是必須要負「法律責任」現在還不能做出準確判斷。而如上揭發材料中重點揭露的趙正永本人未來被定罪的內容之一就是這個千億礦權案已經被「俠客島」的文章搶先落實。《正永覺謎錄》中說:2018年底,同樣是陝西的一個千億礦權案,因最高法案卷丟失,震驚全國。人們驀然發現,這個案子竟然也和趙正永密切相關。

該文章中還說:……在千億礦權案中,趙正永通過兩次省政府黨組專題會「認定」民事合同無效,並「指令」工商局對凱奇萊公司作出行政處罰,要求公安廳查偵凱奇萊公司涉嫌經濟犯罪。事後表明,趙正永的直接干預影響了有關部門依法行政。

那麼,除了如上千億礦權案的調查和偵察過程中「拔出蘿蔔帶起泥」,最終會導致多少個在位和已經退位的省部級以上的新「老虎」們,還要分析的就是對趙正永來說就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的「秦嶺別墅案」被「徹查」的過程,還會有哪一個或者哪幾個省部級以上的高官被「問責」甚至被問罪?

《正永覺謎錄》的小標題之一是。文中言道:在秦嶺違建別墅事件中,趙正永對總書記批示幾近敷衍,無異在保證政令暢通中掉了鏈子,也直接導致中央的生態政策無法在陝西落實。秦嶺違建別墅問題就在眼皮子底下,在陝為官多年的趙正永不可能不知道。據現在查明的情況看,秦嶺別墅背後的官商勾結行為,恰好是違建別墅異常堅固的成因,趙正永是否同樣分得一杯羹?這還未可知。但是,他的掉鏈子,無疑讓違法行為更加有恃無恐。

「違建別墅是表象,不講政治是根本」,央視專題片中,負責調查秦嶺違建別墅的中紀委副書記、國家監委副主任徐令義如是定性。

該文章還說:十八大以來,政治紀律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不講政治」,在中國的官場中,這個錯誤是致命的。……。一旦地方主官大局意識不強,對中央搞陽奉陰違,有令不行,那地方勢力便會養癰為患,尾大不掉。這是地方主官的大忌。

知情人士給島叔透露,趙正永在工作中極為霸道,「當省長時很多事情自己有大局意識,且帶頭違反民主集中制原則,這才是這次陝西官場亂象的根源。」

其實,在趙正永被宣布倒臺之前,即已陸續發表的中共官方媒體刊登的關於「秦嶺別墅案」的文章中,已經有不少不點名地暗示了「時任陝西省黨政主要負責人」驗難辭其咎。而當時的陝西省委「主要負責人」是趙正永,陝西省政府的「主要負責人」是現任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

但趙正永倒臺之後「俠客島」刊出的這篇權威文章,似在有意為婁勤儉開脫。說趙正永當省委書記時「經常管省政府的事」,無疑就是想說明當時的省長處於「有職無權」的狀態,所以對當時陝西省發生的官場亂象也好,「秦嶺別墅案」也好,婁勤儉都沒有連帶責任。

至於「俠客島」和其他幾家中共官媒是如何奉命在批判和揭露趙正永的文章中為他趙正永在擔任陝西省長期間的頂頭上司,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的趙樂際撇清干係,將是我們下篇文章的主要內容。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