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揭土改殘暴真相:對女性的凌辱難以想像(組圖)


土改 残暴 女性
批鬥地主(網絡圖片)

中國新年前,華裔學者譚松的新書《血紅的土地-中共土改採訪錄》電子版在海外出版。作者歷時14年,採訪了上百位川東地區1950年到1952年土改的親歷者,通過他們的口述,還原這段血腥、殘暴的歷史真相。

譚松曾在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任教,因研究、公布土改歷史真相,2017年被校方開除,後到美國,現居洛杉磯。

近日,譚松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林坪採訪時透露,自己的新書主要是對經歷過土改的那些人的採訪。採訪對象有地主,有土改工作隊當年的成員,還有一些目擊者,當時的民兵,一些農會幹部。採訪最多的人,就是地主後代。總共這幾年採訪了100多個人,從他們各自不同的講述當中,來還原那段歷史,「我16年前開始採訪的,那個時候他們都已經是70多歲、80多歲的人了。我採訪的這些人,現在絕大多數都已經不在了。」

譚松介紹說,自己不是地主後代,家裡面也不是地主,而是貧下中農,父母是1949年之前就投奔共產黨的所謂革命幹部。

13歲的時候,學校組織學生們去參加階級鬥爭教育,譚松第一次看到把一群地主打得頭破血流的場景,他當時心裡對他們產生了同情。

後來譚松到農村去待了3年時間。在那個地方,他接觸了地主,同時也接觸了大量的貧下中農。當時貧下中農對他講,覺得地主當年對他們很好,說地主很冤枉,受這種迫害很無辜。於是譚松就埋下了想把這個真相探索出來的念頭。

2003年,譚松偶然在一個地主莊園裡聽說,有一個地主的妻子,被4個民兵晚上凌辱之後,用一個鐵條從她下身穿進去,導致她子宮破裂,流血而死。這件事對譚松刺激非常大,很激動,也很憤怒,於是他決定一定要把這個歷史揭露出來,把真相揭露出來。從那天起他就開始了調查。

記者林坪:您在採訪過程中,印象比較深刻的故事,可以跟我們分享一下嗎?

譚松:太多了。比如說,當時在土改運動中,對女性的凌辱和殘暴,是人類文明難以想像的。舉個例子,有個叫梁文華的女性,她因為是當地最美的一個美人而遭殃。她本來也不是地主,她是個老師。她父親是銀行的經理,買了點田地,所以她父親被拉來鬥打。因為她長得漂亮,所以這些民兵們就把梁文華也抓來。抓來之後,一晚上十幾個民兵活活把她輪姦致死。

還有一個叫彭吉珍的女的,為了向她逼要金銀,居然把她活活的放在炭火上烤,烤得她的乳房和肚皮往下滴油。當然這個人沒死,被拉起來了。後來我採訪了她的兒子,她兒子跟我講了親眼看到媽媽身上的那種傷疤。我書上記錄了上百個這種類似的故事。

林坪:您也採訪了當時的民兵、土改工作隊隊員等等,他們有沒有感到懺悔呢?

譚松:有。而且有深刻的懺悔。因為這些土改工作隊員,有好多人他們後來自己也被整了。瞭解中共歷史的人,就會發現一個現象:你可能是這個運動當中的紅人,他利用你;下個運動當中,你就可能成為被整的對象。這就促使他們也反思,導致他們開始覺悟、覺醒。於是在講的時候,他們好多人還是很懺悔的,覺得不該這樣。

林坪:這些受害者的家屬、後人,後來他們有沒有去追責、上訪,要求平反,要求賠償呢,有做這些事情嗎?

譚松:我採訪了至少幾十個地主後代,沒有。他們不僅沒有去要求什麼索賠,什麼平反,而且他們基本上都處於恐懼當中,談這個事兒他們都害怕。

批鬥地主
批鬥地主(網絡圖片)

我採訪的一個地主後代,他們的房子非常好,現在還在,別人佔用了,後來叫他去拿,他說「算了,算了,不去拿。待會兒別又來整我。」從這個當中我就感覺到,這個土改運動,還有後來幾十年對地主宣傳上的醜化和實際上的打壓,已經把他們整個的精神和反抗的意志摧毀了。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地主後代們基本上都沒受到什麼教育。他們也沒有代言人。

譚松表示,土改運動是一個暴力運動,是一個非常血腥的運動。地主的財產,主要的金銀財寳,基本上都是共產黨拿走了,解決了他財政上的很大的問題,並沒有分給農民。

同時,中共通過土改健全了整個它對鄉村的統治,把黨支部建立到了每一個偏僻山鄉中。

它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要消滅農村的中國傳統文化的載體——鄉紳們,因為它要讓馬列主義的文化統治農村。

談及土改與現在有什麼關係?譚松認為這是最值得研究的問題。

他表示,實際上,土改的手法、方法同現在基本上是一脈相承的東西。土改的時候運用了三種手法:謊言欺騙、暴力鎮壓、利益收買。

這三種手法,在共產黨後來幾十年的統治中,包括現在仍然在用,沒有變。土改當中的這些殘暴的手法一直傳下來,包括後來的文革運動,鎮壓法輪功。共產黨所用的這些殘酷、下流的手法一脈相承,沒有變。而且他那個打土豪、分田地的本性,現在完全沒改。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