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專欄】美中貿易戰的兩個意外贏家(圖)


【看中國2019年2月16日訊】2018年12月初再次去臺灣,參加在台大法學院霖澤館的研討會。研討會的題目是「美中持續熱戰,臺灣如何是好?」筆者的題目是「美中貿易戰:中共下場會很慘」。與談的其他演講者還包括臺灣知名財經節目主持人、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先探投資週刊社長、今週刊發行人、財訊雙週刊發行人兼社長,及臺北市政府市政顧問謝金河先生;中華民國前財政部部長、駐世界貿易組織(WTO)首任大使、臺灣國際法學會理事長,及東吳大學嚴家淦基金會法學講座教授顏慶章教授;中華民國總統府兩岸關係特別顧問組成員、台大政治系明居正教授;和中華經濟研究院特約研究員、臺北科技大學職技所兼職的吳惠林教授。

顏慶章教授、明居正教授和吳惠林教授都是老相識了,以前也一起出席過研討會,謝金河社長這次是初次相會。謝社長快人快語,爽朗豪邁,見識獨特,令人印象深刻。研討會後的晚宴中,謝社長談及他有二十幾年的健身、鍛練的歷史,讓大家讚嘆不已。跟本家謝先生建議說,如果社長二十幾年堅持用佛家的高德大法打坐修煉,他也能煉到一個相當高的、他都意想不到的高層次。

談到美中貿易戰對臺灣的衝擊,問霖澤館國際會議廳的兩百多名觀眾,你們認為除了美國必勝、中共必敗,這場貿易戰另外的兩個贏家為何?現場觀眾,包括許多沒有座位、席地而坐的觀眾一致說,是臺灣和越南!確實是這樣。美中貿易戰在美中之外,臺灣是另一個贏家,因為中共在經濟上被削弱,臺灣是國家安全方面最大的贏家;越南是另外一個贏家,因為國際供應鏈、產業鏈轉移,許多廠家已經從中國大陸南遷越南,越南是經濟上最大的贏家。

圖為越南中部城市峴港(Da Nang)的一個港口
圖為越南中部城市峴港(Da Nang)的一個港口(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臺灣逗留幾天後,去了河內,這是生平第一次來到越南。越南人對中共非常反感,也不喜歡中國人,基本上沒有任何好感。這還不只是1979年中越戰爭的緣故,還有更深的原因,值得國人思考。中共經營東南亞這麼多年,算是徹底的失敗。其他國家駐越南大使館,都是一棟棟小樓,中共駐越南大使館,佔了一個街區,投資巨大,霸氣十足。中共可以收買某些越南領導人,但沒能征服越南人的人心。越南人祖輩許多會講法語,父輩有些會講些漢語,但中年以下都只學英語。越南人跟中國人、法國人、美國人、俄國人都打過仗,但現在越南人喜歡法國和美國,不在意俄國,可唯獨不喜歡中國。河內的建築群,許多被保留下來的,都是法式風格;市內公園裡、建築上偶有中文字樣,但幾乎沒人認識這些漢字,都成了純粹的符號。越南當代文化中不但沒有太多中華文化色彩,反倒是抵抗中國侵略的史跡,還隨處可見。

河內市中心有個湖泊,叫「還劍湖」,湖中有一個塔。湖的原名是綠水湖,後因越南君主黎利在此得劍還劍而改名。傳說中,黎利有一天遊湖時,湖中一個神龜浮現,給他送來一隻寳劍——「順天劍」。黎利就用這柄利劍,順天命率軍擊敗了中國(明朝)駐軍,建立了後黎朝,成為安南的君主。勝利之後黎利再遊湖時,神龜前來要求歸還寳劍,黎利就將順天劍交還,這就是還劍湖的來歷,是天賜越南、抗擊中國的象徵。

越南人比較小巧、精緻,態度隨和、平順。河內街道兩側,常看到越南人坐在小小的塑料凳子上,面前一個小小的塑料幾,上面幾杯奶茶和飲料,人們就這樣悠閑的談天。河內吃到真正的越南菜餚,跟在美國的越南菜、河粉頗有不同。酒店服務人員,負責清潔的女士進入房間,居然把自己的鞋子脫下來,擺在客房門口,令人驚訝。在越南機場,接人的人群中,舉中文的牌子很多,有很多來自中國的遊客和商人。

越南人許多信佛,越來越多的人修煉佛法。越南人也很喜歡佛家的蓮花,越南航空公司的標記,就是一座金色的蓮花,令人稱奇。河內機場的候機大廳之外,有個巨大的水池,映照著外牆牆壁上的蓮花圖案,有一股寧靜、安寧的力量。

到河內後驚奇的發現,越南的開放遠高於中國。越南網際網路沒什麼封鎖,谷歌、臉書、推特都暢通無阻。看來中共的共產主義小夥伴,也在社會表層和國家治理方面,與中共模式漸行漸遠。中共形單影隻,獨自與世界為敵、與文明為敵、與歷史趨勢為敵,已經是走在窮途末路之上的孤家寡人。美中貿易戰對越南來說,是天賜良機,十足的「windfall(洋財)」,是意外的贏家。「Windfall」在英文中原指被風吹落的蘋果,是意外發財、發洋財的意思。美中貿易戰導致產業鏈轉移,許多去了越南。越南中部城市峴港(Da Nang)曾是越戰期間的美軍基地,現在商業房地產價格已經因投資者的湧入而快速上漲。

與越南政府機構、研究機構、智庫、大學教授、經濟學家交流,他們為越南成為意外的贏家而感到興奮,也對越南是否能準確的收穫這些果實而謹慎的樂觀。跟他們建議說,如果越南真正要取得富裕和發達,融入世界民族之林,需要汲取中共失敗的教訓。經濟上,抓住產業鏈轉移的機會,營造商業環境;不像中共那樣一味囤積外匯,而是平衡和公平的與美國貿易;不像中共那樣濫發鈔票,而保持廣義貨幣的適度供給;不像中共一樣強取豪奪,而注意保護知識產權;不像中共那樣與人民為敵,花超過軍費的資金對內鎮壓維穩,而要順應天意,善待自己的人民。

順便的,建議他們改革貨幣越南盾(VND),最好去掉三個或四個零。梅利亞酒店的早餐餐單上,越南式早餐每人要27萬越南盾,英美式大陸早餐要23.5萬越南盾,實在有點驚世駭俗,其實它們都是每客10美元左右。越南學者說他們有過這個念頭,但害怕幣值改革之後,貨幣又會貶低下去。

越南能不能抓住機會,成為美中貿易戰真正的、意外的贏家,並且不重蹈中共覆轍?那要看越南政府會怎樣選擇。與會的一位老教授、越南頂尖的經濟學家說,不能肯定越南一定會得到「windfall」,但要有所準備,也要做出改變。確實如此,如果越南重蹈中共的覆轍,即使抓到了這個歷史機會,也會很快失去;只有從中共的歷史教訓中學到中共即將覆亡的原因,擺脫中共的陰影,越南才會有美好的明天。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