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星辰】陳誠⑤(組圖)

修誠克己不自懈 精誠所至金石開 

2019-02-20 10:30 作者: 趙長歌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戰況緊急,陳誠召開軍事會議,簡要分析了敵我形勢和戰役意義,直接做了如下作戰部署
戰況緊急,陳誠召開軍事會議,簡要分析了敵我形勢和戰役意義。(網絡圖片)

接上文:【昨夜星辰】陳誠:修誠克己不自懈 精誠所至金石開(四) 

孫中山先生說:「心信其可行,則移山填海之難,終有成功之日。心信不可行,則反掌折枝之易,亦無收效之期。」國軍抗戰,艱苦卓絕,犧牲成仁者感天動地;忠勇衛國者氣壯山河;天降大任者意志堅忍,在成功到來之前臥薪嘗膽直教鬼伏神欽。

長沙會戰日軍碰壁

長沙歷史悠久,記載大禹功德的禹碑就在這裡。三國時期長沙是孫堅起兵會盟之地;宋時建中國四大書院之一岳麓書院;明清為中國著名的茶市、米市、陶都。

岳麓山禹王碑
岳麓山禹王碑(Zhangzhugang/wiki/CC BY-SA 4.0)

1938年武漢會戰後,第一期抗戰結束。第二期抗戰以來,日軍戰略從「三月亡華」、「速戰速決」改為「以戰養戰」;國軍戰略則從戰略防禦轉為戰略相持。因此,對雙方來説,用於支撐長期對戰的糧食尤為重要。古語云「兩湖熟,天下足」,湖南是中國第一大米倉,長沙會戰也可以說是一場國軍與日軍的米倉爭奪戰。又由於長沙是通向大西南的門戶,日軍若攻占長沙,進可直逼國民政府所在地重慶。長沙會戰前後歷經三次,可見在第二期抗戰中,長沙的戰略地位有多重要。

1939年9、10月間,日軍發動第一次長沙會戰,一方面其戰略目的是「為了打擊敵軍(蔣介石國軍)繼續抗戰的意志,決定在9月中旬以後,開始奔襲攻擊,以期在最短時間裡,捕捉敵第九戰區主力部隊,將其殲滅」;另一方面為達到其「以華制華」目的,日軍想在是年雙十節,一舉攻下長沙,給與其勾結的汪精衛僞政權壯大聲勢,順便穩定一下日本國內厭戰反戰的人心。

國軍方面,早在日軍發動攻勢之前4、5個月前,蔣委員長已於4月15日電諭:「我軍與其在長沙前方作強硬之抵抗,則不如先放棄長沙,於敵初入長沙立足未定之時,即起而予以致命之打擊。……我軍必須在岳麓山構築堅強工事,並配有力炮兵,俾得射擊敵艦與長沙城。……」長沙會戰的戰略部署,大致是按委員長這一指示辦理。

9月,日軍來犯。當時陳誠多在重慶,九戰區司令長官職務由副長官薛岳代理。9月中旬,日軍分三路進擊,薛岳奉令後撤汨羅守軍,日軍長驅直入。29日,長沙隱聞炮聲,蔣委員長速命陳誠同白崇禧星夜入湘。動身前,陳誠提長沙「守」與「不守」兩案,奉批「不守」,陳誠遂與白崇禧飛湖南株州面晤薛岳,傳達統帥意旨。

陳誠同白崇禧星夜入湘,面晤薛岳,傳達統帥意旨。
陳誠同白崇禧星夜入湘,面晤薛岳,傳達統帥意旨。(網絡圖片)

薛岳以軍人守土有責,不忍輕言撤退,憤然說:「如此我上無以對中央,下無以對國人,從今不敢再穿軍衣了!」白崇禧則堅持應將日軍主力更深入引誘至長沙以南的醴陵、株洲、衡陽一線,削弱日軍的戰鬥力,再伺機給予其重擊。

陳誠見兩人意見不同,擔心爭論過久有礙戎機,調解說:「汨羅不戰,退長沙;長沙不戰,退衡陽;衡陽不戰,退桂林,如長此退卻,廣土亦有盡時,究在何地可以一戰?我為二公計,不如且就當前敵我情勢,研究我軍有無一戰之可能?」

説完後,陳誠當即向薛岳詢問部隊情況,薛岳深信士氣甚盛,可以一戰。陳誠見情況如此,一面與白崇禧商議,令薛岳反攻,一面將薛岳要求堅守長沙的決心及當時情況立即上報給蔣委員長,請委員長准予薛岳因時因地制宜。薛岳也打電話給蔣委員長,請求一戰,並誓言:「如果湖南戰勝,是國家和委員長之福;如果戰敗,我就自殺以謝國人!」

10月2日,第九戰區獲准反擊,國軍對深入之日軍予以猛烈側擊,當地民眾也踴躍協助國軍作戰,日軍遂狼狽逃竄。到10月6日,竟完全恢復戰前原態勢,日軍10萬大軍碰壁,國軍取得長沙大捷。(延伸閲讀:十萬日軍碰壁第一次長沙會戰始末

軍事第一第六戰區第一

第六戰區於1937年設立,實際未能正式組建。1939年重設不久,歸入第九戰區。1940年6月,宜昌失陷,7月1日,第六戰區第三次設立,以為亡羊補牢之計,並做為拱衛重慶的屏障穩定下來。

宜昌失陷,川東第一道大門被打開,時逢德、意、日軸心形成過程中,日軍為示強大,極有可能大規模奔襲重慶。因此重設後的第六戰區,重要性有後來居上之勢,是當時階段抗戰的重心所在。蔣委員長在一次重大的會聚場中,當眾提出「軍事第一」、「第六戰區第一」。

軍事第一、第六戰區第一
軍事第一、第六戰區第一(網絡圖片)

第六戰區重設後,陳誠任司令長官,轄區包括鄂西、鄂中、鄂南、湘北、湘西、川東、黔東等地。這一地帶山嶽連綿,地勢險絕,即孫子所說的屺地、絕地。要是能夠運用得宜,進可光復宜昌、長沙、武漢,退可拱衛川、黔,保障重慶安全。日軍如若來犯,則可選擇適當地點,予以殲滅性打擊。

陳誠到任看到第六戰區與其他戰區類似,也存在著許多很難解決的問題,諸如部隊缺額、軍糧、軍需、部隊政工、衛生醫務、訓練問題等,這些問題如果不能得當解決,就談不上達成作戰任務,不可能擔負起戰區所負使命。

為治理諸多弊病,8月30日,陳誠先以大義電告所屬各部高級將領:「……吾人必須發揚我革命軍人大無畏之精神,徹底粉碎過去畏敵之心理,至於後方一切應行準備事項,誠此次赴渝,大體均有頭緒,正在逐步進行。誠既負本戰區之軍事責任,自當盡個人最大之努力,以減少諸同志之困難,而免影響於作戰。深望諸同志兢兢業業,咸抱有敵無我、有我無敵之氣概,與死得其時、死得其所之決心,利用時間,加強訓練,積極準備。應知為主為奴,係此一戰,各人必須盡最大之努力,完成革命之使命。臨電神馳,願共勉旃!」

為達成使命,陳誠帶領第六戰區同仁,解決了一個個問題,枕戈待旦,拱衛陪都,使日軍在六戰區內始終難逞凶焰。

鄂西會戰振奮中外

陳誠在抗戰時期多次受到臨時派遣,東奔西馳。陳誠(左)與孫連仲。
陳誠在抗戰時期多次受到臨時派遣,東奔西馳。陳誠(左)與孫連仲。(網絡圖片)

陳誠在抗戰時期多次受到臨時派遣,東奔西馳。1943年2月11日,陳誠奉蔣委員長之命出任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第六戰區司令長官職務由孫連仲代理。為提升遠征軍戰鬥力,陳誠制定了遠征軍作戰部隊整備計畫,創辦軍事委員會駐滇幹部培訓團,為全面整訓部隊奠定了基礎。正當陳誠全力推進遠征軍訓練、補充、整頓工作時,5月14日忽接林蔚電話:委員長要親赴恩施,指揮六戰區戰事。

事情是這樣,1943年4月,美軍、英軍在太平洋戰場向日軍發起全面反攻。日軍大本營認為,由於不能迅速解決在中國戰事,造成軍需大量增加,又因美國帶頭對日本原材料進行禁運,日本工業頻臨崩潰。所以日本希望立即解決在中國的戰爭,在1943年2月15日至6月初發動了鄂西會戰。5月時,戰事告急,日軍意圖打通長江上游航線並摧破重慶門戶,日陸軍部杉山元參謀總長親臨武漢督戰。

杉山元
杉山元(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鄂西會戰是第六戰區成立以來最重要的一次戰役。接到林蔚電話後,陳誠覺得很難自處,一面遠征軍正當初創,無法分身,另一面自己仍擔負第六戰區司令長官之職,戰事緊急,不能置身事外,遂請林蔚轉報委員長准其回鄂指揮。

5月17日,陳誠飛抵恩施,浮動的人心始漸安定。戰況緊急,陳誠召開軍事會議,簡要分析了敵我形勢和戰役意義,直接做了如下作戰部署:

一、第10集團軍扼守現防線,尤以防守漁洋關為要;二、江防軍以第18軍固守石牌為要;以第86軍守備聶家河、安春堖、紅花套、長嶺崗一線,作戰略持久戰。以第5師為主力的第32軍,位置於三斗坪、陳家壩之間,為戰區預備決戰的兵力。漁洋關、津洋口、石牌要塞一線為第10集團軍與江防軍的決戰線。三、其餘第26集團軍和第32集團軍警戒宜昌、當陽之敵,必要時可相機向南增援。

鑒於第六戰區各部作戰日久、兵將疲乏、傷亡嚴重的實際情況,會後,陳誠調第九戰區第74軍、第79軍,調第五戰區第30軍進抵宜昌以西,與第32軍一道作戰區總預備隊。

橫山勇
橫山勇(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日軍方面,由第十一軍司令官橫山勇指揮,橫山勇將其指揮部遷至宜昌市內後,隨即在這裡召開軍事會議,對攻擊計畫進行了部署:

「本次作戰的目的當在佔領三峽,以為皇軍攻略支那戰時首都重慶,迫使華府早日投降作準備。由於後期作戰多在山地間進行,部隊行動當以分路展開為宜,因此軍部命令:以赤鹿理君之第13師團為主力,向北進擊,沿漁洋關、都鎮灣、木橋溪一線,包抄石牌的背面,切斷支那江防軍之退路;以山本君之第3師團為主力,自茶園寺、聶家河,北取長陽,捕捉消滅支那之第10集團軍;以澄田(澄田睞四郎)君之第39師團為主力,沿宜昌以西之長江防線,正面攻擊石牌要塞。各部應克難奮進,不畏犧牲,達成最後目標。」

石牌要塞第一
石牌要塞第一(網絡圖片)

橫山勇調集約10萬兵力,100餘架飛機,150門左右山野炮,向第六戰區及江防軍駐守的鄂西地區大舉進攻,企圖一舉殲滅此地國軍,攻佔扼守長江天險的川江第一大關——石牌要塞,進而威脅國軍抗戰指揮中心重慶。

5月22日,蔣委員長電令:「石牌要塞應指定一師死守。」陳誠將這個任務交給自己一手創建的第18軍11師,並預作孤軍作戰準備。時任第11師師長的胡璉接到命令後回答:「請放心,我誓與要塞共存亡,以保持18軍榮譽。」(延伸閲讀:【昨夜星辰】胡璉

5月29日,敵軍攻勢達最高潮,石牌要塞前攻勢甚烈,攻擊要塞之日軍死傷極重,但仍強攻不捨。國軍捨身死戰,日軍强攻5日,終於敗下陣去。

鄂西會戰中的士兵。
鄂西會戰中的士兵。(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5月30日,日軍露出撤退跡象,陳誠下達追擊命令。至6月12日,第六戰區收復了被日軍暫時占領之地,各部隊返回原駐地,雙方恢復到戰前態勢。鄂西會戰以國軍勝利而告終,日軍重創第六戰區主力、占領石牌、謀取重慶的企圖破滅,且「幾無所得」。

鄂西會戰殺敵致果,振奮人心,同盟國方面給予了高度評價。6月5日,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雷諾兹(Robert Rice Reynolds)評論說:「中國軍隊在鄂西之大捷,足以表現中國軍事力量,乃盟國制勝戰略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倫敦6月6日路透電:「華軍獲得空軍配合作戰,可謂以此為第一次。日軍……直趨重慶,但此項企圖,宣告粉碎,損失人員達3萬餘,並沿長江200英里之全線潰退。」

《中央日報》社論說:「抗戰六年,不可諱言,人心已相當疲憊。……及鄂西捷報接連由前方傳來,且戰果豐碩,為近年所罕見,這在後方人心上,不啻下了一場透雨,爽快滋潤,生意盎然。這是一大定力降落在抗戰的大後方。這一股定力,使疲憊的人心得到興奮。……近來不大聽見種種大大小小莫名其妙的謠言,就知道人們都增高了自信心。近來後方物價,由動盪而趨於平穩,也是打勝仗之效。」

蔣介石、白崇禧、陳誠與國軍將領合影。
蔣介石、白崇禧、陳誠與國軍將領合影。(網絡圖片)

鄂西會戰中外讚揚、民心提振,蔣委員長高興不言而喻。6月29日,委員長攜夫人宋美齡、白崇禧、林蔚等人到達恩施,祝賀鄂西會戰取得勝利,對陳誠予以褒獎。

(未完待續)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