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星辰】陳誠⑥(組圖)

修誠克己不自懈 精誠所至金石開

2019-03-05 11:41 作者: 趙長歌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陳誠名如其人,他注重修「誠」,不論是「修誠克己」還是「公誠負責」都可以體現出來。
陳誠名如其人,他注重修「誠」,不論是「修誠克己」還是「公誠負責」都可以體現出來。(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接上文:【昨夜星辰】陳誠:修誠克己不自懈 精誠所至金石開(五)

陳誠平生以「公誠負責,為做人做事第一道德。」他十分注重讀書、修身、反省,使得他不論在戰時治軍,還是平時治國,都能發揮其武略雄才。陳誠還非常重視保存、整理其參與國政的重要史料,使我們今天能盡量回望、理解這段歷史,從中體會先人為公的付出,感恩他們走過給後人留下虔誠與智慧。

敬上愛下忍耐去私

陳誠名如其人,他注重修「誠」,不論是「修誠克己」還是「公誠負責」都可以體現出來。他一生追隨蔣公,從蔣公身上,他對「誠」字又有這樣的領悟:「委員長與學員們講話,多半想到什麼講什麼,見到什麼說什麼,很少有宿構的。然而真摯親切,相對有如家人父子,學員們很受感動。可見『不誠無物』的道理,實在值得我們永恆拳拳服膺。」

陳誠不但敬上,而且愛下,對所部官兵,他經常告訴他們做人的道理。比如他講:「初到社會上服務不要把名位看得太重,過高的名位對青年人往往是有害的。大家只要肯努力,有成績,國家一定不會埋沒你們。」「你們到學校擔任教官,也許有的在級位上要吃一點虧,但是不必太介意,要忍耐。」他還會以自己為例說明:「我於民國十三年九月初到黃埔軍校服務時,當時的校長發表我為上尉特別官佐,可是我原來在粵軍第一師已經做過師部獨立連的少校連長了。我們只要所擔任的工作本身有意義,一時職位的高低是不必過於重視的。」

對於人類之「私」,陳誠在戰火與實踐中,有著修行人般的體會:「缺乏協同精神的最大原因,就是自私。保存實力是自私,功必自我觀念也是自私,怕代人受過也是自私,……總之,自私害了我們的部隊、社會、公私團體以至整個國家。抗戰勝利後,在全面戡亂軍事中,我們竟被共產黨打垮,缺乏協同精神仍然是一個致命傷。看來我們不能去私,就休想爭取任何勝利。」

會説故事擅講笑話

由於多年帶兵征戰,陳誠堅韌剛毅的軍人形象深入人心。陳誠長子陳履安說:「其實父親不是個嚴肅之人,聽張志中將軍說,年輕時的父親很幽默、風趣,後因任軍職,必須嚴肅才顯軍威,以致大家都很怕他。後來無任何職務在身,反而跟地方人士相處甚愉,也因此瞭解許多民情。」

陳誠一向會說故事,講笑話,他與民國大家胡適、傅斯年等人都相處甚歡。臺大校長傅斯年曾說:「我自認談天的本領可打80分,可辭修先生談天的本領比我還強。」

傅斯年
傅斯年(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愛護學生處理學潮

1940年,陳誠到湖北恩施重主省政,一所學校發生驅逐校長的風潮,陳誠邀學生代表前來談話。耐心聽取完學生們的報告後,陳誠笑著問學生們:「你們有多大年紀?」學生們有的說16歲,有的說17歲。陳誠又問:「你們的校長多大年紀?」學生們答約60多歲。陳誠再問:「你們的祖父多大年紀?」學生們大多說也是60多歲。陳誠聽後懇切地說:「你們校長的年紀既和你們的祖父差不多,那麼,你們看看有沒有孩兒驅逐祖父的事情?你們的校長如果不好,政府一定負責調換,但是你們做學生的絕不能擅自驅逐校長!你們趕快回去上課,我馬上派人去看一看你們學校辦理的情形。」陳誠又問:「如果你們的祖父來做你們的校長,你們忍心驅逐他嗎?」年輕的學生代表們聽了陳誠這番話,返回學校,不再進行驅逐校長的活動了。

1949年4月6日,臺北發生「四六學潮」,臺大和師範學院兩校的學生,受到共產黨職業學生的煽動,張貼標語毆打憲兵警察。為使臺灣不重蹈大陸覆轍,陳誠下令暫行停課,並致電正在南京立法院開會的劉真,要求其立刻來臺協助處理師院的學潮風波。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校內的劉真胸像。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校內的劉真胸像。(SSR2000/wiki/CC BY-SA 3.0)

4月8日省政府成立了師範學院學風整頓委員會,當晚,陳誠邀臺大校長傅斯年、劉真、彭孟緝將軍和其它少數有關人員開會,指示在「不流血」的原則下,清除匪諜,安定學校,力求「迅速、審慎與公平」。

劉真回憶,當時陳誠特別告訴他說:「真正的匪諜分子往往只躲在幕後操縱,很少自己出面鬧事。這些被捕的學生,可能由於一時情緒的衝動,行為越軌,不一定就是共產黨。你在辦理甄審工作時,務須特別慎重。一方面固要嫉惡如仇,一方面更應愛人如己!」

後來相關人員遵照陳誠指示,迅速完成甄審工作,學校很快恢復了正常秩序。劉真說:「四六學潮,可以說沒有犧牲一個無辜的青年。但自經過辭公用這種霹靂手段處理匪諜案件以後,臺灣各級學校內便很少再發現匪諜的活動了。這不僅安定了臺灣的學校,拯救了臺灣一般純良的青年,而且也使當時極為動盪的社會人心,慢慢地穩定下來。」

劉真後來擔任師院院長和師大校長,享「臺灣師範教育之父」美譽,他制訂師大校訓為「誠正勤樸」。他任職期間,陳誠對學校的一切發展計畫,都予以全力支持,即使在政府財政極端困難的情況下,也設法增加學生公費,改善學生生活。

建設臺灣一如故鄉

人最懷戀故土,為「公」之人,所到之處都會視之為故鄉而興建設。陳誠主政湖北期間,實施「二五減租」等土地改革政策;因湖北煙毒流行,又力行禁煙,在當地肅清鴉片之惡。

1948年2月,陳誠因胃疾復發,離開東北,6月在上海實施手術,因醫生堅囑易地療養為宜,10月飛抵臺北。12月,陳誠接到蔣公手令,命其接任臺灣省主席。次年1月陳誠上任,幾天後,蔣公下野並致電陳誠,告知其治臺方略。陳誠頓感責任重大,在案頭的便箋上寫下:「生於斯、死於斯,離此一步即無死所,不能再存有尚可撤退之念。」

陳誠與民國大家胡適、傅斯年等相處甚歡。在臺灣推行一系列土地改革政策。
陳誠與民國大家胡適、傅斯年等相處甚歡。在臺灣推行一系列土地改革政策。(網絡圖片)

1949年,陳誠任臺灣省政府主席兼臺灣省警備總司令,國軍和國民政府遷臺,物價飛漲,臺幣供不應求,臺灣金融界陷入恐慌。蔣公命陳誠穩定物價,抑制通貨膨脹。1949年6月15日,陳誠割斷臺灣與大陸在貨幣上的聯繫,推行「幣制改革」,發行新台幣,此後,物價上漲趨緩。

在幣制改革的同時,陳誠也推行一系列土地改革政策。「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公地放領」等政策,使多數農民成為自耕農,生活得到改善。加之改善農業技術,產量增加,給臺灣經濟發展帶來助益。同時,陳誠召集地主開會,把水泥、造紙、農林和工礦4家國營公司轉為民營,以股票作為向地主收購土地的交換,鼓勵地主投資工業,使地主不受損失,這些地主後來都成為了富商。

石門水庫
石門水庫(Ken Marshall/wiki/CC BY 2.0)

陳誠在青田的故宅位於道教小洞天石門洞附近,是浙江最著名的景區之一。石門洞外大溪一帶,曲溪彎彎,灘林秀美。「巧合」的是,陳誠到臺灣後,由他主持修建的石門水庫,位於桃源大溪區石門村,彎曲的湖水,夾峙的青山,如故鄉一般幽雅別緻,也是臺灣最吸引遊人的風景區之一。

精誠團結合作無間

1944年,日軍在海上屢戰屢敗,情急之下,想盡快在中國進行「大陸決戰」,岡村寧次領軍進逼河南。豫省地居中原,陝西屏藩西北保障西南,倘若豫陝不保,陝甘寧邊區的共產黨隨時都可能伺機叛亂。蔣委員長因第一戰區情勢危急,命陳誠擔任包括豫陝、冀察戰地、魯蘇豫皖邊區在內的第一戰區司令長官,本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夙志,陳誠答應了下來。

7月14日,陳誠正式接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副長官有胡宗南、湯恩伯、曾萬鍾、郭寄嶠、孫蔚如等五人。陳誠回憶說:「我奉命之初,好多人都存心看笑話,覺得陳某人怎能和胡宗南、湯恩伯相處。殊不知人之相交,貴相知心。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只要其心無他,其餘都好商量。湯恩伯在河南的罪狀,真是擢髮難數,但一一根究,才知道有許多是共黨冒充湯部幹出來的。我調查明白之後,向河南父老為他洗刷,得到許多的諒解。關於胡宗南,有人媒孽其短,說他的部隊不能打,但他的部隊除第一師外,都是中央要他收編的,原來都是打我們的部隊,現在不再打我們了,已然很不錯,對他過於苛求是不公道的。我本著這樣的瞭解,和胡、湯二人相處,始終合作無間,這是看笑話的人當初沒有想到的。也就因此長官部的一些毛病,兵站的一些毛病,還有其它種種,都得到很大的改進。」

「外面說我和經國衝突……敵人最怕我們團結……」
「外面說我和經國衝突……敵人最怕我們團結……」(網絡圖片)

陳誠到臺灣,歷任臺灣省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長、副總統和中國國民黨副總裁。後來,有傳言說他與蔣經國因爭奪職位而不和,香港作家、記者卜少夫曾面見陳誠,他回憶陳誠對他講:「你大概也聽到外面說我和經國衝突的讕言……稍有常識的人都能分辨絕無可能,從當前處境及奮鬥目標來說,團結就是力量,靜則安定臺灣,動則反攻大陸,都需要集中舉國意志,團結一切力量。從總統愛護提攜培植我來說,我一定要做一個最忠實的幹部,感恩圖報,鞠躬盡瘁……從經國個人的才具與努力來說,這十幾年,他的辛勤建樹,值得誇耀,……清清楚楚擺在大家眼前,我只有盡量幫助他,使他有更多的機會,也是使他負更大的才能,讓他發揮更大的才能,俾國家得到最大的利益。我和他還有什麼可爭可奪的。敵人最怕我們團結,一定要千方百計來製造我們內部糾紛,希望我們內部衝突、摩擦、矛盾、鬥爭……我們二人間不協調的謠言,你回到香港去,如遇到此種談論,可以說明此乃子虛烏有。」

寳島扶危竭盡心力

1965年3月5日,陳誠在臺北病逝。他在遺囑中說:「希望同志們一心一德,在總裁領導之下,完成國民革命大業;不要消極,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全國軍民共此患難;黨存俱存,務求內部團結,前途大有可為。」

陳誠逝世後,蔣公悲慟,令張群、何應欽等元老和「五大院院長」組成治喪委員會,按國民黨最高級別發喪,並按他生前的意願,以家鄉傳統的儀式,安葬在臺北縣泰山鄉同榮村。葬禮當天,前往弔祭的民眾絡繹不絕,很多人跪地祭拜,扶棺送殯。

陳誠逝世後,蔣公悲慟,前往弔祭的民眾絡繹不絕。
陳誠逝世後,蔣公悲慟,前往弔祭的民眾絡繹不絕。(網絡圖片)

蔣公親自到靈前獻花圈,悼詞真切感人垂淚:「光復志節已至最後奮鬥關頭,那堪弔此國殤,果有數耶?革命事業尚在共同完成階段,竟忍奪我元輔,豈無天乎!」

陳誠一生,作為蔣公「元輔」,所行之事始終是「輔世長民」。中國人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陳誠先生曾留下這樣的話:「我們人人都能不怨天不尤人,痛切的反省自己,刻苦的砥礪自己,則今後反共復國的展望,實在沒有稍涉悲觀的理由。有一副聯語說得好: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關終屬楚;苦心人天不負,臥薪嘗膽,三千越甲竟吞吳。有為者亦若是而已。」

 

(全文完)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主要參考文獻:

陳誠,《陳誠先生回憶錄——抗日戰爭》,國史館,二〇〇五

陳誠,《陳誠先生回憶錄——國共戰爭》,國史館,二〇〇五

秦孝儀主編,《先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一九八四。

孫宅巍,《陳誠傳》,團結出版社,二〇一六

郭岱君等,《重探抗戰史(一):從抗日大戰略的形成到武漢會戰(1931-1938)》,聯經出版公司,二〇一五

蔣緯國,〈我要向世人證明父親是積極抗日的〉

卜少夫,〈敬悼一位誠實的政治家〉,《新聞天地》,一九六四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