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遊記2_22》解鎖(圖)

2019-03-20 18:00 作者: 苗羽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仙遊記2_22》解鎖。​​​​​​​​​​​​​​(看中國後製圖)

上回: 《仙遊記.第二部》第21話 落難的神族

第22話 解鎖

育神高原,一個人煙罕至的角落,傳送法陣殘留在地上的微光依稀可見,不遠邊則有黑石堂堂主龐諸帶領幫眾,一邊忙著整地、一邊也搭起休息的棚子。

而剛從法陣出現的傳送師,則充滿自信的大踏步走向站在一旁的倆人,「啟稟鐵將,那老頭的陣法在這兒似乎不甚靈光,爺孫倆估計就藏身在前面那片林子裡。」

「太好了,一路跟來,盡著這老頭的道,總算要手到擒來了。」單練咬牙切齒說道。

鐵心聞言淡然說道:「辛苦了,待會你就跟兩位僕人在這兒好好休息,這對爺孫交給我們來找就行了。」然後對著已經忙完的龐諸一行人招手。

「可惜此行沒能幫小練找到旗鼓相當的好對手,以後吧!」一念至此,鐵心嘆了口氣,便偕同單練前往林中。

龐諸見狀,會意的吆喝著部眾戴齊裝備後,便小跑過來,跟在鐵將與單練後面,入林搜索……

*    *    *    *

一如以往的清晨,阿修吃完早餐,拿起實豔早已準備好的飯盒就準備出門,「叔、嬸,我去田裡工作了。」

「阿修,你來一下!」實善說完,似乎知道實豔想幫腔,先一步制止她靠過來。而阿修心裡也浮現久違的不祥預感,「叔,你找我?」

「現在都甚麼時候了,你負責的那塊田,菜為甚麼還那麼小棵?」實善語氣雖然平淡,聽在阿修耳裡卻反而令人感到膽寒,「呃……因為……最近都沒下雨,溝裡的水少了很多……」

「所以呢?」實善的語調依然平緩,但阿修已經準備面對接下來的衝擊,「所以旁邊的陳伯把渠道堵住,水都被引過去他的田裡……」語還沒說完,一只瓷碗從身邊飛過,旋即撞在後面牆壁,發出一聲破碎巨響。

正在用餐的堂妹實麗似乎被嚇到,身子顫了一下,然後抬起頭來,表情不屑的瞪了阿修一眼,就低頭繼續吃飯。

果不其然,實善暴吼起來:「你就這樣把水讓給陳伯?不會把堵住的石頭搬開嗎?陳伯要種菜,你就不用?這次如果收成不好,你以後也甭吃飯了,我不想養個移動飯桶。」

「對不起,叔,我會想辦法到河裡多舀點水過來澆菜……」見實善擺擺手,阿修像拿到特赦一般趕快離開家裡。

由於不想跟陳伯搶水,阿修整個早上只好反覆跑到河邊汲水。這樣少雨的情況雖然是首次遇到,幸好阿修也長了幾歲,力氣也大了不少,加上河裡的水量還說得過去,所以也算是權宜之計,就只是跑來跑去累了些。

全程看在眼裡,感到好奇的水凌兒,在知道阿修困擾後,一手拍著自己胸脯,另一手拍拍阿修的肩膀,「不早說,這點小忙我還是幫得上的。」說完後,雙掌輕合在胸前,閉目凝神一會後,從雙掌中間出現一顆指尖般大的湛藍圓形水晶。

「這是甚麼?」阿修好奇問道。似乎耗盡精力的水凌兒,看來十分疲憊,一時也說不出話來,只能示意阿修稍候。

休息了一會後,回氣的水凌兒才緩緩說道:「這是水精靈一族獨有的《水靈核》,把它放進河中,可以吸收不少河水,能讓你少跑很多趟。」

說到這兒,水凌兒一臉歉意,「可惜我不是水靈王,否則同樣大小的《水靈環》更具威力,只消吸一次水,讓你澆上個把月的菜都沒問題。」

阿修看水凌兒一臉倦容,不難感受水靈核的重要性,感激道:「不打緊,就算那個甚麼《水靈環》再大再好,也沒有妳凝聚的這顆水靈核來得珍貴。等我一下,待會澆完水就還妳……」話未說完,只見水凌兒唸唸有詞,把靈核擺到阿修左手食指的指尖,然後兩者迅速結合,隱約可見指甲呈現淡淡的藍色。

「我讓這靈核跟你的指骨結合在一塊。畢竟認識這麼久,我好像也沒送過你甚麼,這就當成是友誼饋贈 。不然,」見阿修想推辭,水凌兒只得接著說道,「你總不會要我每次都耗一堆精力,就為了凝聚這小小的靈核幫你澆水吧。」

阿修聞言,由於已融合完畢,只得接受水凌兒的一番好意。接著水凌兒再教阿修簡單的使用方法後,便因太疲倦先行告別,回到河裡休息。

話說這水靈核也忒特別,指尖只要碰到河水,就開始被急速吸收進來。這不但讓阿修少跑很多趟,節省許多時間,吸納大量河水的食指也沒有感到任何額覄重量,直令人感到神奇。而且據水凌兒的說法,還能進一步吸收空氣中的水汽,以及動植物體內的水分,所以使用時也要非常小心。

當然為了避免周遭一起工作的村民起疑,阿修還是會用推車載到水桶到河裡取水,然後技巧性的以大水桶作掩護,待澆完水後,阿修就迫不及待的跑到鄭念那兒。

「阿修,今天來得比較早哦,飯盒交給師姐,今天剛好在鎮上學到新點心的作法,讓你回家路上享享口福。」笑吟吟的刑娜,接過阿修遞上的空飯盒後,便轉頭專心製作點心。

阿修跟鄭念和梅式問候完後,也開心說道:「師姐,妳送的飯盒真的方便耐用,我現在每天都吃飽飽,不再餓肚子,精神好很多,力氣也大了不少呢!」說完還握拳施力,小秀了一下臂肌。

「呿!還用說,師姐送你的東西會差到哪去!」忙於準備餐點的刑娜,頭也不回的說道。

一旁的梅式也走過來,拍拍阿修的臂肌笑道:「好傢伙,身子結實點,會秀肌肉啦!想當初剛見面時,還一副面黃肌瘦的落魄模樣呢!」梅式一番話讓阿修想起從前的自己,不由得臉一紅,在鄭念三人的笑聲中,害羞的躲進書房。

此時的阿修,真感到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有最好的師父鄭念、師兄梅式、師姐刑娜,以及好友水凌兒,只可惜土豆哥早已隨賈大空離開多年,否則就更完美了。當然,更令人開心的事還在後頭……

當阿修做完晚課,接過刑娜包好的熱騰騰飯盒,準備把《盾劍》放回箱中時,鄭念開口道:「《盾劍》不用放回去了,它已經是你的了,以後就固定戴著吧,反正也不礙事。還有,這陣子辛苦你了,回去找時間跟家人說一聲,整理一下行李,我們過些時候就可以準備離開育神高原了。」

鄭念這席話,令阿修驚喜不已,心情雀躍萬分,就連梅式、刑娜都開心的對他眨了眨眼。

「好,我回去跟他們說一聲。」掩飾不住喜悅的阿修,向三人道別,準備邁出門口時,忽然感到一股異漾,彷彿身上有甚麼東西掉到地上,發出一聲輕響。低頭望了自己腳邊,卻又空空如也。

納悶的阿修回望鄭念三人,發現三人似乎也一無所知,只得點頭示意,然後掩上大門,坐上早已在門口守候的角狼背上離開。

這時屋裡的鄭念卻是一派輕鬆,手裡還捏著一個小巧精緻的金鎖。

「爺爺,你這是……」一臉訝異的刑娜首先發聲。

「這麼快就……」梅式也接話道。

面對話語未盡的兩人,但見鄭念將金鎖上拋,看似沉重的金鎖卻像羽毛般輕盈,待飄回掌中後,淡淡說道:「都無怨無悔的練了六年,是時候解鎖體驗體驗,同時也要觀察阿修是否能把握好自己那顆心了。」

*    *    *    *

回程路上,坐在狼王背上的阿修,臉色憂喜參半,一下微笑,一下又皺著眉頭。喜的是總算可以離開這兒,憂的則是對外界一無所知,不過想到要跟師父他們一塊出去,心裡又踏實許多。只是最傷腦筋的一點,還是在於不知該如何跟善叔還有豔嬸啟口,難不成自己要學土豆那樣不告而別?

想到這兒,阿修又回憶起早上善叔那惡狠狠的模樣,他輕拍幾下角狼的背,正在奔馳的角狼便停下腳步,好奇的回望阿修。由於角狼、翼象本就頗具靈性,加上這些時日相處下來,感情更是十分融洽。

「帶我到其它新鮮的地方繞繞吧,今晚不想那麼早回去。」角狼看了阿修一眼,便再度奔跑起來,領著阿修來到一處僻靜的竹林後,便蹲坐在一塊大石旁邊。阿修則坐在地上,讓身子陷入角狼柔軟的獸毛裡,然後打開飯盒,悠閒的吃起刑娜為他準備的點心。

在柔和的月夜與微風吹拂下,填飽肚子的阿修感到一陣睏意襲來,半夢半醒間,似乎聽見遠處傳來陣陣吆喝,聲音由遠至近,越來越清晰,就連腳步聲也聽得一清二楚。背倚著的角狼,也不安的扭動著身子,直到被阿修輕拍幾下,才又靜止下來。

「臭老頭,站住!」這話應該是在後方追逐的人喊的。

「爺爺,我沒力氣跑了……哎呀……」這聲音感覺應該是個小女孩,聽起來還摔了一跤。

「哇哈哈哈哈,老頭你敢再跑,我就宰了這小的。」看來跌倒的小女孩已經被抓住當成人質。

「好好好!你們放了她,我跟你們走。」被要脅的老頭,現在應該也沒法跑了。

「走?哪有那麼輕鬆的事!我們辛苦追了一年,不讓你用爬的,也太對不起鐵將跟少主了。」追一個老頭跟小孩,居然要花一年的時間?

將一切聽在耳中的阿修,這時心裡正天人交戰著:「早知道一開始別來這,就啥事也沒了!」「現在走會被發現,躲著聽也尷尬,打還不見得打得過這群人,到底該怎麼做好?」

接著一陣明顯的沉重腳步聲及喘氣聲傳來,看樣子來者頗具份量,舉足輕重。

「總算抓到了,給我帶走!」聽這話,這傢伙應該是這群人的頭頭了。

「哎喲!」看樣子老頭不是被打倒,就是踹倒在地,還聽得見拖行的聲音。

「爺爺!拜託,不要這樣對待他!」小女孩哭著哀求。

「放開這兩個人!」一聲大喝,令在場所有人停下腳步,循聲回望。只見竹林裡,一人一狼,背著月光,雖看不清面容,卻能感受到身上散發的怒氣。

「待會我來纏住他們,你一逮到機會,就把他們兩人帶走。」阿修拍著角狼的背,小聲說道。或許因為緊張,拍著角狼的手,及語調中明顯感覺得到阿修在微微顫抖。

阿修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緊張情緒,然後緩緩走向前。這次的對手,畢竟不是翼象跟角狼,看來還會功夫,加上腰間的配刀,阿修心裡浮上一股凶多吉少的預感:「不知還有沒有機會跟師父他們一塊離開。但是……就算無法離開……該做的事也不能逃避。」

望著接近的阿修,這群人的神情由初時的戒備,轉而放聲大笑。

「小子,你有種!戴著盾劍還敢把我們叫住!」

「想練迎神舞?你走錯地方了吧!」

「哈哈哈哈,我肚子笑得好痛!」

「也許他是希望我們有人留下來陪他練舞呢?!」

「那我來陪他練好了!」在一陣訕笑中,一名彪形大漢走上前,故意作出扭扭捏捏的姿勢,想陪阿修跳舞。

「哈哈哈哈……呃……」只見眾人大笑到一半,全楞在當場,笑開的嘴巴雖發不出笑聲,一時卻也無法闔上。而那位靠近阿修的大漢,不知何故,整個人跌了個狗吃屎,卻沒人看清過程中到底發生甚麼事。

只聽到彪形大漢神色痛苦說道:「小~心~~這~~~傢……」話猶未盡,便再無聲息,也不知是生是死。

「刷!」龐諸畢竟是空玄島一役的少數生還者之一,眼下發生的事,令他本能的抽出佩刀。而其他人一看見龐諸的反應,也意識到狀態非比尋常,紛紛抽刀架在身前。

「把這兩人帶走……」龐諸話說到一半,眼前的阿修忽然消失無蹤。

「快點!」心急的龐諸再次出聲提醒,卻只聽見身後傳出「碰!碰!」兩記悶聲。

回頭一看,阿修已經扶著醫算師,身旁的女孩則征征的抬頭望著阿修。至於打算帶著兩人撤離的手下,則正往後疾飛,眼看就要撞上不遠處兩個緩步趨前的人。

看來身形較為壯碩的,順手接住其中一人,然後就像放花瓶一樣,擺在旁邊;身形較瘦小的人,則是隨手一撥,將迎面飛來的人拍到旁邊的樹幹上,只見那人發出一聲哀嚎,然後趕忙掙扎站起,一刻也不敢多躺在地上。

隨著兩人走近,龐諸跟其餘部眾就像看見百萬援軍,如釋重負,恭敬說道:「鐵將!少主!」

「你們這些人真是丟盡魔冥教的臉!連眼前的老頭跟小孩都拿不下來?」走近的單練,眼神輕蔑的瞅著醫算師和小女孩後,疑惑的瞄向阿修:「咦!不是說倆個人,這拿著盾劍的小子又是誰?」

相反的,望著三人的鐵心,居然流露出一抹會心微笑……

(待續)

下回: 《仙遊記第二部》第23話:「舊友」與「新敵」(預計發表日期:2019年3月30日)

《仙遊記第一部各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