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翼天朝 太平天國名將石達開(圖)


太平天國名將石達開塑像。(網絡圖片)
太平天國名將石達開塑像。(網絡圖片)

石達開(1831年~1863年),小名亞達,綽號石敢當,廣西貴縣(今貴港)客家人。石達開十三歲時處事已有成人風範,因俠義好施,常為人排難解紛,年未弱冠即被尊稱為「石相公」。

晉封「翼王」潔身自好 大敗清軍聲名遠播

清朝道光年間,官場腐敗,民生困苦,石達開十九歲那年,率四千餘人參加金田起義,被封為左軍主將。1851年12月,太平天國在永安建制,石達開晉封「翼王五千歲」,意為「羽翼天朝」。在幾年裡石達開多次大敗清軍,被清軍稱為「石敢當」。1853年3月,太平天國定都金陵,改號天京,定都之後,諸王享樂主義抬頭,廣選美女,為修王府而毀民宅,據國庫財富為己有,唯石達開潔身自好,從不參與。

1853年石達開到安徽後,組織各地人民登記戶口,選舉基層官吏,又開科舉試,招攬人才,建立起省、郡、縣三級地方行政體系,使太平天國真正具備了國家的規模;與此同時,整肅軍紀,恢復治安,賑濟貧困,慰問疾苦,使士農工商各安其業,並制定稅法,徵收稅賦,為太平天國的政治、軍事活動提供所需物資。石達開於1855年初在湖口、九江兩次大敗湘軍,湘軍水師潰不成軍,統帥曾國藩投水自盡,被部下救起,西線軍事步入全盛。

天京事變家屬蒙難 避禍離京出走安慶

1856年9月,「天京事變」爆發,東王楊秀清被殺,上萬東王部屬慘遭株連,石達開在前線聽到天京可能發生內訌的消息,急忙趕回阻止,但為時已晚。北王韋昌輝把石達開反對濫殺無辜的主張看成對東王的偏袒,意圖予以加害,石達開逃出天京,京中家人與部屬全部遇難。

石達開回兵靖難,上書天王,請殺北王以平民憤,此時天王也覺得韋昌輝做的過份,此時韋昌輝也覺察出不妙,於是帶兵圍攻天王府,後來被誅殺。

11月,石達開奉詔回京,被軍民尊為「義王」,合朝同舉「提理政務」。他不計私怨,追擊屠殺責任時只懲首惡,不咎部屬,連北王親族都得到保護和重用,人心迅速安定下來。在石達開的部署下,太平軍穩守要隘,伺機反攻,陳玉成、李秀成、楊輔清、石鎮吉等後起之秀開始走上一線,獨擋一面,內訌造成的被動局面逐漸得到扭轉。但由於受天京事變的影響,洪秀全不再相信異姓人,見石達開深得人心,心生疑忌,對石達開開始百般牽制。為了避免再次爆發內訌,石達開不得已於1857年5月避禍離京,前往安慶。根據現在史學研究成果,石達開最初離開天京時只是帶走幾千人馬。

此時的石達開是在無奈中選擇的,留在天京或許性命不保,投降清政府也不可能,歸隱山林不是時候,唯一的路只能是帶兵出走,另開根據地。

顧全大局調軍回援 糧草用盡慷慨就義

石達開一走,天京又陷入重重包圍之中,1857年9月,天王迫於形勢的惡化遣使持「義王」金牌請石達開回京,石達開上奏天王,表示無意回京,但他顧全大局調陳玉成、李秀成、韋俊等將領回援,並以「通軍主將」身份繼續為天國作戰。石達開又於次年進軍浙江,建立浙閩根據地的努力雖因內外矛盾以失敗告終,卻牽制了大量清軍,為太平軍取得浦口大捷、二破江北大營、三河大捷等勝利創造了有利條件。

1863年4月兵不血刃渡過金沙江,突破長江防線。5月,太平軍到達大渡河,此時太平軍尚有四萬餘人。對岸尚無清軍,石達開下令多備船筏,次日渡河,但當晚天降大雨,河水暴漲,無法行船。三日後,清軍始趕到佈防,太平軍為大渡河百年不遇的提前漲水所阻,多次搶渡不成,糧草用盡,陷入絕境。為求建立「生擒石達開」的奇功,四川總督駱秉章遣使談判,石達開決心捨命以全三軍,經雙方談判,由太平軍自行遣散四千人,這些人大多得以逃生。剩餘兩千人保留武器,隨石達開進入清營,石達開被押往成都後,清軍背信棄義,兩千將士全部戰死。

1863年6月27日,石達開在成都公堂受審,慷慨陳詞,令主審官崇實理屈詞窮,無言以對,而後從容就義,臨刑之際,神色怡然,身受凌遲酷刑,至死默然無聲,觀者無不動容,嘆為「奇男子」。年僅32歲。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