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審」就是政治迫害(圖)

2019-04-07 09:00 作者: 歪脖子樹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那股欲置我死地的邪惡力量來自於共產黨政治思想審查制度。(示意圖/pixabay)

【看中国2019年4月7日讯】用我的人生經歷闡述我的論點。

我們這一代是經歷過毛澤東的人造大飢荒的一代。我曾經吃過「代食品」,吃過從滹沱河挖掘出來的蒲草根。蒲草根經過粉碎機後,不能成為麵粉,只能變成纖維狀。把它摻和在紅薯麵、玉米麵裡,做成混合麵「餅子」。那「餅子」蒸熟後蒲草根纖維如毛刺一樣乍開,毛茸茸地列隊在籠屜中,像一排排等待國慶節檢閱的小老鼠。

就這「小老鼠」也不是隨便吃的,要經「班幹部評定」、班主任批准決定你每天吃幾隻。男同學分六、七、八三個等級;女同學多數吃六隻,少數人吃七隻。

餅子的份量據說是一斤麵粉蒸七個——同學們堅決不認同。一兩四錢多的麵粉就蒸出這麼個小不點,食堂糊弄誰呀!袁士學說我兩口就可以吞下它,並當場表演——那菜湯是略帶醬油色的開水,上面飄著幾片沾滿「油蟲」的菜葉。

同學們普遍吃不飽,還有人得了浮腫病。

三年級三班同學寫了大字報,那是一篇打油詩:

早上湯,中午湯,

晚上稀粥照月亮。

餅子小得像雞蛋,

吃到肚裡顯也不顯。

大字報引起共鳴,一年級六班同學在晚自習課上一片輿論嘩然。最後一致公推我起草,由美術繪畫高手李培照執筆,完成了六班的大字報。大字報當堂誦讀一遍,全體舉手通過,連夜貼在校長辦公室前面。

我們的大字報還帶點綱領性:一、整頓食堂,撤換食堂管理員。二、要求施行「飯票制」,節約歸己。

這「飯票制」的要求,是針對當時的伙食制度:你到食堂吃飯就有你的「餅子」,你不到食堂吃飯就自然取消「餅子」的資格。星期天大多數住校同學回家,這一天的口糧就被食堂扣留「充公」。同學們認為很不公平。

大字報引起學校領導的恐慌。校長做報告說:「你們寫大字報要求節約歸己,你們要知道連你們自己都是屬於黨和國家的。沒有共產黨你們能上中學嗎?這是自私自利忘恩負義!」

隨後由政治老師和班主任坐鎮指導,共青團支部組織進步同學在全校展開了對大字報的批判。最後縮小打擊目標,矛頭對準我和李培照。全班同學圍住我們二人「辯論」、「批評幫助」。這些發言批判的同學是前幾天剛一致舉手通過了大字報的同學。

那時我不到十三歲,沒見過這樣的陣勢,嚇得當場哭了,我抽嚥著說自己辜負了黨和國家的培養,犯了自私自利的錯誤。

從此我成為思想落後的學生,班主任老師給我的學期操行評語是「社會主義覺悟不高」、「對黨的糧食政策不滿」。當時把學生分為「優、良、可、劣」四個等級,「劣」等生直接開除學籍,「可」等生屬於留校警告一類,畢業後再升高中就沒有希望了。

我有兩個學期列為「可」等生。

61年共產黨號召「全國各行各業大力支援農業」。工廠下放工人,學校裁減學生,全國壓縮商品糧人口。那段時間我寢食難安。心想我這「可」等生在劫難逃了。沒料到我們班裁減的七、八名學生都是家庭成分高或者父母有政治歷史問題的。被「下放」的同學胸前佩戴了大紅花,手持學校贈送的鐵鍬,臉上帶著苦澀的笑容。我站在敲鑼打鼓歡送的隊伍裡,心裏酸辣苦鹹百味翻騰:我知道要是沒有這幾個出身有問題的同學充填了下放的名額,被迫失學的人就是我,我會一輩子埋沒在農村的黃泥巴中。我痛切地感到,被迫「光榮支援農業」的同學神態故作從容,心靈受創正在流血。

帶有諷刺意味的是,在學生被下放之後,輪到了教師下放。我的班主任老師被下放到農村小學校,新班主任是從正定師範調來的劉老師。

劉老師對我很好,我的命運從此改觀。

62年初中考高中升學率異常低,學校摸底看誰有升高中的可能,我被認定最有希望的種子選手。

不久,我的好友康全國悄悄告訴我,劉老師讓他轉告,我的學生檔案已經改過,撤銷了「可」等生評級,要我盡可以放心去參加升學考試!

這讓我喜出望外,眼前陰霾一掃而光,內心感激不盡。

我是多麼脆弱的一棵苗呀!一腳可以把我踩死,一隻手扶一下就可以讓我起死回生!

那股欲置我死地的邪惡力量來自於共產黨政治思想審查制度,不管它著重審查學生的家庭出身還是著重審查學生的思想狀態,它都是一個罪惡的制度。它扼殺人才,繁殖奴才,已經危害國家民族幾十年了。

從法理上講,共產黨用一黨的政治標準去審查國家公民並沒有正當性。公民的權利不能因為公民的思想狀況、宗教信仰、家庭出身、年齡性別等因素被否定。這是中國民主革命一直追求的政治平等,道義公平的原則。

姓黨的媒體把共產黨的政治審查標準神聖化又是一串彌天大謊。政治審查的標準不僅因為共產黨的魁首更替有煤球換元宵的變化,即使同一時代的不同共產黨派別之間,政治標準也有黑狗白豬之別。

比如毛澤東論斷「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時的」,鄧小平上臺就認為文化大革命是一場「浩劫」,把國民經濟推到崩潰的邊緣。毛鄧政治觀念直接衝突。

在三年人為大飢荒時代,你餓著肚子還要精神飽滿地唱「社會主義好」。你要說「社會主義吃不飽」就犯了「攻擊污蔑社會主義制度」的大罪。今天你可以公開說60年代毛澤東餓死了三千七百萬人。毛左聽起來會覺得像罵了他們祖宗一樣刺耳,但是時過境遷,不好治你的罪了。歷史事實逼迫共產黨放鬆了政治審查標準。

習近平的政治標準衡量,鄧小平不配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稱號;用鄧樸方的政治標準衡量,習近平違背了十一大三中全會精神;然而用一批老資格不忘初心的共產黨員們李銳、鮑彤的政治標準衡量,鄧小平、習近平都是反人民的叛徒,政治審查統統不合格!

可見共產黨的「政治審查標準」是變化多端的,而且在大多數情況下是謬誤的。它唯一的功能是給現任的共產黨領袖提供統治武器。用它來規範學生的思想,就是扼殺學生獨立思考,培養忠於現任獨裁者的奴隸意識,實現愚民統治。民愚則國衰,民愚則黨安。共產黨寧可國衰也要追求黨安。

如果「政審」旨在理清考生的社會關係,那麼我以貧下中農子弟的名義堅決反對共產黨對考生社會背景的調查!

如果「政審」旨在理清考生的思想動態,那麼我以一個自由思想者的名義堅決反對共產黨對考生進行思想控制!

集中精力幹點人事吧!當今共產黨幹部十人九貪,權力犯罪氾濫。難道這只是一個單純經濟問題嗎?這些人模狗樣的共產黨幹部張口馬列主義,閉口「為人民服務」,暗中進行的是紅色權貴和壟斷資本勾結,形成少數共黨官僚家族控制國家政治經濟命脈的局面。神州大地世風日下,道德淪喪——這是何等嚴重的政治、文化、經濟危機呀!

以「政治審查」為業的共黨官員們,你們對這批禍國殃民的龜兒子不審不查,莫非你們是龜兒子的兒子——龜孫子麼!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