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繼光不是人 他是黨萊塢版鋼鐵俠(圖)

2019-05-22 00:32 作者: 穆正新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黃繼光不是人,他是黨萊塢版鋼鐵俠。
黃繼光不是人,他是黨萊塢版鋼鐵俠。(看中國合成圖)

按:央視CCTV6電影頻道16日起連續4天在黃金時段改播「抗美」電影《英雄兒女》《上甘嶺》《奇襲》《鐵道衛士》,其中《上甘嶺》主要講述「抗美援朝」期間,上甘嶺戰中的「英雄事跡」。大陸課本中「黃繼光堵槍眼」的事就發生在上甘嶺戰役中,本文對「黃繼光堵槍眼」事件進行了查證剖析,力求剝去偽裝,還歷史真相。

從1951年起,朝鮮戰場上出現了一種奇特的戰法:槍炮基本不用,炸藥基本失靈,全軍趴著不動,圍觀一人玩命。

「胸膛上被射穿了五個洞」還能戰鬥

「各方仔細核查」版裡說,當黃繼光爬到離地堡八、九米處正準備投出手雷時,「一梭子機槍子彈又射進了他的胸膛,」將他的胸膛「射穿了五個洞」。這兩位新華社記者顯然沒有高速槍彈傷方面的知識。他們狠心地讓黃繼光胸中五彈,然後還要他繼續做動作。

以超音速飛行的槍彈是高速槍彈。高速槍彈傷完全不同於同等直徑的鋼筋刺穿身體所造成的創傷,也不同於手槍等低速槍彈造成的槍傷。美軍在朝鮮使用的M1918A2輕機槍,彈丸初速為853.4米/秒。高速槍彈主要以其所攜帶的動能殺傷受害人。高速槍彈遭遇人體驟然減速時,將其所攜帶的強大動能釋放於人體,造成比彈丸直徑大許多倍的嚴重破壞。

研究資料表明,高速子彈擊中人體時,動能在彈丸前端聚集形成一個數倍於彈丸直徑的球狀衝擊波。一顆7.62毫米子彈形成的球狀衝擊波直徑接近於一枚雞蛋。衝擊波高速推進,整齊切斷人體組織,受打擊的骨骼會碎成小片,臟器被搗成漿狀。遇到充滿液體的大血管、肝臟、胃部等時,動能還會沿著液體傳遞。造成臟器爆裂以及遠端傷害。這就是有人胸腹部中彈而口鼻噴血的原因。人體骨骼或者堅硬肌體的反作用力還會使彈丸出現拐彎、打橫甚至翻滾現象,此時傷害加倍嚴重。衝擊波在離開人體瞬間往往將出口處的較大塊組織搗爛噴出。在人體上留下可怕的傷口。

這還沒完。當子彈穿過人體而去時,彈道周圍組織又將剛剛吸收的動能向體內猛烈擴散,造成類似「爆炸」般的效應。它使人體內瞬間爆出一個比彈丸直徑大十幾倍的傷腔。該傷腔持續數毫秒,但所造成的破壞幾乎與球形衝擊波同樣嚴重。就是說,即便子彈從離心臟十幾厘米遠的地方通過,心臟也可能在瞬間傷腔出現時遭到強烈擠壓而破裂甚至被搗爛。子彈速度越快,上述損害越嚴重。

黃繼光在不到十米處被擊中,承受的是剛剛脫離槍口,以兩倍半音速飛行的高速子彈。此時的彈丸破壞力最大。一顆子彈即足以打爛一個拳頭大小的區域,更何堪五顆?位於胸腔內和後部的心臟、主動脈、脊椎等一旦被打壞,人還怎麼做戰鬥動作?

退一萬步講,就算黃繼光胸腔等要害器官都逃過打擊。開放性氣胸也使他不可能繼續戰鬥。五彈貫胸,留下前後十個進出傷口,其總面積大大超過氣管的截面積。這意味著他的肺泡完全無法舒張,對全身的供氧終止。加上大量失血,黃繼光將在幾分鐘內因大腦缺氧而休克,再後不久即出現腦死亡。他哪裡還可能在昏迷後被「陣陣冷雨」淋醒,然後爬起來扔手雷,然後又被手雷震昏,然後再度復醒,然後看到了後面戰友首長,想起祖國親人,感覺到馬特洛索夫在鼓勵他等等,然後他爬向地堡,然後轉回身向戰友「說了句什麼」,最後完成「驚天壯舉」?

新華社兩位記者的奇文證明現場沒有發生過「黃繼光堵槍眼」的事,他們手頭沒有真實的材料。無章可循。別無選擇只好依靠想像編造。一旦編造的事情超出作者的知識範圍時就要出錯。兩位記者對高速彈傷原理一無所知。編造起來怎能不出錯?

不但是兩位記者,其他敘述「黃繼光堵槍眼」事跡的人也犯有同樣的錯誤。例如萬福來,居然告訴別人說,黃繼光犧牲後,他注意到黃繼光身上7處槍傷「竟無一處流血,地堡前也無血跡。」看來萬福來是要人們相信黃繼光在途中把血流盡,變成「乾」黃繼光。堵上槍眼後再打也打不出血了。

這位大爺說法夠聳人聽聞的。他可能不知道,人不可能以沒有血液循環的身體去完成動作。其實遠在身上的血流盡之前,人早已因為血壓過低而喪失意識了。萬福來更應該清楚,「黃繼光堵槍眼」故事是不宜多講細節的。做宣傳時泛泛地說一句「黃繼光烈士為革命流盡最後一滴血」就夠了,根本沒有必要添加這種弄巧成拙的細節。但他知識貧乏,聽多了革命宣傳,竟把「為革命流盡最後一滴血」當真了。以為革命者在身上的血液都放乾後還能做動作。於是有鼻子有眼地「親眼見證」了黃繼光滴血不剩而完成的任務的「壯舉」。

手雷

各種版本都說黃繼光在近距離向敵堡投擲手雷。那距離有多近?有的說不足十米,有的說七、八米。2000年萬福來告訴新華社記者說,「在爬到離碉堡五、六米遠處,黃繼光奮力投出一個手雷。」

普通反步兵手榴彈的爆炸力不足以炸塌地堡,炸地堡必須使用威力強大的反坦克手雷。當年志願軍使用的「手雷」,是蘇制一九四三式反坦克手雷。這種手雷內裝612克TNT炸藥,用爆炸產生的高壓聚能來擊穿75毫米以下厚度的鋼板。它的強大爆炸力會使20米內的無防護人員遭受嚴重殺傷。但該手雷重1200克,普通俄羅斯人要把它扔出20米並不容易。因此此種手雷也被戲稱為「自殺彈」。而黃繼光卻在近到五、六米距離上使用它。我們不禁要質疑:黃繼光怎樣在這種手雷的爆炸後依然存活?要知道,他在此前已經胸中五彈,臂中兩彈,「鮮血汨汨地流」著昏迷過一陣了。

2003年6月2日中國東北網上刊登一則新聞,說明了100克TNT炸藥的破壞力有多大。該則新聞說俄羅斯哈巴羅夫斯克一住宅樓的七樓發生爆炸。「爆炸造成房屋後部混凝土預制板被破壞,八樓和九樓的樓板被毀壞。傢俱、門窗的碎片散落在方圓100米的範圍內。」「估計爆炸當量相當於100克TNT炸藥。」我們知道,九樓樓板離七樓炸點的距離約六米,這相當於黃繼光與手雷炸點的距離。但黃繼光和炸點之間並沒「八樓樓板」擋著,且承受著多出五倍的爆炸當量。請問黃繼光身軀的抗爆能力要比鋼筋水泥樓板強多少,才能保證在手雷爆炸時不出現軀幹破裂肢體斷離的後果?即便不被炸掉手腳,黃繼光至少要被爆炸氣浪向後推出數米遠。這個情節怎麼沒有被「各方仔細核查」到?

更有甚者。在2000年紀念抗美援朝50週年的專題中,《解放軍報》的一篇文章居然說黃繼光「在抵近敵火力點時連投幾枚手雷」。「各方仔細核查」版說黃繼光只投過一枚手雷。這已經遠超過黃繼光身體承受能力了。「各方仔細核查」版沒有讓黃繼光被當即炸死,至少也讓他暈過去了一陣。而解放軍報更狠,不由分說給改成「連投幾枚手雷」,且連暈都不讓黃繼光暈一下。其根據來自何處?究竟是黃繼光有一副鋼筋鐵骨的身軀,還是那些手雷全都受潮失效,只剩鞭炮般的威力?這篇文章的作者竟是一個什麼「軍事百科研究部」。我猜它的掛靠單位,應該是總政幼兒園大班故事教研組。

關於手雷,還有一個細節值得探討。據「各方仔細核查」版,黃繼光是在「挺起胸」欲將手雷投出時胸中了五彈。然後他「昏迷了過去」。該文說他在昏迷的時候手還握著那枚手雷。但人在昏迷時能否繼續握住東西,我覺得甚可疑。因為現實中的人在昏迷時手中東西都會掉落。如果黃繼光在昏迷後也鬆手的話,這枚手雷就會起變化,使得黃繼光無法再使用它。

這種手雷在投出前已經拔掉保險銷。投擲者以手握住彈柄,不讓貼在彈柄上的保險片彈開。手雷一出手,該保險片即在彈簧作用下彈開,彈柄下部一個套筒也被彈簧推動褪離彈柄,套筒裡的兩條長1米左右的布條就會伸展出來以保持彈頭向前的飛行姿態。與此同時,手雷的碰炸引信也解脫保險進入戰鬥狀態,此時稍有碰撞即引爆手雷。

如果黃繼光在中了五彈後鬆了手(正常情況下會的),那枚手雷會自行彈開,套筒脫落,布條展開,引信進入戰鬥狀態。要麼在脫落觸地瞬間爆炸,要麼在黃繼光醒來後試圖將它投出時爆炸。無論何種情況,堵槍眼壯舉都無法實現。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