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長征 謀財害命(組圖)

2019-06-13 08:37 作者: 曾伯炎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毛澤東、朱德、周恩來長征後在陝北
(右起)毛澤東、朱德、周恩來長征後在陝北。(網絡圖片)

再過幾年,中共建黨百年,造出百年虛假輝煌,意在沖淡蘇共解散形成那惡夢,減輕這惡夢對中南海的壓抑和糾纏而已。於是,紅軍長征被謳歌,以文字書刋、影視戲劇、講話文件,真是連篇累牘的視覺聽覺轟炸,甚至叫黨員效文革紅衛兵,重走長征路,有效嗎?什麼正路、邪路、長征路呵?覺醒的民眾說,只看權貴們的兒女往哪走,若往美澳加走,豈非真正要走的路,但嚇唬民眾,說那是邪路,不荒唐嗎?叫自已兒女上哈佛、劍橋,叫民眾去走長征路,不很虛假嗎?

任黨國豢養各類宣傳手段與人士,天花亂墜地慷慨激昂地去抒寫謳歌長征與黨史,打造的偽史,難篡改留在人們心上的真史。

1930年代的中共紅軍
1930年代的中共紅軍。(網絡圖片)

早在1956年,筆者去川東北角萬源採訪,便獲得許多紅軍長征和建川陝省蘇維埃的真實情節。當時,川軍的劉承厚、田頌堯等受命去圍剿紅軍,當地稱與紅軍對立的為白軍,並辱罵為白狗子,張家與李家有不睦,跑紅軍去說李家私通白狗子,晚上,紅軍就派人去殺人滅口奪財養軍。李家逃脫的人,找到機會,又向紅軍報告張家通敵,晚上,再演殺人奪財的凶劇。就這麼蹂躪搜刮大巴山這片並不富庶的淨土,青花鎮的老農說起1933年在紅軍耗盡一切資源後,飢餓到人吃人的亊,還一臉的恐怖。並向我指著一上街趕場濫鼻紅眼的人說:那人就是吃過人肉的。

當年縣委駐鎮的老唐告我:1949年紅軍再打入萬源時,這裡的人仍恐怖得跑的跑,躲的躲。解放軍還一再宣傳現在不是1933年的紅軍來穩住人心。

當我最近閒話紅軍長征提到這段歷史,茶友老李說他爸李聖言在1933年15歲,正被俘在那裡做了紅軍兒童團隊長。是四渡赤水逃回四川的,他為何逃?是見紅軍缺糧餉,就搶奪那家山裡略富的農民,人家父母與兒女,很勤苦地餵了一槽豬,還餵一條母豬和兩條水牛,便說這家是地主,殺了人家豬牛吃了,還把人也殺了。這太傷天害理的亊,使他不忍,所以脫離了這紅軍。

筆者讀紅軍高幹龔楚回憶錄說他脫離紅軍的原因,也有這濫殺無辜。紅軍撤離江西長征時,路線也保密,認為不可靠的人,若被國軍俘去,泄了密,不如殺掉。行前大開殺戒,當年在江西盤據那幾年,殺的幾萬AB團,多是江西籍黨員,已不只是殺地主士紳,而是殺黨內自已人了。

那天,譚震林來對龔楚說:林野,已決定送他回老家了。龔楚還以為林野剛結婚一月,工作能力強,是令他回安徽開闢根據地。譚說是送他回陰朝地府,項英已批准了。理由只有一個,因林野家庭是地主,龔楚再三阻止也無效。在通知林野開會的路上,從他背後一刀劈去,結果性命,其妻來救,一齊幹掉。這是刺激龔楚脫黨逃往香港的直接原因。

奉勸製造偽史的人,讀一讀克羅齊這歷史哲學家的名言吧,他說:任何歷史都是當代史,你們今天演的多少鬧劇,不仍是歷史老劇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