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昭俠義名震天下 但他值得託付終身嗎?(圖)

陳彥玲說書:《七俠五義》--展昭比劍定良姻

2019-06-15 11:36 作者: 陳彥玲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南俠展昭的人品高尚,值得女子託付終身。(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展昭俠義之名震天下,尚有御前帶刀侍衛之職,在終身大事上也得面對考驗。話說展昭與舊識丁兆蘭的雙胞胎弟弟丁兆蕙為了救一個投水自盡的周老兒而認識,因此展開了一段善因緣。丁家小妹尚待字閨中,所以為兄的兆蕙一路與展昭相談甚歡,當也想考驗考驗展昭是否人品高尚,值得妹妹託付終身了。

丁府試展昭

展昭進門前就把寶劍摘下來,遞給旁邊的丁府小童。因為:「一來初到友家,不當腰懸寶劍;二來又知丁家弟兄有老伯母在堂,不宜攜帶利刃。」確是懷大志而拘小節的真英雄。當然,人容易在富貴時忘卻糟糠妻,所以丁家二哥也得考驗考驗展昭對名利的態度。就這麼問起了:「包公待你甚厚,聽說你救過他多少次。是怎麼件事情呀?小弟要領教。何不對我說說呢!」若展昭心中有驕傲之氣,那麼肯定眉飛色舞的說得口沫橫飛起來。但是展昭卻只說:「其實也無要緊。」後將金龍寺遇凶僧、土龍崗逢劫奪、天昌鎮拿刺客以及龐太師花園衝破路邪魔之事說了,卻平淡的下了總結道:「此事皆是你我行俠義之人當作之事,不足掛齒。」

丁二爺可還繼續追問道:「聽說耀武樓試三絕技,敕賜『御貓』的外號兒,這又是什麼事情呢?」這是更不簡單的事了,展昭卻只道:「此事便是包相爺的情面了。」展昭又說包公如何遞折,聖上如何見面。但是最精彩的殿堂試藝,展昭只表明:「言之實覺可愧;無奈皇恩浩蕩,賞了『御貓』二字,又加封四品之職。原是個瀟灑的身子,如今倒弄得被官拘住了。」可這還不夠,或許得眼見為憑,所以丁兆蕙又勸展昭說肯定有大本事啊,要不然,聖上如何加恩呢?所以,丁兆蕙還是請展昭,「大哥提起舞劍,請寶劍一觀。」這劍一抽出,隱隱有鐘磬之音。展昭也借此機會讓自己欣見了將門之後丁家少爺的眼力,丁二爺說:「據小弟看,此劍仿佛是『巨闕』。」說得展爺暗暗稱奇。

如此一來一往的也漸漸展現出了兩姓家風相當。這跟現今的網路虛擬世界中的快速交友情況真是天差地別。

比劍定良緣

經過了這些層層關卡,丁家兄長與母親都是滿心悅納展昭能當這乘龍快婿,但也顧及小妹的情緒。所以,丁二爺再使了激將法將小妹帶著寶劍「湛盧」出場和展昭比試比試。因為丁家母親與兄長都從展昭的心性上再三考量,都這麼說呢,「果然好人品、好相貌,好本事,好武藝;未免才高必狂,藝高必傲」。

就這樣穿著繡花大紅小襖,繫定素羅百折單裙,頭罩五色綾帕,嫵媚娉婷的丁小妹出了場。原勉強掖袍挽袖的展昭沒想到小姐頗有門路,不由暗暗誇獎,這一來一往精彩至極,只見展昭忽而垂花式,斜刺裡將劍遞進,即便抽回,就隨著劍尖滴溜溜落下小姐耳上之環。又見小姐使個推窗攆月勢,將展爺的頭巾削落。在平分秋色的氣氛中互認輸給對方,倒反而以一片祥和收場。

最後丁母開了口:「久聞賢侄名望,就欲聯姻,未得其便;不意賢侄今日降臨寒舍,實乃彩絲繫足,美滿良緣。又知賢侄並無親眷,又請誰來相看,必要推諉;故此將小女激誘出來比劍,彼此一會。」

話說得明白,展昭也認是姻緣,便拜了丁母,又與兆蘭兆蕙互拜,將巨闕、湛盧二劍作為定禮彼此換了。俗話說緣訂三生,成就此生眷屬實在不易,俠義配賢淑終成佳話。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