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爆網路的中國誠信排名 竟源自七十年的「系統工程」?(圖)

原標題:中共對中國道德的影響:從「共產主義道德」到無所謂道德

2019-06-26 06:53 作者: 曾節明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共產黨七十年的統治使中國五千年神傳文明蒙塵!(公有領域/Pixabay/CC0)

【看中國2019年6月26日訊】(編者註:《頂級期刊一份最新研究 中國排名墊底激爆網民!》一文中提到的中國排名墊底的誠信問題,造成這一現象的根本原因,竟是橫跨七十年(1949-2019)的系統工程!)

身在海外的中國反對派人士,許多人對今天中國的內外形勢是兩眼一抹黑,或如瞎子摸象,不能緊扣脈搏、對症下藥、作出有價值的評論,更遑論對反對運動作出適時的調整。這是因為他們離開中國大陸已久,且脫離大陸民眾的緣故。

因為對去國後的中共及中國社會嚴重隔膜,許多人習慣性把昨天的中共,當作今天的中共;他們只熟悉毛澤東的罪惡,卻對鄧小平的罪惡不甚了了、輕描淡寫;或者只熟知毛、鄧、江時代,卻對江澤民之後中共的新特點,一頭霧水。

在對中共毀壞中國道德的問題上,他們只痛切於毛共對道德的破壞,卻對鄧小平及其繼任者敗壞道德的新特點茫然無察、不知甄別。不客氣的說,這種過時的人,只配飯後茶館清談,對中國反對事業已沒有任何價值可言。

中共對中國道德的破壞,大致經歷了三個階段:

毛澤東時代,是「破舊立新」的階段,毛共以專政鐵拳砸碎中國傳統道德,並同時建立了「共產主義道德」。

在這個階段,絕大多數民眾非常在乎「道德」,而且燃燒著「共產主義道德」的狂熱,緊跟共產黨犯下欺師滅祖、批鬥父母、階級滅絕的滔天罪行。但在毛澤東時代,絕大多數人犯罪的時候,並未意識到自己在犯罪,反而自以為是正義,是「革命的道德」。

這個階段的中國社會,也呈現出奇葩的矛盾現象:一方面向黨交心、揭發檢舉踴躍,甚至連父母都不放過;一方面又有夜不閉戶、路不拾遺、及興盛的助人為樂之風。(編者注,其實這矛盾的另一方面只是國人傳統道德的延續,還沒有遭到共產黨的摧殘,直到所謂的「改開」之後。)

毛澤東時代之所以產生「道德狂信」,絕大多數民眾狂熱地相信共產黨、擁護共產黨,因為鐵幕洗腦,也因為絕大多數人經濟上的平均,使得從來沒有領教過馬列主義,且充滿強國幻想的中國人,容易深信不疑。

而馬列共產的災難,需要時間才能顯現,而且還需要橫向比較,才容易察覺(毛共的鐵幕則有力阻礙了橫向的比較,使得臺灣人民「水深火熱」的謊言如真)。

毛澤東時代造就的「共產主義道德」狂信,有二重的作用,一方面它使得共產黨政權的基礎非常牢固,如:共產主義「大躍進」造成1960年的大飢荒,餓死數千萬人,卻幾乎沒有老百姓造反,這顯然不是靠監控手段獲得的「奇蹟」(當時中共的監控手段很落後);又如:毛澤東發動「文革」,煽動全國動亂甚至武鬥,都沒有動搖共產黨政權;這樣的事若換到今日,中共必亡無疑(這也是筆者料定習近平決不敢再搞「文革」的原因)。

但另一方面,道德狂信一旦幻滅,又可以劇變為動搖政權的力量。因為這一階段民眾對「真理」、對「是非」是很在乎的,而「真理、是非」背後是道德——一個沒有道德的人,是無所謂真理和是非的。一旦「共產主義道德」的民眾領悟到他們狂信的荒謬,就會迅速地對共產黨政權反戈一擊,就與他們之前狂信一樣熱烈。

所以,即便「文革」時期,仍然發生了「四五」天安門反毛運動,因為一些人已經意識到「紅太陽」的荒謬。而「四五」天安門式的運動,在今天是不可能發生,因為在今天絕大多數政治極端冷漠的大陸民眾眼裡,這是神經病,是「吃飽了撐的」,今天無論死了誰,斷不可能有「四五」式的運動。

所以,前東歐的多個國家,包括蒙古,共產黨政權都在共產意識形態破產後,轟然倒塌,因為這些國家沒有經歷過1992式鄧小平式的「改革開放」,原本狂信共產黨的民眾,「道德熱情」還在,在意識形態幻滅後,他們走上了街頭,要求共產黨交出政權;前東歐和前蒙古的共產黨政權沒經過「改開」而直接崩潰,原因之一也在此。

之後是第二階段,是復甦伴生新扭曲的階段,這個階段狂信消褪、人性回歸、正邪對峙,大致從1978年至1989年。

鄧小平復出後,採取避重就輕、歪曲事實的手法,把「文革」的罪行歸到林彪、「四人幫」頭上,繼續維護毛澤東的神壇;鄧小平頑固拒絕普世價值,也拒不回歸中國傳統;鄧小平的虛偽和短視,造成了共產主義幻滅後的道德真空,玩世不恭抬頭,社會治安惡化,鄧小平對此則祭出曾國藩式的濫殺,大搞「嚴打」運動;鄧小平、陳雲又厲行比毛共還專制野蠻的「一胎化」計畫生育,剝奪人民的生育自由,這些,對中國人道主義的回歸造成了重創,敗壞了中國的道德,重新助長草菅人命之風。

但在這個階段,「文革」罪惡一定程度的曝光,中國人從走火入魔中清醒過來,胡耀邦「撥亂反正」是一個源頭,胡耀邦、趙紫陽的開明和政治改革精神,維繫了一股社會正氣,使得追求自由、民主,成為八十年代中國社會的新風尚,而不入共產黨,竟成為彼時的時髦,這構成了「八九」學潮時,小偷罷偷,參與遊行的社會道德基礎。

八十年代民眾之所以道德熱情猶在,還在於中共尚未赤裸裸地挂羊頭、賣狗肉,黨內一些開明人士給人走向政治改革的希望,趙紫陽提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以圓允許小商小販的政策,而作為「社會主義」特徵的公有制的經濟體系當時還在。

第三階段從1992年至今,是新舊並破,道德全面淪喪的階段。

在這一階段,中共赤裸裸地「挂羊頭,賣狗肉」,高舉紅旗全面走資,中共也不再提「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而是指鹿為馬地睜著眼睛胡說:老闆遍地的今天中國,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在「蘇、東」變天,共產黨意識形態早已破產的情況下,中共高舉馬列假意識形態至今。

1992年之後,中共的不講道理(即所謂「不爭論」),高舉假意識形態、指鹿為馬睜著眼睛說瞎話等等虛偽透頂的行徑,對中國社會道德具有全面摧毀的作用,而且是一種新舊全掃蕩、製造道德真空的作用。

因為在遍地私企、遍地老闆的情況下,中共之強化意識形態洗腦,收到的並不是愚民的效果,而是服從的效果,因為與現實反差巨大的假意識形態洗腦愚不了民,只會最徹底地敗壞道德:令被洗腦者無所謂真假、無所謂是非——無所謂道德,而只在乎權勢和金錢:

今天的大陸民眾,絕大多數之所以跟共產黨同調,不是因為相信共產黨,而是因為共產黨有權有勢有錢!

1992年之後至今,中共的赤裸裸「挂羊頭賣狗肉」、指鹿為馬、高舉假意識形態,就是今日中國大陸社會道德空前淪喪、民眾極端冷漠之根。

而且,自江澤民開始,中共有意識地採取鎮壓民間氣功信仰組織、停樹「打假英雄」、故意不去填補「撞傷不如撞死」、反噬助人者類的漏洞惡法......以竭力打擊社會正氣、澆滅社會互助熱情,大力助長社會冷漠,以防止民眾再像1989年時那樣匯聚起來。後中共又利用郎咸平等吹鼓手,挑動民眾仇富,以轉移對共產黨公務員的視線,通過任正非、馬雲等紅色資本家,大力散播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狼性文化」,蔑視愛心、溫情,反對普世價值,鼓吹弱肉強食,挑動民眾殘酷競爭,互相傾軋,咋呼:「沒有窮人,只有懶人!」。中共鼓吹「狼性文化」,除了推卸共產黨體制罪惡之外,就是要挑動民眾冷酷互鬥,防止民眾齊心協力挑戰共產黨。

八十年代的社會正義感,有著胡耀邦「撥亂反正」的源頭;92年之後繁榮的源頭,卻是1989年「六四」大屠殺,這也是今天政府暗無天日、民眾冷漠敗壞的源頭。

在乎道德、卻信奉了荒謬「道德」的人,還可以用道德來感動,用真相來喚醒,但你如何用道德、真相來感動、喚醒一個無所謂道德、無所謂真相的人呢?

對不甘者,你可以給予翻牆軟體助其突破防火牆,但對那些對翻牆不感興趣,認為這對自己「沒好處」的人,你給其翻牆軟體又有什麼用呢?

這就是現今中國民主化的最大困難。「蘇東波」證明:即便是共產極權鐵幕國家,都可以民主化,但一個民眾冷漠到了形不成任何民主運動的國家,又如何實現民主化呢?

這,就是今天中國反對派所必須面對的嚴酷現實。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