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神論者撞見的靈異事(圖)



無神論者撞見的靈異事。(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一、砍伐古柏 當日斃命

我們村有個祠堂,年代久遠,香火鼎盛,是村人緬懷先人祭祀祖先的去處,至今仍然在。祠堂裡有棵老柏樹,長的鬱鬱蔥蔥,樹齡有千年以上,是祠堂的象徵,也是我們村最老的一棵樹。後來,祠堂日漸荒廢,香火鼎盛的場面一去不復返,幸虧村子偏僻,祠堂總算保存了下來。文革時,在破除封建迷信的叫囂中,村裡的文廟被毀,祠堂也遭波及。幸虧古柏樹留了下來。

文革後期,有人聽說我們村裡的千年古柏,要出一千元錢收買,但條件是村裡人要負責伐倒。在那時候,一千塊錢對於一個小村子來說,簡直就是一筆巨款了。村裡的黨支書就動心了,準備組織人伐樹。聽說要賣古柏樹,村裡很多人反對,尤其叫去伐樹,沒有一個人願意去,也沒有一個人敢去。

因為過去的人都相信,上千年的古樹都很靈,弄不好招災惹禍。可村裡的支書正值壯年,年輕氣盛,又受無神論毒害,什麼也不信,見動員不來人,連那些黨員幹部都不敢下手,就挺身而出,要給大家做個榜樣,決定親自動手伐樹。支書當著很多人的面,錛了古柏樹三下,頭就痛起來,就扔下錛不幹了。

當天支書進城辦事,突發急病,死在縣上。他平常結實的跟牛一樣,很少害病,那天去時也是好好的,村裡人都說這是砍伐古柏樹,遭了惡報了,這是我們村傳了幾十年的一樁大事。

二、雨夜見惡鬼 從此病纏身

我們隊裡有個人,中共黨員,身高一米八多,長的虎背熊腰,一表人才。他當過兵,參加過所謂「抗美援朝」,自己說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什麼也不信,什麼也不怕,膽子特大。因為膽大,隊上就安排他專門看莊稼。

因為需要看的莊稼都是離村遠的,要搭個棚,夜裡睡在地裡。一般人膽小,不願幹,得要那些膽大膽正身強力壯的才行。俗話說,「遠怕水,近怕鬼」。為啥「近怕鬼」?因為人死了一般都是埋在近處,這個埋在這兒,那個埋在那兒,想想就有些膽怯。出門了,誰也不認識,也就無所謂了。

這個人很負責,看了多年莊稼,啥事沒有,就越發洋洋得意,一旦聽到誰說見到啥(指陰物)撞見啥,就很不耐煩,說那都是看花眼了,自己嚇自己,哪有鬼呀?

這一年,村裡出了一樁命案,破案後,倆個凶犯還都是一個隊上的,結果槍斃了一個,判了一個死緩。而槍斃的那個,就埋在他莊稼庵不遠處。這年夏天,有一晚上下著大雨,電閃雷鳴,後半夜時候,他淋的像個落湯雞,竟然跑回來了。喊門時候,聲音都變了。從此病倒在床,鐵打一樣的身體一下子垮了。又活了一二十年,一直都是病懨懨的,幹不了重活,很少出門,再也不說沒這沒那的話了。

那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據他自己講,那天夜裡,他正睡的香,被雷聲驚醒了,他坐起來看看。忽然一個閃電把地裡照的通明,藉著電光,他看見那個被槍斃的人站在莊稼庵門外,叫著他的名字,要與他說話。他的病就是因為驚嚇過度落下的病根。

三、輕薄一句話 招來鬼附體

我們家族一個剛出五服的輩分很高的年輕人,人很實在,就是嘴碎,好說笑話。那年他剛結婚,伏里天,一個人在地裡鋤穀子,因為想把一塊地鋤完,收工晚,收工時候地裡已經沒有人了。回來的路上,經過路邊一座新埋的墳。那是鄰村一個生氣喝農藥自殺而死的姑娘,還沒有結婚,他們互相也認識。

看見新墳,這個年輕人隨口就說了一句閒話:「好好一個大閨女就這樣死啦,多可惜。我得想辦法給她找個婆家。」話剛落地,平地就起了一個旋風,衝著他就過來了。因為離的太近,來不及躲,被旋風掃個正著。好好的天,突然起個旋風,又是大晌午,他心裏有點磣,趕緊回家了。

到家吃過飯時間不長,他就說起胡話來,連聲音也變成了女人腔。剛開始,家裡人還以為他在開玩笑,時間一長,就發現不是那回事啦。後來,「他」連家裡人也不認識了,哭哭啼啼要回家,不一會兒,鬧的左鄰右舍房前屋後都知道了,都來看稀奇。

農村人,尤其是老年人,大部分聽見過這種事,說是撞見誰啦,叫誰附住了等等。這種狀態說是病吧,也不算病,說不是病吧,人又不正常。要是送醫院去看,醫院一般不收。

怎麼辦呢?農村人處理這種事很有經驗,就是找經常燒香敬神還得有點本事的神婆、神漢,只有讓他們解決。不過,這次附體很頑固,家裡找了好幾個人都沒有徹底解決。有時也會清醒過來,前面的事就是他清醒時候說的。

可是迷糊時候多,身體也一天不如一天,一直糾纏了兩年。最後,家裡人訪到一個真正有本事的人,才給徹底解決了。這人現在身體已經好了,精神也正常了,不過話稀了,不像以前那樣喜歡信口開河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