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降?誰給了習近平難以承受之重(圖)

2019-06-27 06:26 作者: 未普

手機版 简体 1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7年4月,川普和習近平在佛羅里達州西棕櫚灘的馬阿拉歌莊園會面。
2017年4月,川普和習近平在佛羅里達州西棕櫚灘的馬阿拉歌莊園會面。(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6月27日訊】自從5月中旬美中貿易談判停擺以來,大陸有頭有臉的官方媒體就開始了兩個戰場的輿論討伐。一個輿論戰場矛頭直指美國,大批特批美國霸凌。另一個輿論戰場更熱鬧,《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新華社、《環球時報》輪番上場,各顯神通,此起彼伏地討伐國內「投降派」。

這兩個輿論討伐戰熱鬧非凡,但也是混沌非凡。第一個輿論場眼瞅著G20逼近,習近平就要見川普了,這兩天突然偃旗息鼓了。而第二個輿論場繼續討伐國內「投降派」,但大有嫁禍於民間之架勢。

從表面上看,關於「投降派」的說法源於新華社6月7日的一篇文章「讓‘投降論’成為過街老鼠」。文章稱,在貿易戰中中國內部存在投降派,「這些人得了軟骨病,喪失民族氣節,鼓吹中國應妥協論調……」文章警告「別再做美國政府霸凌的幫凶!」。從那時起,海外媒體就開始了廣泛的競猜運動,誰是投降派?

但是關於中國內部投降派的說法並非該文首創。首次提出的可能是中國高層,或者說提出者是「習家軍」,即習在中共常委裡曾經的鐵桿支持者。據世界新聞網6月14日報導,5月份當貿易協議送交常委會時,有常委指責這是「投降」,習因此交付投票,結果比數是3︰3,贊成與反對各半,習的一票成關鍵票。這個結果使習近平退縮,不再堅持他督軍數月的中美談判成果,反而推翻協議;劉鶴說明這樣做後果會非常嚴重,但習拍胸脯說「所有後果由我一人負責」。這就是現在美中僵局的起源。

這則消息有這樣幾點詭異之處︰1)指責「投降」的來自於中共最高層;2)指責方是習的盟友或心腹,這可能讓習驚訝,也可能令他警醒;3)被說成是「投降」的不僅是貿易協議本身,也包括辛苦數月的劉鶴及其背後的督軍習近平;4)投票結果嚇住了習近平,他無法承受「投降」之重責;5)他寧願開罪美國,也不願承受「投降」的指責或指控;6)所謂的「一尊」在這裡破局了。

非常可笑的是,《環球時報》最新發表的文章,明顯有為整個中共高層撇清的意圖。上週日(23日)《環時》刊文「國家堅決反擊態度下,那些對美‘投降派’還有什麼話說?」文章指名道姓地點出了主張投降的幾種人︰對改革開放進度不滿的自由派如孫立平、中美實力機械對比下的軟骨病患者悲觀派,如吉林大學教授李曉和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比美國人還愛美國的愛美派和民間牢騷派。

在這篇文章裡,《環時》把「國家」從「投降派」中摘開,其實就是把中共高層摘開。但是若說「投降派」統統來自於民間,豈非滑稽透頂?這些「投降派」中哪一個有官媒那樣的話語影響力?哪一個有決策影響力?哪一個有決策力?說白了,他們當中哪一個有投降的能力?既然沒有投降能力,他們又能投哪一門的「降」?《環時》不愧為中共的走狗,再一次及時為中共高層排憂解難。

有人說,對美國政府來說,猜誰是投降派是毫無意義的事情。這種說法大體不錯,但問題是,如果連在中國被「定於一尊」的習近平都被黨內高層挑戰為投降派,對美國而言,這就絕非一件毫無意義的事了。如果習近平為避免「賣國」「投降」的指控而堅持5月份破局時的立場,G20習特會很可能沒有協議可達成。這不,胡錫進今天凌晨在推特(Twitter)說,要「充分準備好會談失敗、貿易戰進一步升級」。

不過,習近平肯定是希望既能堅持5月份的立場,又能達成某種交易。所以,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裏,他馬不停蹄地拜訪普京,會晤金正恩,又罕見地對香港的示威表現柔軟的姿態,就是希望能交給川普(特朗普)一份五花八門的豐厚的見面禮,以補償他在貿易協議上必須的不妥協不讓步。但是,川普會不會接受呢?

(本文原標題:投降?習近平難以承受之重)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