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港警折射中國腐化力無窮(圖)

2019-06-30 08:45 作者: 盧斯達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逾万港人挤爆中环金融中心一带,呼唤G20峰会的各国领袖向中国施压。(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摄影) 

【看中国2019年6月30日讯】北京和香港特區強推《逃犯條例》修訂,激起反對和抗爭巨浪。6月12號,香港警察在金鐘血腥鎮壓示威者,包括以橡膠子彈和布袋彈槍擊市民和記者,事後受到社會各界強烈譴責。香港警方不只拒絕調查當日使用的「過份武力」和濫權份子,更反過來用各種方式「發脾氣」。

當日有不少傷者送院,警方更與個別出賣病人資料的醫院合作,在傷者入院的時候謀求拘捕,或向醫護人員施壓和搜證,被質疑侵犯病人私穩。個別醫護人員亦因為反對警察鎮壓,出言嘲諷,警民之間的緊張關係,從街頭蔓延到醫院。但警隊上下沒有絲毫反省,而且氣焰沖天,性質類似警察公會的「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在26號發出《回應醫護法律界聯合聲明》,反駁外界批評警方侵犯私穩的指控,表示「在保障個人私隱與追緝刑事犯罪者之間應有輕重先後之分」,繼續被炮轟。

根據前文後理,該協會似乎認為,警察打著「追緝刑事犯罪者」的大義,就可以不顧一切;況且「刑事犯罪者」之說更是不分輕重。香港在法律上奉行「無罪推定」(presumption of innocence),警方只是負責搜證,有沒有罪,不輪到警察決定;檢控的是律政司,審案和判罪的是法庭。一日未審判,都要假定對方是無辜,最多只能說是「疑犯」,不能說是「罪犯」。這是我們這類普通人都應該知道的法律常識,但在警察協會的聲明中,只看見極度的自以為是,已經可以去到用「中二病」來形容。

據《維基》所載,原來警察協會還有宗旨,就是「伸張正義」四字。這就是「自以為正義」,與全世界對著幹但又覺得自己代表「正確」的完美示範。為了向憤怒的醫護界「亮劍」,警方還在近日關閉各大醫院的警崗,示威意味極濃,但流於古惑仔式好勇鬥狠。先不說醫護界人士紛紛向媒體表示,其實長年以來有警察在場,都沒有幫到前線醫療人,例如精神有問題的病人最終都是靠醫院人手壓制,警方根本很少幫到手,諸如此類。而且「關閉警崗」的原因,只是報復而已,香港警察用自己的行為證明了自己根本忘記了自己乃是公僕。

但其實特區上下自「回歸中國」以來,全部都是妄自尊大。林鄭月娥在612衝突之後接受自己選擇的傳媒專訪,竟然比喻政府是母親,人民是兒子,自己作為母親,不能滿足市民的每一項訴求,否則將來兒子長大後會後悔。她也忘記了自己是公僕,社會和政府的關係也不是家庭倫理。

但現實是,香港從來不是行民主制度,人民沒有選擇或推翻她的權力,整個政府也不需要向人民問責重,故此林鄭月娥把自己想像成大家長,警察把自己想像成超級英雄,也就是中殖時代下的必然結果。香港社會不是因為有示威才「分化」,香港社會的分化是因為外來殖民政權進佔,人民內部有一部份人成為殖民政權的合謀者。

香港也是一個被長期殖民的社會,雖然在統治的末期,英國在香港的管治被稱為「開明的獨裁者」、「仁慈的專政」,然而殖民主義的威權和規訓色彩,仍然深入這個社會的每一個角落。紀律部隊重秩序輕民權、重權威輕自由,自然得很,但整個社會其實都很「紀律部隊化」,也就是那種「香港不要亂,最重要發大財」的思想,在人人所受的社教化裡,都是底色,最終出來的成果只是吸收了多少。但毒素的吸收機會是均等地多。

在上述的那篇「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的聲明,竟然在文首和文末都有一句「behave yourself」,譯做中文就是「端正你的行為」,這是向提出質疑的醫護界示威?當了外面是警察學堂?這種赤裸裸的規訓,不只充滿威權的腐臭味、中二病的惹笑氣,而且越權。外面世界根本不吃那套學堂的軍訓式規則。但殖民包括規訓,警察墮落至此 (或露出政權鎮壓機器的原形),則可謂代表殖民的精髓,用你的人來壓迫你的人,除了「跟隨指令」,甚麼都沒有了。

一些論者也提及,香港是被雙重殖民的,英殖在前面、中殖在後面,著重「工具理性」加上中國式的「官大一級壓死人」,形成了一個無名但有實的警察國家。由於北京殖民政權要打壓香港人,又不便出動解放軍,所以短期內也要依靠香港警隊,於是養成了他們氣滔薰天。

在2014年佔領運動被清場之後,警隊大量招聘人手,工資高、要求低,又購買水炮車、音波炮之類新武器,而且現有機制,根本沒有制衡警察濫權的可能,透過換政府來壓制警隊的可能性,目前亦等於零。所以警隊基本上是獨立王國,雖然受千夫所指,但他們的補給線仍然固若金湯,這是他們橫行霸道的底氣。

警隊在近年的行為,也符合了殖民地會出現的情況:買辦階級透過與殖民者合作,獲取巨大的個人利益。香港當然有很多中殖買辦,警隊本來是公務員,是理應「政治中立」,他們現在也如此宣稱 (但無人相信),但事實上香港的各級公務員,多年來也不斷向北京靠攏,分別只是多與少。早於2007年,中聯辦 (即是韓國瑜去拜訪的那個中殖代表機構)早已安排「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考察團」到中國交流,透過影響警隊中的高層成員,很早就將他們「爭取過去」。

到了2014年佔領未爆發前,「警察員佐級協會」已經發聲明指責7月1日上街遊行是「尋釁滋事」。這四個字是中國用來對付異見者的罪名,這些用詞和背後的鬥爭思維,想必是到中國「交流」期間習染回來。

近來一些示威者被捕之後獲釋,向傳媒憶述警署中的警員不斷辱罵示威者,亦對市民上街反對甚麼一竅不通。所謂殖民,不只是規訓肉體,最重要還是「磨練」被殖民者的心志。小小的警隊,也就是一個廣義的被殖民國家。他們的訓練,除了訓練肉體,更重要的是改變他們的心志,令他們頭腦簡單,而且喪失了本來的身份和利益認同,轉而投入一個當權者劃出來的利益團體並與之共生。

廣義來說,現時的香港正在打一場反殖抗爭,反對的是中國法律適用至香港,拒絕香港本身的法制被消滅;香港的「市民社會」大力動員時刻,亦牽起了「市民團體」與「國家」之間的理念和肢體衝突。雖然實際上「市民團體」也許與「國家」盤根錯節,關係複雜,但到了現在,也進入了不能共負一軛的時候,而「國家」無限膨脹的後果,體現在香港警隊的赤化和瘋狂表現,而後者只是前者的冰山尖頂,而非全貌。

那些在街頭追打市民的警察,只是折射出整個中共帝國背後無限野蠻的一個小節,它的腐化力,沒有受它直接統治的地方,恐怕是慣常低估的。而且會虛掩隔離的環境,會培養出很多無知、樂觀而最終降敵的鴿派。

(本文為《上報》獨家授權《看中國》,請勿任意轉載、抄襲)

原文連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