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啃老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圖)

2019-07-01 07:55 作者: 真實故事計畫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啃老
中年啃老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7月1日訊】啃老的本質是一種代際剝削,無法自立的人將生活附著在父母身上。而中年啃老則將這一困境的張力牽引到最大,這不僅傾覆了兩代人的秩序,煎熬家庭與親情,也腐蝕著啃老當事人自我的人生價值。

安梅43歲啃老3年

看見我媽偷偷往我枕頭底下塞錢,我只能裝睡

40歲那年,我回到老家靠父母養著,從沒想過人到中年會如此落魄。

年輕時,我靠給報紙拉廣告攢下第一桶金。那時我和老公不用上班,每天都有商家主動找上門,一口一個「梅姐」地巴結我,求我給他們安排廣告位。我進商場讓服務員拿最貴的貂,價錢都不看一眼就付款。

後來報紙逐漸沒落,我改行賣衣服,剛開始生意也好的不得了,雇七八個小姑娘都忙不過來。我每天中午起床去巡視一圈,下午就約著朋友打麻將,那時我三十多歲,生活真是一望無盡。

好景不長,近幾年生意越來越難做,我賺的錢也少了。2016年,一直拿貨的工廠突然倒閉,老闆卷跑了我的預付款。我想回家跟老公商量辦法,他卻告訴我,他賭博輸了一大筆錢。

接連的晴天霹靂擊垮了我,我在家坐了兩天,不知道該怎麼辦。他讓孩子來求我,我只好轉讓鋪面,拿出家裡僅剩的幾十萬替他還上高利貸。前半生的奮鬥化為泡影,我心灰意冷,和他辦了離婚,收拾東西回到老家父母身邊。

下車時,70多歲的父親來幫我拿行李,卻拽不動我的大箱子。他聽說了我的事,見到我也只是說:「回來啦,回來了就好」。我在家一待就是三年。剛開始很不適應,每天中午起來不知道該做什麼,就抱著腿靠在椅子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煙。

我不想出去見人,二十歲時大家「梅姐梅姐」地叫著我,現在我40多歲,成了一個笑話。

爸媽心疼我,也不說我什麼。我手裡的錢很快花光了,連給孩子交學費的錢都掏不出來。有一次我醒來,看見我媽正躡手躡腳地往我枕頭底下塞錢,我只能硬憋著眼淚,轉身裝睡。

三年的時光不知道是怎麼打發的,今年三月,我爸突然把我叫到書房,對我說:「小梅啊,爸媽可以養你一輩子,但有一天我們走了怎麼辦?你心氣不能沒了啊」。

我坐在他對面忍不住哭了,三年來第一次對他掉眼淚。最近我回了趟家,家裡沒有人住,我打開衣櫃,發現裡面的貂皮大衣被蟲蛀成了一堆廢物。

盈盈37歲啃老11年

不上班也沒結婚,就這樣被爸媽養著

父母今年60多歲,每個月從退休工資裡抽出3000元,補貼我的生活費。父親給我錢時,總笑著說:「拿著吧女兒,不夠爸這還有」。

大學畢業半年,我得了結核性腦炎,在病床上躺了兩個多月,治病花了二十幾萬,爸媽向親戚朋友借了十幾萬,才算挺過這一關。

我想快點好起來,上班幫爸媽還錢,可腦炎的恢復過程極其緩慢,我稍微一動腦就頭暈、噁心。住院時隔壁病床總按電鈴叫護士,「鈴鈴鈴」的聲音刻在我腦海裡,動不動就響個不停。醫生說這是腦炎的後遺症,無法治癒。

媽媽心疼我,勸我說:「不上班也沒關係,爸媽養你」。沒想到一語成讖,這一養就是十一年。

剛畢業時我是個記者,那時記者算是不錯的行業,爸媽的同事都說:「哎呀,你們姑娘可真有本事,你們以後就等著跟她享福吧」。我爸媽總會不好意思地擺擺手,其實臉上的笑藏也藏不住。

生病後我沒法再做記者,眼看以前的同學都成了行業精英,我心裏說不出的難過。曾經的夢想徹底遙不可及,我再也不是父母的驕傲,而是他們的負擔。

過年過節,別人的兒女都能拎著禮物回來見父母,我卻掏不出多餘的錢給我父母買禮物。

現在我37歲,沒結婚,沒孩子,做著每月2000塊的文員工作,未來是我根本不敢想的事。

除了生活費,他們還要承擔我做後續治療的錢。他們退休工資不多,但每次我說要去看病,他們總是馬上給我拿錢,還囑咐我,不夠用要和家裡說。

我一直不忍心問他們錢夠不夠花,害怕知道了答案,我也無能為力。

黎軍32歲啃老9年

在家啃老,是我哥哥和嫂子的生活方式

我哥天生性格懶散,做過銀行保安、貨運司機,受不了固定的工作時間,經常辭職。做滴滴司機,又覺得太辛苦,掙不到錢,最後也放棄了。媽媽勸他,這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他回了句「你懂什麼」,把媽媽嗆得啞口無言。

二十四歲那年他相親結婚,婚後徹底放棄自己,開始和老婆一起啃老。

我媽開了家小吃店,每天早上五六點起來幹活,嫂子從不幫忙,可小吃店一個月7000塊的收入,全進了她口袋。

哥哥一看嫂子什麼都不干就有錢花,乾脆也不上班了,每天躺在家裡打遊戲。剛開始他還開了家淘寳店,懶勁上來,店也不管了。有幾次我聽見旺旺響,問他為什麼不回覆客人消息,他裝作沒聽見,手裡打著遊戲,喊著「殺殺殺,上啊」,頭都不抬一下。

嫂子沈迷看抖音裡的心靈雞湯,覺得女人就該隨便花錢。我哥沒有收入,三十二歲的男人每天朝老媽要錢,還讓我給嫂子買衣服和面膜。我問他到底在想什麼,他一臉「我也就這樣了」的表情看著我。

小鎮上像他倆這樣的年輕人很多,沒有好的就業機會,這裡多數人會外出打工,不願吃苦的就留在家裡啃老。街上常有無所事事的年輕人玩著手機,打著遊戲,還有年輕人幻想靠直播一夜暴富。

去年過年,嫂子在飯桌上嫌棄我哥沒本事,掙不到錢,還不停說她認識的老闆多有錢,我哥氣得像瘋了一樣,把小吃店四扇玻璃門全砸爛。

我媽攔不住他,只能死死地護住哥哥的兩個小孩,她哭著跟我說:「你說我上輩子欠他們什麼啊」。

李相軼40歲啃老10年

「爸爸老了嗎?沒有。」

我上小學時,爸媽忙著工作,常把我扔在圖書館,為此他們總覺得虧欠我。我今年40歲,他們還把我當小孩子,供我吃喝,給我買房,連我孩子的生活費、學費都主動幫我付。

爸媽快70了,我爸是退休教師,每個月有8000塊的退休金。我媽沒有工作,最近我孩子高考結束,她有了空閑時間,又去找了一份保潔的工作。我看過他們的賬本,除了買柴米油鹽,幾乎沒有別的開銷。

他們不僅在金錢上照顧我,生活方面更是無微不至。上個月我說想吃餃子,我媽馬上包了三種餃子,十五個一袋裝好,給我送到家裡。我說想吃爸爸種的菜,我爸馬上摘了黃瓜、辣椒、西紅柿,洗好給我送過來。

爸媽習慣了付出,我也樂得享受他們的愛。直到有一次,單位的人嘲笑我啃老,我才猛然發現周圍人都在給爸媽養老,而我還在靠著他們生活。

可我爸聽說了這件事,特別生氣地對我說:「那我不給你啃給誰啃!」

我問他,為什麼我都四十歲了,他還心甘情願讓我啃老。我爸說:「你還記得那時我冬天早上四點去河裡撈蝦嗎,回來鬍子、眉毛上都是冰碴,你起床看見我心疼地哇哇哭,從那時起,我就發誓一定要照顧你到我老的那天。」

「那你覺得爸爸現在老了嗎?」

「沒有。」

王鵪鶉33歲啃老4年

我爸難啃,幸好有岳父岳母

我父親下崗後,酗酒、抽煙,每天和狐朋狗友瞎混,喝多了就打架,沒錢了就伸手向爸媽要錢。後來,他開始打我和我媽。那時我恨透了父親,每次提起他都忍不住爆粗口,他在我心裏就是個爛人。

年輕時,父親在鐵路單位做貨運,在那個年代收入很不錯。有時去廣州深圳,幫人帶外貿貨也能小撈一筆,正經威風過一陣。

三十多歲時,國家需要工人下崗,他是個「熱血中年」,主動響應國家號召下了崗。下崗後,他向老人要錢開過KTV、洗車行,但都干不長久,家裡老本都被他折騰沒了。我初中時他不給我錢,我就離家出走到外面當服務員賺錢,到了高中我也不學習,每天都在談戀愛。

高中畢業後我在社會上混來混去,一直沒找到穩定的工作。轉眼,我也到了我爸當年下崗的年紀,我有兩個孩子,卻沒什麼立身的本事,一個月工資才兩千多塊錢。

我也想過為了孩子努力奮鬥,可我一沒學歷,二沒技術,三沒本錢,只能繼續混沌下去。

前一陣我看上了一臺很貴的車,買不起,想著讓我老婆回娘家要首付。談戀愛時我欠下卡債,是她找家裡幫著還錢,結婚時一百多萬的房子也是她爸媽買的,我想著再買個車也不是什麼大事。

我表妹聽說了我想買車的事,過來問我,你還恨你爸嗎?我說,恨。我想過讓孩子跟我老婆姓,這樣就不用隨他的姓了。

表妹接著問我:那你為什麼變成了和他一樣的人?

我呆住了,突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