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猥褻女童被拘 驚曝官商運作姦淫幼女產業鏈(組圖)


中共人大和政協收羅不少道德低下的官員和富豪。圖為參加今年中共兩會的代表和委員。
中共人大和政協收羅不少道德低下的官員和富豪。圖為參加今年中共兩會的代表和委員。(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7月4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總部在上海的上市公司新城發展控股實際控制人王振華猥褻女童日前被拘,引爆輿論。王振華是與中共關係密切的「紅頂商人」,網上有人質疑事件背後涉有組織輸送幼女專供富豪權貴們淫樂的犯罪鏈條。而早在兩年前就有評論人指出,中國社會近三十年來已形成官商運作「賣處一條龍」的黑色產業鏈。

上海富豪王振華案曝光 疑涉權貴淫樂犯罪鏈

據《新民晚報》報導,據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上市公司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某因猥褻9歲女童,於本月1日在滬被警方採取強制措施。

報導稱,王某的犯罪行為發生於6月29日下午,地點為大渡河路一家五星級酒店。被猥褻女童事後向在江蘇的母親打電話哭訴,母親即來滬報警,王某隨即被採取強制措施。目前女童已驗傷情,陰道疑為手指造成的撕裂傷,構成輕傷。

據報導,帶女童入住酒店的女子周某也已到案。周某49歲,江蘇徐州人。據其供述,事發當天,她帶了兩個女孩入住酒店,一個9歲,一個12歲。兩個女孩的母親為周某朋友。周某謊稱帶兩女孩去上海迪斯尼玩,從江蘇帶至上海。當天王振華對9歲女童實施犯罪,事後付周某現金1萬元。

公開資料顯示,現任新城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新城發展控股有限公司創辦人、董事長為王振華。


號稱「慈善家」的王振華(網路截圖)

7月3日晚間,新城控股發布公告稱: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王振華因個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選舉董事兼總裁王曉松先生任公司第二屆董事會董事長。據報導,王曉松系王振華之子。

新城控股總部現設在上海,業務主要涉及住宅開發、商業開發與商業管理運營,擁有一家港股上市公司。新城控股對外公布總資產達3,000多億元人民幣。

1961年出生的王振華本身是橫跨政商界的中共紅人,據陸媒此前報導,王振華屬於中國國籍,擁有香港居留權,中共黨員。他除了擔任中共上海市政協委員,還是江蘇省人大代表,並在全國工商聯、全國工商聯房地產商會、上海市房地產商會、江蘇省工商聯等擔任一定職位,獲得過江蘇省、上海市不少榮譽。

王振華曾創辦了專門「資助」偏遠農村孩子的「七色光計畫」。在新城控股官網上,該集團還重點宣傳其大型公益項目「七色光計畫」,該項目由王振華親自參與,主要幫扶對象是貧困地區的青少年。

王振華猥褻女童的消息震驚社會,網民直斥其為「畜生、人渣」!根據中共製定的法律,因涉嫌猥褻兒童罪,王振華或被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網上已有人質疑,從周某帶幼女到酒店,再到王振華來姦淫猥褻,這中間,一連串的交易都顯得十分嫻熟。背後應該存在著一個長期有組織輸送幼女專供富豪權貴們淫樂的犯罪鏈條。

而王振華創辦了專門「資助」偏遠農村孩子的「七色光計畫」是否因為王本身具有戀童癖?他已接觸了多少農村小女孩?又會有多少幼女被其猥褻?這一切令人細思極恐。

權貴專門姦淫未成年少女甚至女童 高官比商人更隱秘

事實上,高官富豪專門姦淫未成年少女甚至女童,已經頻頻有曝光。

就在6月4日,中共河南尉氏縣人大代表趙志勇,因姦污25名在校未成年女學生,被執行死刑。趙志勇本身擁有上億資產,曾多次高調現身「慈善活動」。

大陸《法制晚報》微信公眾號「深讀」2017年3月31日報導,河南開封市尉氏縣至少30多名未成年中學生被強迫與人發生性關係,包括多名不滿14歲的幼童。據說類似行為已持續多年,涉及當地某知名企業家趙某和人大代表周某。

2015年10月29日,中國作家慕容雪村在北京的新書發布會上透露,曾有廣東的一個大律師告知,有一個在牢裡的律師陳卓倫,他是做經濟案件的律師。他當時和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關係很好。「這個大法官特別喜歡處女,陳卓倫就定期給他送,這樣的交易。」這個大法官是誰仍不得而知。

大陸《海峽都市報》2002年曾報,福建官場涉及六七十億的閩發證券大案主謀人吳永紅,是一個姦淫39名幼女(坊間指350餘名)的變態色情狂,其東窗事發後逃逸,始終沒有被捉拿歸案。港媒《前哨》披露,吳是因為有曾主政福建的賈慶林作後臺,吳永紅除了向賈慶林輸送金錢外,還獻上不少女子。

香港《蘋果日報》曾報,2006年,前遼寧省政府副秘書長魏俊星控制的黑社會人員,在前往雲南避難時,還在當地找處女空運到北京、瀋陽,「進貢」給包括周永康、余剛、談紅在內的多名高官和遼寧省一些官員。

2014年7月19日,海外網路熱傳央視原主播芮成鋼被抓後為了保命,交代了大量極其驚人的為中宣部高官拉皮條的事情,包括中宣部的某位高官曾經要他找貌美的處女等等。這個中宣部官員,據說就是前常委劉雲山。

知情人揭幼女成「商品」 官商運作錢權色輸送「一條龍」「產業化」鏈條

2015年青海警方破獲了一個非法組織未成年少女賣淫的犯罪團夥,發現10名少女被從江西宜春騙到青海西寧強迫賣淫,已逾半年之久。這其中,最小的12歲,最大的也只有17歲,她們受性侵害極其嚴重。

警方稱,犯罪團夥以「少女第一夜」在網上發信息,獲得高額的回報,最高達到一萬元。

另外,被媒體曝光的2014年陝西延安吳起縣校園欺凌案,吳起高級中學7名高二女生,涉嫌在校內狩獵貌美處女學妹,威逼她們「賣處」給官員。不良女生是這鏈條中的一個常見的前端角色,而商人在學校物識處女,要輸送的目標卻是官員。

時評人士鄭中原2017年4月在《看中國》刊文《國已不國 官商運作「賣處一條龍」》中指出,中國大陸中學生被逼所謂「賣處」的情況時有曝光,且多涉商界大享或高官權貴。近年當局取消嫖宿幼女罪,間接證實了這一亂象之嚴重。但取消這一罪名,只是因為權貴對幼女的性侵害太甚,社會批評太多之下的不得已的做法,還只是治表。

文章揭露,近年中共治下的重重黑幕被曝光冰山一角,官商之間的勾連,錢、權、色成為關鍵詞。而不少這類醜聞的背後,有一個錢權色輸送「一條龍」的「產業化」鏈條,其中,可憐的幼女正是其中被輸送的「商品」。

作者說,早在十年前,還在中國廣東工作和生活時,他曾親身聽到一些知情人說,當地幾乎每間初中、高中,特別是職業中學這類管理不太嚴格的學校,都有黑社會性質的勢力虎視眈眈,雖然不會都將學生直接拐去「賣處」,但很多人畢業時已不是處女,就有被暗中「買處」這個原因。後來甚至發展到盯上了小學生。

作者說,中國大陸的拐騙人口犯罪,多年來已形成一種「產業化」。女人,特別是那些被拐騙去賣淫的幼女,成為最大的受害者之一。她們先是被作為獵物誘騙,或是供商人姦淫,或由不法商人付費後輸送給官商權貴,而那些女孩子根本不知道嫖客是什麼身份。甚至,這些幼女直接就是權貴按需開出的訂單式受害者。

文章指出,經歷中共數十年無神論洗腦,特別是「文革」深度毀掉了中國人存留的道德根基。1989年「六四」運動被鎮壓之後,人們全面投向物慾的追逐。江澤民帶頭腐敗淫亂,又強力迫害喚起回歸人類正統道德的真善忍信仰,以致整個中國全面淪落。我們面對的是中華大地上道德淪喪,同胞受害,這一番令人扼腕痛惜的敗像。

文章說,在淫亂大行其道,甚至紛紛變成「產業化經營」之下,必然人人自危,民心不安,國家社會又何安?主政者若不從根本上思考這些罪惡的根源,不解決製造罪惡滔天的邪惡中共體制,在未來某日,亦必然要承擔不作為之罪責。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