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加德若上位歐央行:她將如何守護歐元?(圖)


【看中國2019年7月15日訊】近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現任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被歐洲理事會提名為下一任歐洲中央銀行行長。如果提名在歐洲議會的表決中獲得通過,她將於今年10月31日接替德拉吉成為歐央行的新行長。

挑戰歐央行首位女行長

拉加德出生在巴黎的一個知識份子家庭,從小就是精英學生。18歲時,她曾作為交流學生前往華盛頓,在著名的美國民主黨政治家、後來成為國防部長的威廉·科恩辦公室做助理。之後,拉加德攻讀了經濟法、英語語言文學和社會法,大學畢業後於1981年加入專業從事經濟法業務的貝克·麥堅時律師事務所,成為一名律師。1999年,她當選為事務所主席,並前往芝加哥工作。在她的整頓之下,這家一度士氣不振的事務所面貌一新,2002年營業額突破10億歐元,成為行業老大。拉加德的著裝和舉止得體優雅,在生活上非常自律,她是嚴格的素食者,滴酒不沾,練習瑜伽,熱愛游泳和潛水,喜歡干園藝活來解壓。德國媒體稱這位兩個孩子的母親是「穿香奈兒的女魔頭」。

現任IMF總裁,並有望出任下一任歐央行行長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
現任IMF總裁,並有望出任下一任歐央行行長的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2005年,拉加德進入政界,先後在希拉克和薩科齊政府中擔任經濟部長和財政部長。全球金融危機爆發之後,為救助瀕臨國家破產的希臘,拉加德與時任德國財長的朔伊布勒於2010年5月聯手推出危機救助基金。2011年6月,她正式獲得IMF任命,後於2011年7月成為IMF第11任總裁。

如今,繼成為IMF首位女性總裁之後,拉加德又有望成為歐央行的首位女行長。那麼走馬上任時,拉加德面對的將是怎樣的局面?

歐元區目前實行的,是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和極低的利率。拉加德一直被認為是歐央行的危機政策和德拉吉的零利率策略的重要擁護者。2016年春季,當歐元區指導利率連續兩年跌至零點以下,拉加德曾讚揚說,「德拉吉行長和歐央行所採取的措施改善了歐元區的信心,這將進一步支持經濟的復甦」。她認為,負利率對世界經濟「總體而言是積極的」,「假如沒有負利率,我們如今的境況要糟糕得多,通脹率和增長率都會更低」。

有不少的經濟學家認為,當危機過去之後,應當盡快回歸正常的貨幣政策。但拉加德在過去幾年中屢屢警告不要過早退出低利率政策,以免損傷經濟界的信心。如今,歐央行的存款利率已經超過三年維持在-0.4%的超低水平,經濟界對低成本資金已經習以為常,而銀行和儲蓄者則長期為低收益所苦。無論是基於拉加德之前的立場,還是基於歐央行貨幣政策的延續性要求,目前幾乎所有人都相信,拉加德將在歐央行繼續奉行低利率政策。

然而有一點必須引起注意:目前雖然執行前所未有的寬鬆貨幣政策,但歐元區的通脹率卻始終低迷,難以達到「接近2%」這個全球各大央行普遍執行的目標。當然,低利率低通脹的現象並非歐元區獨有,這已經成為目前全球各主要經濟體的普遍問題。為何通脹率不能如願上升被學界視為最大的謎團。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否在貨幣政策掣肘最多的歐央行拿出有效的方案,以避免歐元區陷入通縮和衰退的漩渦,這是拉加德將要面對的挑戰。

歐央行收購成員國國債,這是拉加德需要面對的又一個問題。2012年夏天,當德拉吉說「不惜一切代價」救歐元,拉加德稱他無限度購買危機國家國債的承諾是「向正確的方向發出的信號」。現在,歐央行持有的歐元區成員國國債已達2.2萬億歐元。因此,如同低利率政策,歐央行的國債購買量也已逐步靠近極限。一旦再次發生金融危機,歐央行還有多大的行動空間,還有多少資源可以動用?拉加德掌門的歐央行必須形成新的貨幣政策戰略。

拉加德在執掌IMF期間,雖然也一再呼籲那些債務高企的歐洲國家施行經濟改革,但她也屢次對時任德國財長朔伊布勒一味勒令危機國家緊縮財政的執念提出批評。而未來作為歐央行行長,她和德拉吉一樣,並不能對那些債務國家採取什麼強有力的措施,不可能強迫義大利緊縮財政、改革勞動力市場或是更新基礎設施。一旦義大利又一次陷入像2012年那樣的危機,她又得必須馬上做出決策,是否無限收購義大利國債,以避免歐元的崩潰。當然,幾乎所有人都相信,拉加德也會採取德拉吉那樣「不惜一切代價」的立場。

聰明的律師和經驗豐富的危機管理者

與之前的歷任歐央行行長不同的是,拉加德並不是一位經濟學家,從未正式攻讀過國民經濟學,在貨幣政策方面也並無學術建樹。她是一名律師。由法學家出任央行行長雖然不同尋常,但也並非沒有先例: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也是法學出身。

雖然說不是科班出身,但擔任了四年法國財長和八年IMF總裁的拉加德,對貨幣政策領域的熟悉程度不容置疑。更重要的是,拉加德非常成功地領導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這個龐大而一度並不太受歡迎的國際機構。在她的執掌之下,IMF完全改變了上世紀90年代時的面貌——財政薄弱的國家不再被視為哀求者,不必施行會導致極端社會困難的改革。如今,甚至許多全球化的批評者和發展援助領域的活動家也因IMF的這種姿態而對其表示認可。

拉加德還在經濟包容、性別平等、社會公平、貧困和環保等領域設立基金,而在她2011年上任之前,這些話題完全不受IMF重視。

懂得平衡不同的利益,這可能是拉加德最大的優勢之一。德國媒體對她的描述是:能夠傾聽,精明而經驗豐富,同時又是一個迷人、可靠、堅定的對話夥伴,哪怕與其觀點完全不同的人都會為她所折服。身為IMF總裁,拉加德必須同時與189個成員國打交道,從富裕的工業國到發展中國家,從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到他的委內瑞拉對頭馬杜羅。2016年底,因「塔皮事件」,巴黎法院判決拉加德在擔任法國財長期間「玩忽職守」,但IMF的189個成員國全票同意她繼續留任IMF總裁。拉加德受歡迎和受認可的程度可見一斑。

拉加德這種過人的協調能力無疑有助於她當好歐央行行長。歐洲各國在貨幣政策上的不同偏好、對低利率政策的不同看法、來自極右翼和極左翼民粹主義者的攻擊,這些幾乎每天都需要歐央行行長來協調和平衡。拉加德是一名富有外交技巧的、經驗豐富的政治家,曾在無數次的危機峰會和出訪中與歐元區幾乎所有決策者進行過面對面的談判。

而且,歐元區首先要進行的也是政治改革:消除堆積如山的公共債務、降低失業、建立共同財政、對社會福利政策進行協調。作為歐央行行長,拉加德的任務不僅是要獲得市場的信任,更難也更重要的是要得到各國政府的接受和認可。這樣看來,這位聰明的律師和經驗豐富的危機管理者可能比純粹的經濟學家和貨幣政策專家更能勝任歐央行行長一職。

當然與此同時,也有評論擔心,拉加德出任行長有可能會進一步加劇歐央行的政治化。而且在歐央行的領導團隊中,不僅即將上任的拉加德曾出任法國財長,副行長金多斯也曾任西班牙經濟部長。越來越多的政治家進入高層,是否會影響到歐央行制定貨幣政策時的獨立性?德國《經濟週刊》首席國民經濟學家馬爾特·費舍爾的尖刻評論將這種德國式的擔憂展露無遺:拉加德是新凱恩斯主義異端的化身,她嘲諷遵守規則和信守責任,將它們視為陳腐的秩序政策的遺產,使中央銀行淪為經濟政策的僕役——為拒絕經濟改革的政治家打掩護,向不負責任的銀行家施以援手,為過度高福利國家的辯護者提供取之不盡的資金。

無論如何,對拉加德的歐央行行長提名,歐洲金融市場已經給出了自己的評判:「拉加德效應」會全面拉動股指上揚!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