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的現狀 可能比你想的還糟糕(圖)

2019-08-16 10:48 作者: 奧利給龍鳴

手機版 简体 1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大陸
參觀北京紫禁城的學生(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8月16日訊】我是大陸一名輟學的大學生,小時候個子矮小,經常受人欺負,這讓我更加同情弱者,每次看到多數人打著某個口號對少數人的尊嚴肆意踐踏,我就想要弄清楚其中的原因,雞蛋和高牆,我永遠站在雞蛋一邊。然後成長階段我沒什麼朋友,就獨來獨往,這給了我很多看書和思考的時間,上大學有一天看到楊顯惠和喬治奧威爾的書,我真的悲憤交加,又陷入深深的恐懼中,書裡寫的都是已經發生過並且還會繼續發生,我很害怕他們的監管將來會深入到思想當中,連你想什麼都要管。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存在,那麼這種聲音基本上就是謊言,所以凡是有監管和審查的地方,各種消息我都會保持清醒和理性。想想我有點對不起父母,我來自農村,家裡條件不好,好不容易上了個重點大學卻中途退學,沒跟家裡說,不知道怎麼辦,我打算回去復讀,重新考,將來能有機會出國去看看。

談談我看到的大陸目前狀況

1、從上到下,從宣傳到外交的流氓化。

特別是外交部發言人的風格,胡溫時期,雖然翻來覆去就那幾句話,但總歸屬於台面上的東西,屬於外交辭令。到了慶豐年間,對外強硬蠻橫甚至潑婦化,成為外交系統內部一種被欣賞和鼓勵的風格,叫的最凶的那幾個人升的也快,縱觀被黨媒和粉紅吹捧的那幾次發言,流氓化是其次,起碼可以說很不專業,「不服憋著」,「攪屎棍」這種話都能堂而皇之地說出來,美其名曰「怒斥」、「懟」。意識形態宣傳方面就更不用說了,把潑婦和無賴碰瓷者塑造成榜樣是常有的事。你隨便打開大陸一個綜合網站,第一行一定是「習大大牽掛這困難群眾」之類的,然後滾動的圖片新聞就是「香港廢青阻撓遊客回家」,「美國嚇尿,貿易戰求饒」等等之類的,懶得截圖了,你們隨便看看那些門戶網站,比如hao123,網易等等,真的。

所謂「愛國群眾」的流氓化,人家說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此言不虛,打個比方,某強盜在村裡姦淫擄掠無惡不作,等日本人一來,高喊自己是中國爺們兒,打著愛國旗幟,對抗日本人,自己的罪惡一下子就洗白了,搖身一變成了大英雄。現在不知道所謂的「愛國群眾」裡混著多少這種人,那些喊著打美國踩日本的人,現實中可能是人良為娼放高利貸的混蛋,我見過好幾個,包括一些貪污受賄的敲骨吸髓的官員,微信朋友圈裡叫的比誰都激進。不僅是人的流氓,行為也很流氓,話說愛國不應該是道德制高點嗎,明明你們這麼有理,為什麼表現得像極了窮凶極惡的暴徒,愛國應該是感化,不是威脅,你用那麼惡毒的語言和行為對待別人,用U型鎖砸開日系車同胞的腦袋,他就會愛國了嗎?何況不愛國這頂帽子還是你們給扣的。我前幾天還看到幾個東北人在香港罵示威者,語言骯髒下流,一幅流氓作風,大喊操你媽香港是中國的,咋滴,還要打人,話說人家為了什麼示威你都沒弄清,你這樣罵人打人,他就會心悅誠服嗎?到底誰在辱華?

2、中共綁架了中國,甚至綁架了中國的所有東西

說中國政府不好,就是不愛國,說中醫不行,就會被罵是慕洋犬,說臭豆腐不健康,就會被罵吃洋快餐很優越嗎?甚至於中共看不慣誰,就可以給他扣上辱華的帽子,現在這一手法已經被一些壞人運用的爐火純青,過去一年,所謂的「辱華事件」層出不窮,彷彿你華除了被辱就沒有其他存在形式了。在各大論壇,你出來澄清或者發表大部分粉紅戰狼不喜歡的言論,無論你的留言再靠後,少則十幾個罵你,罵完還要私信罵,真的,無論你的留言再不起眼,都會被圍攻,然後被舉報刪除,這點在b站知乎尤為明顯。

過去幾十年,中共成功的把維持領土統一主權完整樹立成每個中國人的底線,這不能說是壞事,但隨之而來的,凡是與中共利益相違背的,就有可能成為港獨,台獨,疆獨等等,話說國民黨不是也喊著光復大陸嗎,別說臺灣回歸了,就是大陸給臺灣,讓臺灣人來治理,他們會不願意嗎?所以說不是獨立的問題,是誰統治的問題。正如我前面說的,中共讓統一完整成為每個人的底線,所以只要給你們扣上港獨台獨的帽子,大陸人就會前所未有的群情激憤,這招屢試不爽。

3、中共的控制無處不在,而中共本身又好像不存在過一樣,因為它已經像空氣一樣遍佈各個角落,和社會生活融為一體,人們習慣了空氣,沒人會在意空氣。路上有道牆,沒人問這牆為什麼在這裡,他們潛意識裡默認了牆的存在。比如,有親戚問我入黨了嗎,我反問他入哪個黨,他像看傻子一樣看我,七一的時候有人跟我說今天建黨節,我反問建哪個黨,他說還能有哪個,共產黨啊,我說那為什麼不把節日說成中國共產黨建黨節,每個人和每個媒體都只說建黨節?這就是我說的,人們潛意識裡已經默認了共產黨是唯一的合法的永恆的的存在,這不是處於恐懼,真的是習慣了,沒有絲毫的懷疑或者感覺不對勁,甚至已經忘記它的存在,所有的監管和控制就像地心引力一樣,一直都有,毫不奇怪。這是絕大多數大陸人的真實心態。

4、對中共不滿的人大部分是五六十歲的人,年輕人大部分是它的捍衛者。我只是陳述我看的事實,不是說人們應該覺得中共好。五六十歲的受中共傷害最大,所以反共的很多,但他們不咋上網,而且很少將這種想法傳遞給下一代。下面我分年齡段談談大陸年輕人的想法。

80後,對中共不滿的,有能力的肉身翻牆,人在國內有家庭有房子的,都很謹慎,不會隨便暴露的自己的想法,甚至有時候會安於現狀,沉浸於那種「利己智慧」中,而且他們也不是支持自由民主的主力軍,畢竟都快四十歲的人了,上面指的是對中共不滿的人,支持中共甚至沒有意識到80後的才是大多數90後,00後,小粉紅的高發年齡層,我不確定翻牆的有多少人,但我看到的事實讓我很悲觀,舉個例子,李某,高中同學,父親是貧困縣國土資源局副局長,母親也是個領導,家境優越,肯定不是靠工資那種優越,還沒畢業,家裡就在上海買了兩套房。李某出國留學,在國外與香港留學生對罵,撕毀人家的海報,阻撓遊行(反對別人的正確方式是他說他的,你說你的,以理服人,你不讚同,要讓捍衛他說話的權利,而不是讓對方閉嘴),並把對罵視頻發到高中群裡,群裡人皆拍手稱快,稱其是真男人,愛國好青年,痛罵「港獨狗"。但從沒有人想過他爸媽送他出國的錢哪裡來的,他爸爸在工作中大筆一揮,隨便簽幾個文件,會不會傷害別人的利益,他爸媽送他出國了,會不會在他們縣有另外幾對利益受損的父母無法給孩子提供足額的學費。沒人想過,都在歡呼稱讚。他撕海報,不是為了作秀,是他的思想真的就是這麼想的。出國留學的90後00後都這樣反對民主自由,擁護防火牆,其他的可想而知。前幾天我去上海某頂尖高校找同學,吃飯間聽到旁邊幾個一表人才的學生在說香港最近的事,我聽的很清楚,一個人說:「都是美國挑的事,那群港獨奴才就應該被槍斃」。我氣的飯都吃不下,真的很憤怒,但也很悲觀,這可是國內頂尖大學的學生啊,他說不定也要出國,怎麼會這樣想,我不明白。

5、小粉紅真的很噁心,他們剛開始是謾罵侮辱,後來還不過癮,開始碰瓷裝可憐,明明他們取得輿論的全面勝利,還要裝出一幅受欺負的樣子。常見的就是,一個視頻講臭豆腐的,根本沒有人說臭豆腐不好,然後留言點讚第一的言論往往是「慕洋犬們又開始叫了,吃洋快餐吃出優越感」,這就是碰瓷裝可憐,這比直接罵別人慕洋犬還要噁心和卑鄙。剛開始是在相關的內容下帶節奏,後來無論是什麼內容,總能在評論點讚前幾名中找到到節奏的,你瀏覽著不相干的內容,莫名其妙就會吃個蒼蠅。然後就是黑白顛倒是非不分,中國有什麼出名的案子,一點都不敢往執政者那個層次聯想,比如孫小果案,美國一有案子,立馬開噴「不是宣稱自由民主嗎?讓慕洋犬好好看看,挨幾顆子彈」,其思維唯有在這一層能如此躍進。我很奇怪,這麼恨自由民主,為什麼不去把路邊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牌子裡「自由民主」這幾個字挖去。

6、兩大背鍋俠:「境外反華勢力」和所謂的「資本」,第一個就不說了,第二個尤為可笑,比如有房價問題,明明是政府的責任,評論一些睿智就會跳出來帶節奏,什麼「資本從出生每一個毛孔都流著骯髒的血液」,唉,他那點知識儲備也就是限於政治課教的那點馬原毛概了,這些五毛粉紅對輿情非常敏感,凡是不利於共產黨的,在你還沒聯想到之前他們就把節奏引開了。

7、我以前以為紅衛兵那代人死了社會就會好些,現在這些「牆一代」(從記事起就有牆的)其又紅又專的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這種洗腦對大部分人來說是不可逆的,而且會遺傳給下一代,陰魂不散,我對未來非常悲觀。要想改變阿Q,只有趙老太爺的巴掌!!!!要想改變小粉紅,只有當他們的家人成為維穩對象,被拘禁毆打,才會醒悟。

8、「人民」總是被強姦,中共反對的就說是人民反對,中共想要的就說是人民想要,「日人民報」連「畝產萬斤」都上過頭版,一個黨媒,人們卻奉為圭臬,什麼人被人民日報點名了,一群阿Q就高潮了,彷彿人民日報是他們自己家開的,自己有什麼不公遭遇,發微博@人民日報,共青團什麼的,頗有種青天大老爺給自己做主的感覺。

9、小粉紅的選擇性失明和可笑邏輯,我講的都是我親眼看到的,比如,好萊塢某電影要在大陸上映,小粉紅戰狼說電影辱華,大肆批判辱罵電影和影迷,然後電影不在大陸上映了,有小粉紅說「美國人這麼怕我們嗎,還有沒有點文化自信?」可笑不可笑,諸君?天天說美國自由民主是騙人的,自己打出自由民主這幾個字還要用拼音或同音字打出來,防止被屏蔽或刪除,對防火牆視若無睹,可笑不可笑,諸君?

10、我想談談共產黨歷來幾個領導人給民族性中注入的東西,這種東西會遺毒無窮,毛討厭知識份子,於是所謂的「接地氣」成了政治正確,看誰不順眼,覺得他裝人,你只要搬出「人民群眾」,你就贏得道德制高點,他們非常喜歡把教授也好,精英也好,扒掉人家的西裝,把人家拉到地上,弄成泥腿子,觀察人家拉屎撒尿,顯示出自己與他們沒什麼不同,通過貶低別人來獲得成就感,其實是農民式的自卑。這種手法也被一群壞人運用的爐火純青,比如以前有高鐵上吃方便麵被投訴的新聞,有的壞人就說「人民群眾喜聞樂見,你不喜歡你算老幾,怎麼的?喝咖啡的看不起我們吃大蒜的?」他們仗著自己人多,仗著自己蠻橫,把中國變成一個盲流的國度。毛的講話風格喜歡說「搞」,做什麼事情就是「搞」什麼,大手一揮,事情就干成了,在他們眼裡,人民不是人民,是報表,是數字,是材料,是政績。這種風格就是今天幾乎所有的中共黨員幹部的風格,簡單粗暴,無知蠻橫。中間的領導人我不太清楚,習的狂妄自大也必將會注入民族性中,並留存下去。

11、我們是極少數人,你看看這網站才幾個人瀏覽,中共在大陸那些宣傳,點讚評論輕輕鬆松破億,他們在給人們餵屎,造就新的義和團,我又悲觀了,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這樣,中國人從不曾感受到身為人的尊嚴和自由,一套房子就把你一生甚至兩個家庭的一生綁架了,像豬狗一樣活著,僅僅是活著已經拼盡全力,很喜歡王康先生的一句話,他希望看到中國能有一次道德的重建,一次文藝的復興,然後在此基礎上完成不可逆轉的制度的轉變。我希望中國人不在受苦受難,活得那麼艱難,也不必苦仇大恨的革命造反,而是有一天,能用幽默和樂觀去解構專制集權,撕開他們的面紗,天晴時也不會陷入對陰雲的恐懼,就像對付黑社會,除了法律,還要對其進行鞭屍,把他們變得滑稽搞笑,比如把青龍幫叫成青龍學習小組,沒有人會怕他們

他們最開始聽不得批評,所以沒有批評的聲音了,然後暗諷甚至能讓他們聽出暗諷的意思也不行,後來你連沉默的自由也沒有了,他們人著你表態,再後來,大家比著看誰鼓掌鼓得響,讚歌唱得亮,我怕到最後,連你腦子裡怎麼想他們也要管了,他們不但要求你客觀上歌功頌德,甚至要求你自發地這麼想,要求你必須是心甘情願地歌功頌德!

以上是我的所見所感,如果我沒有站起來公然反抗的勇氣,我至少有不配合作惡的勇氣,我不會因為習慣黑暗就為黑暗辯護,即使民粹的聲音再大,我也不會推波助瀾,我相信有人會看見並記著每個人的言行,有些人,無論他是怎麼想的,他的所作所為終將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本事再大,沒有良知,沒有思想,就是行屍走肉,古往今來,很多壞事都是一個壞人領著一群蠢人干成的。希望此文能對你們瞭解大陸的真實情況有幫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