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007原型 多面特工暗殺列寧魅力十足(組圖)


他是007原型,多面特工暗殺列寧魅力十足。
他是007原型,多面特工暗殺列寧魅力十足。(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話說,提起間諜,幾乎所有人都會想起007詹姆斯邦德。他的經典形象早已深入人心,帥氣的外表,利落的身手,香車美女環繞,面對極端險境,總能從容應對。

然而,這樣一個看起來可望而不可及的形象,在歷史上是有原型的。事實上,邦德的形象大部分來自於一位名叫Sidney Reilly的英國間諜。和邦德一樣,他外表出眾,魅力十足,能講多國語言,頭腦靈活,身手不凡。

然而,和邦德不同的是,他並不只忠於英國,他這一生,遊走在各國政府間,多次充當多面間諜,各家通吃,卻最終以悲劇收場。

他的故事,讓我們從頭說起…

Sidney Reilly的身世和他的間諜生涯一樣神祕,據傳,他出生於1874年的3月,具體日期不詳。母親是俄羅斯波蘭人後裔,父親是一個商船船長。

點擊查看大圖
Sidney Reilly(圖片來源:Deutsches Reich/維基百科/CC0)

1892年,18歲的他替人送一封信,這封信是當時一個革命團體傳遞情報用的,他不幸被沙俄的祕密警察截獲並逮捕入獄。不久之後,他獲釋出獄,卻聽到一個悲傷的訊息,母親死了。

除此以外,母親留下的遺言也讓他無比震驚。原來,他的生父是波蘭猶太裔醫生Mikhail Rosenblum,他是Rosenblum的私生子。母親的去世,身世的打擊,讓年輕的他一時難以招架,為了逃避這一切,他將自己原來的名字改為Sigmund Rosenblum之後乘坐英國貨船偷渡去了南美的巴西。

到了巴西,年輕的Sigmund被巴西人收留,並給他起名為Pedro。他當時對前途也沒什麼規劃,他當過種植園的農民,當過修路工,還當過碼頭工人。

1895年,因為對路線和當地情況的熟悉,他開始為那些去巴西叢林探險的旅遊團隊當廚子。一次叢林探險中,當地土著要襲擊旅行團成員,他急中生智,救了旅行團的全體成員。旅行團的所有人都對他感激涕零,其中一個人更是表示要重謝。這個人,居然是當時英國情報部門的老大Charles Fothergill。

Fothergill給了Rosenblum1500英鎊的感謝費,還動用關係給他辦了英國護照,併為他去英國開通了特別通道,還把他名字改成了Sidney Rosenblum。從此,Pedro搖身一變,成為了Sidney Rosenblum。

1896年,Sidney Rosenblum來到倫敦,創辦了一個名為Ozone Preparations的公司,專門兜售一些專利藥物。Fothergill非常欣賞Rosenblum,不僅因為他出色的應變能力(在巴西叢林),更因為他無與倫比的語言優勢,他能說流利的俄語,英語,葡萄牙語,德語,波蘭語,法語,還能講一點點日語(後來學的)。

他被Fothergill招募,成為英國祕密任務部門(British Secret Service Bureau,今天的英國軍情6處MI6的前身)的線人。從那以後,Rosenblum有了後來伴隨一生的名字Sidney Reilly,也正式開啟了自己的諜報生涯。

英國秘密情報局,通稱「軍情六處」,倫敦。
英國秘密情報局,通稱「軍情六處」,倫敦。(圖片來源:Tagishsimon/維基百科/CC BY-SA 3.0)

1899年6月,Reilly和妻子Margaret來到了沙皇俄國,這是Reilly的第一次任務。在聖彼得堡,他過起了邦德一般的生活,住高檔公寓,出席各種藝術品拍賣會,開著豪車,出入各種高檔俱樂部。

這些日子裡,善於社交的他結識了不少對自己有用的人。身負祕密使命的他,竟然同時祕密接收了英國和沙俄兩家的委託,去高加索幾個國家交界的地區,把當地的石油儲藏量摸清楚。

Reilly通過在聖彼得堡開啟的關係網,很快制定祕密勘探計劃。不久之後,他把妻子留在聖彼得堡,自己偷偷去了山區,勘探完畢,他編撰了一本詳細的當地石油資源分佈手冊。

之後,他將自己的成果上報英國政府,英國政府給了他一大筆獎金,當然,俄羅斯政府的錢他也沒少拿。第一次任務,不但圓滿完成,還通吃了兩家,Reilly開始覺得,“雙重間諜”這生意,有的賺。

誰能想到,不久之後,他就要會轉槍口對付之前的老闆俄國。1901年,Reilly帶著妻子再次出發去中國旅順港,此時的他搖身一變,成為了日本和英國的雙重間諜。

當時,日俄大戰一觸即發,Reilly假扮成商人,在旅順囤積了大量的食物,原材料,藥品和煤炭,藉著日俄戰爭發了一筆橫財。然而,他的最終目的,是要幫助當時英國和日本對抗俄國。

1904年,經過三年的潛伏偵查,他幫日本人搞到了俄國在旅順港的防禦計劃。頗為諷刺的是,這份俄軍的詳盡防衛計劃,並沒有給日本海軍帶來太大幫助,他們付出了遠高於俄軍傷亡的代價才拿下旅順港(旅順會戰)。

旅順港
旅順港(圖片來源:Imperial Japanese Navy General Staff/維基百科/CC0)

然而,Reilly對此並不介意,拿到防衛計劃也算是替英國政府完成了任務。接下來,他要立刻開始自己的另一項重大任務:攪黃一單生意。

1904年,英國海軍部提出重要規劃,石油取代煤炭成為海軍最重要的資源。當年6月,而海軍部又得知,盎格魯波斯石油公司(Anglo-Persian Oil Company,APOC,今天的英國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BP的前身)的創始人William D’Arcy,獲得了波斯(今天的伊朗)政府在境內的石油開採權,和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的石油開採權也在討論之中。

而讓英國海軍部心急如焚的是,他們聽說,D’Arcy準備把石油開採權賣給法國的羅斯柴爾德家族。於是,英國政府委託Reilly採取行動,攪黃D’Arcy和羅斯柴爾德的合作,讓D’Arcy把開採權賣給英國政府。

他先是打聽到了羅斯柴爾德家族在法國南部的度假地。之後,他化妝成一個天主教神父,通過一干名流好友,登上了羅斯柴爾德家的遊艇。在遊艇上,他慢慢接近了羅斯柴爾德家的人,在一番閒談交流,建立信任之後,他委婉地向羅斯柴爾德家的人表示,自己通過朋友得到的訊息,D’Arcy已經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和英國政府簽約了。

之後,他還出具了一系列D’Arcy和英國政府簽約的“證據”(當然都是偽造的)。就這樣,矇在鼓裡的D’Arcy被擺了一道,只好放棄了和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合作,轉頭和英國政府簽約了。

William Knox D'Arcy
William Knox D'Arcy(圖片來源:Life magazine/維基百科/CC0)

順利攪黃了BP的第一單大生意,Reilly並不滿足,他的目標,是要挑戰更難的任務,獲取更有價值的情報。

1909年,德意志帝國開足馬力,準備為戰爭做準備。而這一期間,歐洲各國為了越來越緊張的局勢,都積極獲取對方的情報,這讓Reilly有了大展拳腳的機會。

那時候,英國情報部門迫切想了解到德國的武器製造計劃和軍工廠的情況。Reilly再次接受了委託,這一次,他要幫英國政府去偷德國武器擴張的詳細計劃。很快,他抵達了德國埃森,開始自己的潛伏偷情報的計劃。

1909年,他化妝成baltic船廠的工人Karl Hahn潛入工廠,為了這次潛入,他事先已經在謝菲爾德的工廠精心學習了三個月的焊接。在埃森的工廠,Reilly如願獲得了一個焊工的職位。

他一邊幹著活兒,一邊仔細蒐集資料室的位置,守衛和值班人員的輪換情況。之後,他想辦法搞到了檔案辦公室的鑰匙,偷偷複製了一個。一天早上,他用鑰匙開啟辦公室,找到了武器擴充計劃的相關檔案,然而此刻,意外趕到的安保人員卻發現了他!

他收好檔案,衝上去,迅速幹掉了兩個守衛之後逃出生天。之後,他將檔案複製了四份,寄給了不同的聯絡人,以防萬一被截獲。幾年之後,一戰爆發Reilly的諜報活動更加頻繁,他多次潛入德國獲取情報。

1915年到1918年間,他曾潛入德國高等司令部,參加了德軍司令部的作戰會議,還化妝成德軍中校,從司令部獲得了第一手情報。而這一期間,他依然沒有停止自己的習慣,經常同時為幾個國家充當多重間諜。

一次任務,他竟然同時充當俄羅斯和美國的間諜,而他當時的其中一個任務,竟然是幫俄軍搞到美軍的軍需用品!

1917年,他回到歐洲,在英國皇家傘兵部隊服役,他又一次拿出了邦德一般的表現,他在德國的邊境線上跳傘,順利偵查到了德軍的動向,又一次出色得完成了任務,Reilly得到了英國政府的嘉獎。

然而,在當間諜的過程中,他經常主動找外國政府接私活,替外國辦事的行為卻在英國情報界飽受詬病。為此,他毫不介意,宣稱:“收外國的錢,是在為英國節省了付我薪水的愛國行動。”

儘管Reilly坑過很多國家,德國和俄國都被他反覆坑了好幾次,他倒是從來沒向對自己有知遇之恩的英國下手。做為一個實用主義的諜報員,他繼續自己通吃幾家的習慣。

然而,讓Reilly想不到的是,他最後玩了一票大的,會讓自己付出無比慘重的代價。

1918年,Reilly在俄羅斯南部活動,他和一個反布林什維克的組織建立了密切的關係。一次布林什維克的重要會議中,他騙過看守混了進去,還佈置了人員,要將開會的布林什維克革命者一鍋端掉。

在這次行動中,Reilly還組織了人馬,預備刺殺列寧。然而,行動在最後關頭出了岔子,暗殺計劃暴露,Reilly只好倉皇逃出俄國。

藝術家弗拉基米爾.普切林描繪了1918年8月30日對列寧的暗殺企圖。
藝術家弗拉基米爾.普切林描繪了1918年8月30日對列寧的暗殺企圖。(圖片來源:Ahmet Turhan/維基百科/CC0)

然而事情還沒完,不久之後,不甘心失敗的Reilly輾轉打聽到了一個名為“The Trust”的組織,他聽說,這個神祕組織和蘇俄情報部門的高層有聯絡,死性不改的他又一次生出了通吃幾大政府的想法。

他通過The Trust,聯絡到了蘇俄情報部契卡(全俄肅反委員會,克格勃前身)的頭子捷爾任斯基,他告訴捷爾任斯基,自己願意成為蘇俄的情報現線人,充當他們的雙面間諜,替他們刺探歐洲的情報。

這一次,Reilly徹底玩脫了,捷爾任斯基讓人逮捕了Reilly。而後來的情報界的人也認為,那個所謂The Trust,正是契卡下的一個套,為了抓捕Reilly這樣的,計劃殺害布林什維克領導人的間諜。

此後,Reilly一直被關押,期間他幾次試圖逃走,都以失敗告終。1925年,Reilly越獄逃往芬蘭,再次被逮捕,之後被槍決。

Reilly生前的一個記者朋友Robert Lockhart是007的作者伊恩費萊明的朋友。費萊明從他的口中聽說了許多Reilly的故事,也讀了一些關於他的材料,這位作家頓時來了靈感,他以Reilly的形象為原型,創造出了今天007的形象,帥氣,紳士,戰無不勝。

然而,在原型Reilly自己看來,間諜活動從來不是紳士般的活動,相反,間諜活動無比艱難,冷酷無情,充滿了實用主義。

而過於現實的他,最終栽倒在了自己的實用主義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