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風悠悠:重臣堅持透明、公正和公開(數文)

2019-11-06 03:53 作者: 陸善整理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帶此珠寳能蹈火赴水,他卻入棺埋掉

崔樞為參加考進士,駝在開封半年,與海外商人住在一起。商人一病不起,對崔樞說:「蒙您照顧,不因為我是外夷人,而歧視我。現在,我一病不起,我們番人重視土葬,倘若我死了,你能替我料理後事嗎?」崔樞答應了。

他又說:「我有一顆寳珠,價值連城,帶著它,能蹈火赴水,實在是最好的珍寳!就贈給你。」崔樞接了寳珠說:「我是個書生,作州縣的幕僚,可以自給,為什麼要貯存珍寳?」

那個商人死後,他趁無人看見,將寳珠放到棺材裡,把商人埋在田野中。

過了一年,崔樞游毫州,聽到有一位女番人,從南方來尋丈夫,並追查寳珠下落;為此上訴州縣,並且一口咬定寳珠在崔樞身上。於是就派人到毫州追捕。崔樞說:「若果墳墓未盜,寳珠一定在。」

於是,劈開棺材,取出了寳珠。當時有位軍隊的大帥王彥謨,聽說了此事,嘉讚崔樞的節操,想讓他作幕僚。他不肯。第二年考褂登第。後來成為主持考試的朝官,有清名。

(事據宋代王讜《唐語林》)

二、縣令祈雨靈驗,皇帝嘉獎 

唐武宗會昌年間,晉陽縣令狄惟謙,系狄仁傑的後裔,重視治理農事。這年,州境從春到夏,都未落雨,幾百裡內水泉乾枯。他在晉祠祈禱,幾十天都不靈驗。

有一個姓郭的女巫師,學習符術厭勝的方法。有一位監軍,把她帶到京城,乘機出入宮禁。以後回來,她就自稱天師。久旱不雨,境內人不知怎麼辦?都說:「若得天師到晉祠求雨,就不怕天旱了。」縣令狄惟謙,向州裡主帥請示說:「災害流行,百姓焦急。若非天師一救,恐怕群眾無法活下去。」

於是,那位主帥親自去請,女巫答應了。縣令狄惟謙就準備了旌旗傘蓋,親自到她家裡迎接,並親自為她牽馬。到了晉祠,吃住都十分講究。惟謙從早到晚,站在庭下,這樣過了兩天,天師告訴惟謙說:「為你將符飛快地傳給上帝,請求下三天雨,雨就下夠了。」好多人都來看新雨,過了三天,仍不降雨。她又說:「這裡的災害,是由氣不和而產生的,由於縣令無德,所以還未降雨。我再為你祈求上帝,三日後,會有雨。」

但三日後,仍無雨。女巫勃然大怒,罵道:「這裡的人,庸俗卑瑣。我的飲食沒有酒菜,如此無理,老天不肯下雨,久留我無益。」說罷就要溜走。縣令狄惟謙大怒說:「這個邪道女子,妖惑日久,還想溜走?」命令手下人,在神堂前,將她杖背二十。

神祠後面,有山極高,惟謙就命令設席焚香,親自手持笏板,來珍山頂,虔誠叩拜神靈:懇請賜雨活民!叩頭及地,頭臉泣血!全縣人都吃驚!祠上忽然有雲,就像車蓋,罩著惟謙。一會兒黑雲四合,幾聲炸雷,下了幾尺雨。於是,士民擁扶惟謙而下。州刺史嘉其精誠,感動了上天,州府和監軍,共同上表奏聞。皇帝賜給縣令狄惟謙,章服並錢五十萬。後來,他歷任絳州、隰州刺史,都留下美名。

(事據宋代王讜《唐語林》)

三、你們重視技藝,皇帝重視法令 

樂工羅程,善彈琵琶,能變易新聲,受到唐武宗的寵愛,他也恃恩放縱。開始宣宗召他演奏,羅程瞭解到他通曉音律,因此特別用心練習。妃嬪唱歌時,他必定用奇巧聲音,感動皇帝,因此得寵。一天,羅程因私怨,而殺了人。皇帝大怒,立刻命令逐出,交京兆尹處理。

別的樂工因羅程技藝,天下無雙,想以此勸說宣宗。恰好宣宗到御園中,將奏樂,就在一旁設一虛坐,在坐位上放了琵琶。樂工們排隊上前,連拜且哭。宣宗問:「你們為什麼這樣?」回答說:「羅程辜負陛下,萬死不赦。但我們可惜羅程的技藝天下第一,不能再供奉陛下,因此遺憾。」

宣宗說:「你們可惜羅程的技藝,我所重視的是高祖、太宗的法令。」最終未赦免羅程。

(事據宋代王讜《唐語林》)

四、李行言陞官受獎,皇帝拿憑據 

唐宣宗在御苑北邊打獵,遇到幾個打柴的人,就讓他們停下來談話,這些打柴者,是涇陽百姓,他(唐宣宗)就問:「縣令是誰?」回答說:「是李行言。」「作官怎麼樣?」回答說:「性格固執,有五六個強盜藏在軍隊中,他從軍隊中抓來不放,全部打死了。」

宣宗回宮以後,把他的名字、事跡,寫了帖子,放在殿柱上。過了兩年,李行言升職,到海州做官,他入宮辭謝。宣宗問:「你曾作過涇陽縣令嗎?」回答說:「在涇陽二年。」宣宗說:「賜金紫。」李再拜謝受領。

宣宗說:「你知道穿紫衣的來由嗎?」李行言回答說:「不知。」

宣宗命令左右,取下殿柱上的帖子,讓他看,說:「這就是憑據。」

(事據宋代王讜《唐語林》)

五、韋澳徵稅懲親僕,皇帝支持

唐宣宗的舅父鄭光,其別墅管理人員,倚勢橫行,當地人都懼怕他們。幾年的租稅都拖欠不交,戶部侍郎韋澳,作京兆尹,抓來幾人,送進監獄。

宣宗問:「你為什麼監禁鄭光別墅的管理人員?」韋澳將情況報告了宣宗。宣宗問:「你準備怎麼處理他行?」

韋澳回答說:「我想按法律辦事。」

宣宗說:「鄭光庇護這些人,怎麼辦?」

書澳說:「陛下任命我作京兆尹,讓我處理京畿積弊。像鄭光的莊吏,

多年拖欠租稅,可以從寬處理,那麼朝廷的法律,只能在貧窮的老百姓中執行!我不敢接受詔旨。」宣宗說:「的確是這樣,但鄭光再三找我說情,可以重判但饒恕其死罪行嗎?」

韋澳回答說:「我不敢不接受你的命令,但允許我暫且將他們監禁起來,等到將多年的稅收,徵收完畢後,再放出。也可以此作為懲戒。」宣宗說:「可以。」韋澳離開延英殿後,直接到府衙,令脊杖鄭光的別墅管理人員,並徵收欠租幾萬斛,然後才放了。

(事據宋代王讜《唐語林》)

六、重臣堅持透明、公正和公開

韓皋,任御史中丞、京兆尹,是朝廷重臣。他常有呈奏。他的呈奏,一定在紫宸殿當著百官的面請陳,從不到便殿單獨奏事。皇帝對他說:「我和你談話,在此有礙,可來延英殿。在那裡詢問國家大事,能收到匡正的好處。」

有人對韓皋說:「自乾元以來,群臣談論大事,都到延英殿,才能把話說完。你為什麼一定要在外庭,面對百官呈事,這豈不有失秘密嗎?」

韓皋說:「御史官,是講公平的人,摧剛扶柔,就在於公正,為什麼不讓人知道?為什麼要到便殿,避開人竊竊私語,用國家的法律為私人牟利?」他堅持透明、公正和公開。

(事據宋代王讜《唐語林》)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