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那牆倒了 三十年後這城亂了(圖)

2019-11-09 07:30 作者: 陶傑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61年的柏林牆(Keystone/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11月9日訊】柏林圍牆倒塌三十週年,普天同憶。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只因羅斯福老朽,邱吉爾疲累,在雅爾塔會議,被內心同樣虛脫的史達林虛張聲勢,這才發現將歐洲中分,讓赤色鐵幕擄走了一半人口。

即使蘇聯紅軍先攻入柏林,英美若在最後關頭,看見希特勒已經自殺,只須咬一咬牙,這時候,不再需要蘇聯了,盟軍把紅軍趕回去,英美最多犧牲一萬幾千軍隊,但東德不會淪陷。

美國可以一鼓作氣,下令收回東德、波蘭、捷克,史達林的軍隊退回蘇聯,否則十顆原子彈侍候。那時史達林會屈服,就只差這一步。

德國是優秀的國家,一個出過貝多芬、尼採、華格納、馬勒的民族,如何會接受列寧那種下等的思想煽惑?尤其剛經歷過納粹統治,更沒有理由。這樣一來,半個德國在現代史上竟一度與赤柬的柬埔寨同一等級,簡直是西方文明的一大恥辱。

所以東德人不服氣。二十年來數以千計的年輕人企圖衝越柏林圍牆,遭到槍殺——在那個時候,他們在東德政府眼中,也應該算是所謂蟑螂吧,東德有共產黨給你安排好的房子,有工作,為何還要這樣激進呢。終於,一九八九年,東德人都駕著小汽車一齊逃跑了,遍地的蟑螂,攔也攔不住。

中國一度派出人大委員長喬石,緊急飛去東柏林,會見共黨總書記昂奈克,看看中國人民有什麼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可惜太遲了。

一九八八年,我與一群英國朋友去過東柏林。走過圍牆,看見那邊的人,面如死灰,毫無笑容,在一座食堂排隊。我想起詩人艾略特的「荒原」裡的名句:I had not thought death had undone so many。我從來不曾見過,如此龐大的眾生為死神所報銷。

這時,一個帶著眼鏡、約70歲、很有知識份子氣質的老人,穿著一件灰大衣,突然抬頭看著我們。他一言不發,眼神充滿憤怒。我知道他在想什麼:我們今天淪落為奴隸,你們卻像參觀動物園一樣地旁觀,你們在距離之外的賞看,也是對人性的一種犯罪。

我心中打了一個寒顫,移開目光。那一年,香港歌舞昇平,但是離一九九七,還不足十載。

不,我只是相信人性,以及在人性之上,基督教文明的神聖。德國、波蘭、捷克,再加上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相繼都得到了自由,而且成為歐洲大家庭。

三十年過去,我想起在食堂向我凝視的老人,那一舌如蒼白的火焰般的目光。

文章由作者陶傑授權轉載自蘋果日報。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