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剛過 「中國之治」就遇重挫 當代柏林牆正在坍塌(圖)

原標題:香港變戰場 「中國之治」遭遇重挫 當代柏林牆正在坍塌

2019-11-15 09:19 作者: 張傑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年輕的示威者(看中國攝影 龐大偉)

【看中國2019年11月15日訊】四中全會剛閉幕,習近平就馬不停蹄趕到上海參加進口博覽會,當然他還有一個重要目的,那就是就香港局勢給特首林鄭月娥打雞血。習近平對林鄭月娥和警察的暴力維穩給予高度評價。有了中共最高層的撐腰鼓勁,林鄭月娥和警察自然越發張狂了,對待示威者開始痛下死手。

12日晚,香港中文大學硝煙瀰漫,戰火紛飛,示威學生與警察的對抗場面宛如一部慘烈的戰爭片。警察不斷對二號橋周邊學生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子彈,學生則已以雨傘護體,勇猛還擊。多名學生及示威者受傷,有一學生頭部中彈倒地,生死未卜。

警察和中大學生的衝突源於中大學生12日發起的「突襲二號橋行動」。他們在中大二號橋設置路障阻塞交通。港警幾次向中大施放催淚彈、並突破二號橋進入校園逮捕多名示威者。

已經逐漸平息的香港暴力衝突為何突然升級呢?這要從香港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的意外去世說起。11月4日,周梓樂參加了將軍澳示威活動,當時香港警察暴力驅散示威者,周梓樂逃到附近停車場躲避。但警察對該停車場發射了催淚彈。周在逃避中不幸摔下。由於傷勢嚴重,周在昏迷四天後,11月8日悲慘離世。消息傳出後,香港各界群情激憤,這粒帶血的仇恨種子就埋在了示威者心裏。

11月11日「雙十一」他們發動「三罷抗議」活動,即罷工、罷市和罷課,以及「和你周圍塞」行動,阻塞了香港交通幹線及主要公共運輸系統。從香港最繁華金融中心中環,到最熱鬧的商業中心銅鑼灣,以至到新界為鄉郊的大埔等地,處處都有示威行動。早上7時多,香港島西灣河一個十字路口,一名交通警察在追逐兩名示威者時,竟然用實彈朝示威者開了三槍,兩名身著黑衣的示威者被擊中。據報導,中槍的21歲男生自今生命垂危。警察的濫殺無辜顯然刺激了年輕示威者的神經。

11月11日12時50分左右,在香港馬鞍山海柏花園行人天橋,一名綠衣男子與一群示威者發生口角與肢體衝突,並在過程中怒罵「你們不是中國人」。他的話激怒了示威者,突然有人向他噴灑不明液體並點燃。該男子頓時成了火人,身體多處燒傷,被送往醫院搶救。

僅僅11日這一天,警方就拘捕了260人,醫院接獲99名傷者,其中二人危急、四人傷情嚴重。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會見記者,批評示威者的暴力行為使「人心虛怯」,稱如果他們堅持這種做法「一定不會爭取到口中爭取的政治訴求」。她說暴力只會衍生更多暴力,持續升級的暴力也會造成悲劇。臺灣蔡英文總統則對香港局勢有不同的看法。她12日表示,香港政府回應人民對自由民主的訴求,絕對不是以子彈來回應。認真看待香港人民對自由民主的渴望並具體回應,才是回覆穩定與秩序的唯一道路。

香港的暴力衝突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11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歐塔加斯就香港情勢發布聲明稱,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呼籲以人道方式解決香港的示威活動。美國認為,香港的自治、香港對法治的堅持以及保護自身公民自由的承諾,對保有香港在美國法律下的「特殊地位」及「一國兩制」的成功至關重要,這也關乎香港的未來穩定與繁榮。美國敦促北京,履行《中英聯合聲明》中所作的承諾,包括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以及香港人民享有人權、言論自由和和平集會的承諾。歐盟發言人科西揚奇週二向記者表示,「鑒於香港騷亂和暴力持續,歐盟再次強調,對話、避免事態升級以及克制是前進的唯一道路。」

但中國大陸的反應則截然不同。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俠客島」發布評論稱,這幫示威者打著追求「民主自由」的旗號,干的卻是近乎屠殺異教徒的恐怖勾當。這哪裡是「民主自由」,是毫無倫理底線的職業打手和殺手,是恐怖主義和邪教組織,是人類文明之恥。中共政法委官方微博「中國長安網」發聲稱,非人性的惡魔罪行,必須得到最嚴厲的法治裁決。如今的香港正如被暴徒燒的無辜者,已經火燒眉毛。止暴治亂,刻不容緩。

香港群眾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案之示威浪潮自6月爆發至今已經造成過千人受傷,超過3000人被捕。下面,我就近期香港突然升級的局勢談談自己的看法。

第一、如何看待警方和示威者暴力事件?

我認為,香港警察槍擊學生和示威者火燒不同意見者的事件均屬於嚴重的暴力犯罪,應予譴責和懲處。通過視頻,我們可以發現被槍擊的學生並無暴力舉動,警察用實彈槍擊學生顯然是濫用暴力。針對示威者火燒不同意見者的行為,儘管有視頻顯示在事故發生前,有人在受害者身上擦抹,被懷疑是演戲,栽贓示威者,但有報導稱受害者被燒傷,正在搶救。所以我個人傾向於認為是個別極端示威者衝動所為。同時,我不同意將所有示威者污名化為暴徒。

我們應該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香港示威者的仇恨會越來越深?有報導稱,香港示威者在火燒事件發生後,曾在網路平臺「連登」上討論放火燒人是否過分:超過5000人認為不過分,有人稱這是「個別事件」,其中多個留言將原因指向示威者曾多次遭警方攻擊及政府迴避訴求等等;但也有300多人認為過分。有人稱:「若不尊重生命,就和警察沒有分別」。泛民派的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指出,香港的年輕示威者在過去五個多月的示威抗爭中,逐漸累積了強烈的「復仇心態」。「反送中」示威的口號從一開始的「香港人加油」,演變成後來的「光復香港」到最近的「香港人,報仇」。林鄭月娥持續拒絕採取手段來平息社會衝突,致使香港陷入一場‘血戰’之中。許多香港年輕人抱持著為了爭取真普選及捍衛其他權利而必死的決心,不少年輕人也將這場示威視為他們的「最終戰役」。

第二、為什麼暴力事件突然升級?

香港中文大學高級講師蔡子強指出,香港情形越來越嚴重,主要是因為政府遲遲不肯透過政治途徑來解決當下「混亂的局面」。蔡子強說「當政府完全依賴警察來解決問題時,香港社會對立的局面將越來越嚴重。 當對立情況越來越嚴重時,各方承受的壓力也越大,這也容易深化各方對彼此的仇恨。」當人民對另一方充滿仇恨時,他們將失去自製的能力,並認為暴力是解決眼前問題的唯一方法。王丹指出,過去五個月香港各界已累積過多仇恨,所以目前沒有人能肯定為期五個多月的街頭示威何時能落幕。面對港人對民主的堅持,中共決定以國家暴力來鎮壓港人的反抗。在北京當局的授意下,港府擺出強硬立場,絕不接受港人的主要訴求。以為這樣,就可以嚇唬住港人,讓他們放棄抗爭。事實已經證明,中共對港人真的很不熟,很不瞭解他們,完全低估了港人的勇氣。中共習慣用暴力打壓來維持統治,這一次,算是踢到了鐵板上。北京獨立評論人宋立群指出,中共正在將新的治國理政模式在香港推行,致使警察的暴行越來越嚴重。在四中全會決定中,竟明確要強化對香港的全面管制。香港警察的鎮壓行動表明,北京政府正在將香港現有的權力及司法體系「內地化」,從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到法院,進行徹底的改造。尤其是警察已經「內地化」了。

第三、香港是當代新柏林嗎?

繼國會眾議員李賓斯基稱香港是新的柏林以後,共和黨籍參議員克魯茲在達拉斯晨報發表題為 「香港是新柏林」的文章。10月份剛剛訪問香港的克魯茲寫道:「縱觀歷史,各種膚色和信仰的人民,都在尋求逃離共產主義的魔爪。獨裁暴君們對此是知道的,這就是為什麼要修建柏林牆,不是拒民於外,而是鎖民於內。」克魯茲說:「佈滿塗鴉的混凝土高牆在東德被推倒了,不過,各種現代的柏林牆依然還在。暴君們還在全世界壓迫數十億人民,特別是在中國。中共繼續侵蝕香港的自治權,摧毀那裡的民主慣例。今天的香港就是新柏林。」德國總理默克爾說,柏林牆已經成為歷史了,但它告訴我們一件事情:限制民眾自由的圍牆不管多高多寬,都會被推翻」。

綜上可見,四中全會剛結束,中共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決定墨跡未乾,香港市民就對一黨專制的「中國之治」發起戰爭。他們不甘認命,不甘讓曾經自由、法治的香港變成今天被中共奴役的大陸。柏林曾經也很強大,柏林牆也很堅固,但它最終在不甘認命的東德人面前崩塌。香港的柏林牆終將土崩瓦解,香港人將贏得他們應有的權利和尊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