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強調「一企兩制」能否消除美國擔憂?(圖)

2019-11-15 09:39 作者: 莫雨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位在美國的使用者在自己手機上點開TikTok應用程序。(圖片來源:美國之音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11月15日訊】中國短視頻平臺抖音的國際版TikTok風靡全球,但在美國引發國家安全擔憂。TikTok強調其運營管理的獨立性,然而分析人士認為,「一企兩制」仍然迴避不了問題的根源所在,那就是中國政府。

TikTok視頻短小搞笑,甚至有些無厘頭,讓全球上億人,尤其是青少年沈迷其中,但是越來越多的美國政界人士開始對TikTok說不。來自兩黨的政界人士擔心,這個中國企業擁有的應用程序不僅在輸出中國共產黨的內容審查,甚至對美國的國家安全也構成了威脅。

落實一企兩制?

美國國會議員要求情報機構對TikTok展開國安調查,調查TikTok如何處理用戶數據,是否將數據回傳中國,是否遵從中國政府的指示,對內容進行審查。

TikTok表示該應用程序不在中國運營,用戶數據不存儲在中國境內,不受中國法律約束,平臺沒有受到任何政府的影響,包括中國政府。

但是一些議員認為,中國政府的「長臂」仍可能伸到美國。密蘇里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上星期在TikTok拒絕出席作證的一個參議院聽證會上說:「TikTok聲稱,他們沒有把美國用戶的數據存儲在中國。這很好,但是只要一名中國共產黨官員敲了一下他們總部在中國的母公司的門,那些數據就會按照中國政府隨時的需要而轉移到他們的手中。」

TikTok美國公司總經理帕帕斯(Vanessa Pappas)聽證會當日在官網發表聲明再次表明公司對數據安全的重視以及所採取的措施,包括雇佣美國第三方審計公司分析TikTok的數據安全。

這位今年1月從YouTube跳槽到TikTok的高管表示,公司自她擔任總經理以來就在努力建設有豐富經驗的美國管理團隊,做出「我們認為最符合美國市場的決定。」她還說,「我們被給予了這麼做的獨立性。」

但是分析人士認為,鑒於中國的政治和司法制度,中國企業在海外的分公司很難真正享有自主性。霍夫斯特拉(Hofstra University)大學法學教授古舉倫(Julian Ku)說,這就好比香港的「一國兩制」,北京任命的特首實際上難有很大的自主權,中國企業的美國分公司想要實現「一企兩制」同樣很難。

他對美國之音說:「分公司的領導層仍然要對母公司負責,也可以被母公司撤換。所以,中國政府不需要下令分公司做什麼,只需要求母公司告訴分公司做什麼。我認為,由於分公司及其領導層向母公司匯報,他們很難對母公司說不。」

畢竟,TikTok的母公司北京位元組跳動(ByteDance)曾因運營被認為是「低俗」和「不健康」的內容而受到中國當局約談和懲罰。位元組跳動的回應方式是「聽話」,下架整改應用,關停數千賬號,並擴大內容審核團隊。

輸出內容審查?

今年早些時候,美國《華盛頓郵報》曾報導說,TikTok似乎對被中共視為禁忌的話題進行了審查。《華盛頓郵報》本月又援引TikTok前僱員的話報導說,美國團隊最終要聽命於北京的管理團隊,而北京管理團隊小心翼翼地不觸犯中共的禁忌。英國《衛報》今年早些時候披露了TikTok關於內容審核的內部指導原則,表明TikTok在遵守中共的審查尺度。TikTok表示,這是今年5月前一刀切式的指導原則,現已停止使用。

TikTok美國公司總經理帕帕斯說,目前管理美國市場的是她領導的總部在加州的團隊。帕帕斯在11月5日的聲明中說,公司在本地化內容審核團隊和社區規則,依照公司的美國政策對內容進行審核,移除色情、垃圾或暴力等違反那些規則的內容。

美國之音記者在TikTok上可以搜索到香港抗議和天安門事件的視頻內容,但是搜索結果沒有臉書和推特等社交媒體上那麼多。在初步的搜索結果中,有關香港抗議視頻的發布日期最早為今年6月。記者也試驗上傳了一有關香港抗議的視頻,視頻沒有被屏蔽,其他人也可以搜索到。

TikTok在多大程度上自主運營?目前的內容審核政策又是什麼?TikTok沒有回覆美國之音的置評請求。

雖然TikTok表示,中國政府沒有要求他們刪除任何視頻,但是分析人士指出,中國政府的施壓往往不是下達刪除指令,而是設定更廣泛的準則,讓企業自行審查。

古舉倫說:「這確實取決於中國政府是否想要給他們自主權。」

不過,TikTok與其中國的版本抖音,雖然操作功能一樣、圖標一樣,實質上是為中國防火牆內外兩個網路空間設計的不同應用程序。兩個應用程序的數據不互通,除非翻牆,TikTok無法在中國境內使用。

兩款應用目前的用戶條款和隱私政策上也不一樣。比如抖音的隱私條款寫道,「與國家安全、國防安全直接相關的」等情形下,無需用戶授權同意可以收集和使用用戶信息,但是TikTok的用戶協議沒有這類豁免情形。

TikTok在全球的擴張得益於其母公司2017年11月成功收購在中國開發但市場在美國的短視頻平臺Musical.ly,並將兩款應用整合為一個全新的TikTok。

這場8到10億美元的併購案讓TikTok獲得Musical.ly在全球市場的1億月活躍用戶,包括北美市場的6000萬用戶。合併後的TikTok成為全球下載量增長最快的應用程序之一。據研究公司Sensor Tower的統計,TikTok在全球和美國的下載量已分別近15億和1.22億次。

國家安全隱患?

這款在青少年中間非常受歡迎的應用首先引起了網路數據安全專家的注意。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訪問學者克勞蒂婭.比安科蒂(Claudia Biancotti)今年年初撰文指出TikTok可能存在的國安風險。她指出,尤其令人擔心的是,TikTok在美國年輕軍人當中也頗受歡迎。

她對美國之音表示:「也許軍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給出了他們軍營位置或者行動地點,有時候在這些短視頻中,可以看到他們的胸牌。」

以軍人為受眾的美國媒體和網站上個星期報導說,由於TikTok深受美國年輕人喜歡,陸軍募兵司令部去年開始利用TikTok與年輕人建立聯繫,並且成效明顯。報導說,國防部還未就TikTok問題給出具體的指導方針。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11月7日致函陸軍部長,對美國陸軍人員以個人和官方身份使用諸如TikTok這樣的「中國擁有的社交媒體平臺」表示關注。來自紐約州的民主黨人舒默承認美軍必須調整募兵技巧以吸引年輕人,但他敦促軍方評估「中國擁有的科技公司」所構成的「潛在國家安全風險」。

比安科蒂指出,對TikTok的這種擔憂根本上源於中國與西方在對待數據保護上的觀念和做法不同,而且中國政府的許可權相比西方國家政府的許可權要廣得多。

中國2017年6月實施的《網路安全法》要求,「網路運營者應當為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依法維護國家安全和偵查犯罪的活動提供技術支持和協助。」

目前沒有公開證據證明TikTok在數據安全和隱私方面有不當行為,或是中國政府獲取了TikTok的數據。

傳統基金會科技與國際安全項目高級研究員克隆.科欽(Klon Kitchen)和新美國安全中心技術和國家安全項目研究員卡拉.弗雷德里克(Kara Frederick)在參議院上星期的聽證會上說,中國將於2020年實施的新網路安全法讓人有合理擔憂的理由。

弗雷德里克說,新法將會讓應用程序處於中國企業研發系統的潛在技術漏洞中,這些漏洞包括可以讓中國政府第三方系統的代碼後門和隱藏的編程缺陷,「這些缺陷甚至可能在後續的軟體更新中引入。」

網路數據安全和隱私問題並非只侷限於TikTok等中國企業,臉書、推特等美國社交媒體巨頭也面對類似質疑。但「當涉及到國家安全問題,中國角度就來了,」霍夫斯特拉大學的古舉倫教授說。

他說:「我想,他們一定覺得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但是我認為,要歸咎於中國政府,因為中國政府的所作所為損害了中國企業的信譽,降低了中國所有人的信譽。……在很多時候,中國企業只是在做他們應該做的。但問題是,中國政府有能力濫用權力,就像他們在中國所做的那樣,因此很難確信,這些中國企業可以真正獨立於中國政府,而中國政府的行為是非常咄咄逼人的。」

他認為,如果是一個法國或加拿大的企業,就不會引發國家安全問題的擔憂問題,因為這些國家的政府受到制衡。他說,中國企業如何贏得美國信任,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政府如何得到美國信任。

接下來怎麼抖?

在佛羅里達州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的敦促下,負責審查外國收購美國企業的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已經對位元組跳動收購Musical.ly進行國家安全審查。

路透社報導說,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正在與TikTok接觸,而TikTok方面表示,正在與美國政府合作。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位元組跳動可能會像同樣因數據安全問題受到審查的中國遊戲公司北京崑崙萬維一樣,被迫出售在美國收購的業務。北京崑崙萬維今年5月表示,與CFIUS達成協議,出售其用近3億美元收購的美國同性戀社交軟體Grindr。

不過比安科蒂指出,相比Grindr,TikTok美國業務的規模要大得多,除了臉書這樣的大公司,沒有幾家公司能夠接盤,但若被臉書這樣的巨頭買下,又會引發壟斷問題。

比安科蒂認為,如果情報機構的國安調查發現問題的話,TikTok被禁也不令人意外,「至少是禁止某些群體使用,比如軍方和聯邦僱員。」

霍利參議員在上星期的聽證會後回答美國之音提問時表示,他很可能建議美國政府和軍方人員停止使用TikTok。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