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了!助人原來都是助自己(圖)

2019-11-16 07:00 作者: 陸真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圖片來源:Pixabay)
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圖片來源:Pixabay)

寳婺是浙江金華府的別稱。這個故事就從這裡開始。清朝順治初年,清軍攻破金華,當地人民逃亂,流離失所。一名書生和他妻子,被亂兵衝散,彼此不知去向。

後來清軍移駐上海松江一帶,書生聽說妻子已被清兵擄走,就輾轉來到松江打聽,沒有得到結果。經過長途跋涉,他又困又餓,加上舉目無親,心中悲苦,便坐在一家旅店門前,長吁短嘆。店主人見他這副窮愁疲憊的模樣,十分可憐,就問他為什麼弄得這麼狼狽。書生向店主人備述了緣由,並說自己已經走投無路了。店主人很同情他,想了一想,問:「你識字嗎?」書生說:「識字。」又問:「懂會計嗎?」答道:「懂。」店主人說:「既然如此,你不妨暫時在我旅店做點事,幫我辦理文書會計,一面也好慢慢打聽你妻子的下落。你看行嗎?」書生欣喜地說:「能夠蒙你這樣相助,真是再好不過的事。」於是書生住進旅店,幫主人辦理各種事務,很有條理。店主人從此不必操什麼心,而生意越加興隆,收入成倍地增長,因此日益器重書生,很想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但還沒有說出口。

一天清晨,有個人急匆匆地來到旅店用飯,飯後交了餐費,又急匆匆地走了,卻把一個小包遺忘在飯桌上。後來書生收拾飯桌,才發現了它,打開一看,裡面竟是光燦燭的五十兩銀子。他趕快告訴店主人,商量著等失主回來還給人家。店主人也同意這樣做。

到了正午,那個人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地快步奔進旅店,兩眼不停地在地上搜尋,臉上現出十分失望的樣子。書生問他找什麼,那人回答:「尋找失落的銀子。」書生再問:「丟了多少?」那人答:「五十兩。」書生又問:「這筆錢你是準備辦什麼事的?」那人痛苦地說:「我原是要把這些銀子繳到軍營裡去,買一個他們擄來的女人做老婆。如今丟失了銀子,老婆也娶不成了。唉,真是晦氣!」書生對他說:「五十兩銀子在我這裡,還給你吧,不必苦惱了。」那人接過銀子。躬身下拜,連連稱謝,滿臉喜悅地離開了店子。

過了幾天,失銀人手拿兩張請柬,來到旅店,對書生說:「蒙你歸還銀兩,我那件事得以辦妥,過幾天就可把女人迎來成婚。這個老婆其實是您所賜給的。因此,我誠心誠意地請您和店主人,一同來喝杯喜酒。」書生連忙推辭。店主人說:「我是沒有空暇去道喜,你可不能不去。」書生也覺得難以推卻,就答應下來。到約定的日子,他去到失銀人的家裡。敘談之間,瞭解到失銀人也是一個知禮好善的人。

此時新婦還沒有進門,主家(失銀人)忙著張羅酒宴,接待親友。書生覺得在這裡沒有什麼熟人交談,就獨自來到門邊的小河岸上散散步。不一會,不遠處搖來一隻小船,船夫喊著:「新婦來了,新婦來了。」船上有個女人,一邊朝岸上呆望,一邊擦眼淚。書生仔細一瞧,那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那女人定睛望來,見書生正是自己的丈夫。於是,書生悲慟驟發,暈倒在草地上;新婦淚如泉湧,哭倒在船艙中。……

小船停在門邊,男家的人出來迎接,催促新婦起身上岸,但她起不來。主家問她為了何事?她抽泣著說:「剛才見到河邊有個男人,像是自己原來的丈夫,一時傷心,所以渾身無力。」問她那個男人是何等模樣?她一一說出了他的儀錶和穿著。家主想了想,可能是那個書生,就一面要別人把新婦攙進屋內歇息,一面轉身去找書生。只見書生還躺在地上啼哭,也起不來。扶起他,問他什麼緣故?他卻不肯說。再三問他,他才斷斷續續地回答:「剛才看見一個女人……」下面的話哽嚥著沒有說完。主家至此恍然大悟,拍著書生的肩膀說:「我明白了!這個女人,就是你的妻子。你既然撿得我的銀子,那麼這銀子就該屬於你。你歸還我的銀子,我正好贖圓你的妻子。這是老天爺的安排啊!你別悲哭了,我感謝你的拾金不昧,就讓你夫妻團圓,作為報答吧。」書生覺得很為難。主家就請來旅店主人,要他出面作出裁決。旅店主人深為感動,讚嘆地說:「歸還別人銀子的,是義士;歸還別人妻子的,也是義士。花了五十兩銀子娶老婆,卻又得不到老婆,也說不過去。我有個女兒,今天由我作主:嫁給那個歸還別人妻子的人;這個人花錢買來的老婆,應當歸還給那個歸還別人銀子的人。就這樣吧。」在場的人聽了,都認為這是兩全其美的絕好主意,又都讚賞旅店主人的義氣。大家鼓掌,齊聲說:「三位義士相鼎立,好事,好事!」

事後,有人說:「那三位義士,都樂善助人,結果又都得到善報。看來,助人等於助自己!」

(據清代《虞初新志》卷九)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