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竟然要有逃難的一天(圖)

原題目:朋友要走

2019-11-18 08:06 作者: 三十過後一個人住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理工大學攻防戰(看中國攝影/周秀文)

【看中國2019年11月18日訊】昨晚為朋友即將離開香港而餞行。他們一家四口即將移民了,我跟其他朋友與他們都認識好一段時間,而大家都替他們高興,並表示:對啊,早走早著,別回來別回來。而席間,也有朋友計畫離開了,我是非常同意的,有資格有能力走,真的快點走。

出席這個餞別之前,到吃什麼坐坐,跟老闆娘聊了一會。跟他說起移民臺灣一事,他也給我一點意見,而其實我還是那個想法,爸媽健在我還不想離開的。

這幾個月,越來越心寒,但心寒也是要活。正如昨晚有朋友說:「你哪會想到,香港人竟然要有逃難的一天?」

是那麼差嗎?真的那麼差啊!當警權無限大而政府從無打算認真處理,而警察的公信力已經低無可低,他們在普羅市民眼中跟黑社會無異而且神憎鬼厭,是什麼造成的?是他們自己。

早陣子跟一同學聊起這話題,他想起十幾年前到馬來西亞的一件事:工作過後他衝上一輛的士,的士司機黑麵,而同學用馬拉語說出要到的酒店名稱。全程的士司機不斷的用廣東話辱罵同學,大概他以為同學真的不懂吧,而同學當然不爽。

到達酒店,下車前,同學用廣東話跟那司機說:「你做乜鬧我?」司機還很無賴地說:「哦!我都有懷疑你系咪真系唔識廣東話架喇!」同學大概真的很火,回一句:「DLLM,我一定搵警察投訴你。」然後下車直入酒店。

故事發展峰迴路轉:司機衝入酒店按著同學正準備回房間的升降機門,央求同學放過他:「我俾番兩倍車資你,你唔好投訴我呀!」同學拒絕收錢,叫酒店職員拉走司機。當然,同學只是嚇嚇他。

同學分享這故事,是因為馬來西亞「那時候」警權無限大(現時怎樣我就不敢說),所以,司機知道一被投訴,若果是正規被處理還好,但被警察拿著這事來要脅他的話,肯定沒有好日子過。

像是軍政府統治的日子,香港人真的會沒感覺嗎?肯定不會,但肯定亦有一班人,如荷蘭叻那樣,選擇性失明失聰,我唔知道我睇唔到總之還番平靜的香港俾我,覺得警察重手一點,真的止暴制亂就好了。但他們大概不會明白不想面對,以後有事找警察,不但幫不了你,而且還可能衰過黑社會。

這幾個月,究竟有幾多宗屍體發現案疑似自殺然後被指死因沒可疑呢?

從網上有傳聞說有被捕者被性侵,到有人走出來作證,到終於有受害者指被捕時被輪姦受孕,問心,你們還相信警察沒有做過嗎?

大概像我有個同學說:唉,我現在只是很天真的希望,那些做這些事的,不是真警察而是上面來的。

我們怒不可歇,希望用不同方法反抗表達不滿,區議會選舉大概是其中一個出氣的方法。不過,恕我悲觀的說,現時能夠如期舉行的可能性可能低了:政府建制的小動作,那些假到無倫但智障支持者會相信的遇襲事件,還有最重要的是他們這次區選的宣傳放軟手腳,種種跡象都並非好事。

若果明天有可能參與三罷的朋友們,請支持。我還只可以將blog facebook休業一天,對不起。

最後還是那句:好好照顧自己的情緒,好好關心身邊的朋友親人,我們還要撐下去的。

2019年11月10日

(文章授權轉載自三十過後一個人住博客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