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紅二代叛逃曾牽出紅色巨諜 今日王立強又如何?(組圖)

原標題:中國王牌間諜在美遭出賣被逮捕,國安部5人組全球追殺叛徒



(Pixabay/CC0)

【看中國2019年11月26日訊】俞強聲叛逃美國

1985年中共國安部負責美國情報工作的總負責人、北美情報司司長、外事局主任俞強聲投誠美國政府。

俞強聲這個人,身世十分複雜。他出身紹興世代官僚家庭俞家,歷經百年而不衰。家族成員涉及海峽兩岸政界、軍界、學界、商界,人脈廣闊,名人輩出不窮。其曾祖為晚清進士俞明震,堂叔為前中華民國國防部部長俞大維,俞大維之孫、蔣經國的外孫俞祖聲,是俞強聲的堂弟。而他的父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機械工業部部長黃敬(俞啟威)。黃敬也曾大名鼎鼎。黃敬年輕時與江青有親密接觸,他們不僅是同居關係,且黃敬還是江青的入黨介紹人,1958年病逝。

俞強聲有個小名叫俞真三,小時候由康生扶養,算是其養子。其弟弟俞正聲後成為中共第四號人物,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


俞強聲(左)、俞正聲(右)(網路圖片)

俞強聲畢業於北京國際關係學院。文革前夕,1960年代中期,俞強聲進入北京市公安局一處(政治保衛處)任便衣警察。中共國家安全部於一九八三年設立,由凌雲出任第一任國家安全部部長。俞強聲在北京市國家安全局任處長,後任國家安全部部長秘書、北美情報司司長、外事局主任。俞強聲後成為美國中央情報局線人,代號「舵手」。

金無怠是國安部高層親自操控的間諜,以俞強聲的秘密級是接觸不到金無怠的。但俞是原部長的秘書,其利用去部長辦公室串門翻閱卷宗而推斷出金無怠。由於俞的叛逃,凌雲被解職。賈春旺出任中共國家安全部部長一職。賈春旺在這個職位上呆到九八年,後轉任部長。

紅色巨諜終落網

金無怠英文名叫納瑞.mie (Larry Wu-tai Chin),他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前任分析家。於1938年在上海駐美國領事館擔任譯員。1944-1981年,金一直為美國政府工作,二十多歲時,金無怠就已經成為周恩來手下的特工人員了,他在美軍駐中國福州聯絡辦公室工作時,於1944年被中共情報機構招收。在44年中國抗戰時進入美軍中國軍調處擔任美軍翻譯。

1945年-1952年期間,他是美國駐上海和香港領事館的翻譯人員,還是駐朝鮮軍隊的口譯人員。1952年後,他在中央情報局駐克納瓦、加州塔羅沙和維吉尼亞的羅斯利的對外廣播情報機構工作。後來又轉道香港,進入美軍成為美國中央情報局駐夏威夷情報處的工作人員。在那時,他娶了當時臺灣最美麗最有人氣的女播音員做妻子。並直接參與韓戰中的情報工作,也是臺灣情報當局與美國情報當局的聯繫人,後來還成為美軍與臺灣情報網的聯繫負責人。在那時,金無怠就經常將美軍和臺灣的情報轉交給中共情報部門。


金無怠與妻子(美國之音)

朝鮮戰爭期間金把大量美軍情報轉送到「志願軍」高層手中,其中包括中共「志願軍」戰俘「反共」名單。這使當時正在與美方談判的中共代表強烈要求遣返全部戰俘。美國歷史學家及情報部高官說:金無怠的「叛變」及他的間諜活動是導致韓戰的延遲結束的重要原因。在六十年代末期,金給中共提供了有關美國對華外交政策方面的情報。使中共領導人提前瞭解美政府的各方意向。並為此作了各方準備。當時中國正處於最困難時期,對蘇聯及其友邦鄰國的交惡讓中共處於孤立之中。

他於1970年10月向中共傳送了討論尼克松總統希望和中國建交的機密文件,這讓中共及時改變其對內對外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尼克松政府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對華政策在一開始便作出了一系列重大讓步。

金的活動還讓美在越戰中失去了許多戰略上的優勢。由於他的活動讓中共及北越方面瞭解到美國對越政策的變化及所採取的行動。另外更清楚美對南越採取的各方政策。從六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中期北越能清楚掌握美國對越的態度。在63年末越共已從各方情報瞭解到美國可能將全面介入南越。北越為此作好充分的戰爭準備。這讓美國在全面對越開戰後未能得到其所預想的結果。美國官員稱金讓中共及北越從中得到不少好處。北越於72年與美在巴黎簽署了和平協定,但由於越共之後瞭解到美國政府不想再更多地參與越南的事務後,對南越開始採取攻勢,並在數年後統一越南。

隨著時間的推移,金無怠逐漸成為美國中央情報局裡的中國通,職位也逐步提升,最後升為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亞洲部負責人,負責美國中央情報局對所有亞洲國家的情報監督和交換,包括臺灣和日本,韓國等。後來甚至差一點兒升為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副局長。

另外金無怠在美國中央情報局蘭利總部工作期間,由他親手翻譯了大量從中國轉來的各類情報。其中有許多潛入大陸內的美臺情報人員及已背叛的中共人員的轉發材料及他們的名單。正是金無怠讓中共在這些無法預見的危險發生前得以堵上這些漏洞。作為分析家和中央情報局少有的通曉漢語的人,金能夠傳送各種信息:中國及東亞情報信息報導、中央情報局人員生平簡介和評語、機構內秘密人員的姓名和身份。同時還提供了有關中共被招收的情報人員的信息。

由於中央情報局內部分類規定,金不知道他們真實姓名和身份,但能推斷出他們的工作地點及權力級別。中共反諜報和安全機構便能據之確證其身份。金主要運作活動,即傳遞機密數據和接受命令,通常在中國大陸以外第三國進行。金至少有六次在多倫多同一購物中心內將未沖洗的膠卷交給國安部信差李先生。金每次只花大約五分鐘時間去這家購物中心。其他時候是由在香港工作的中共官員向他詢問情況。金要傳遞情報時,總是先發信到澳門、廣東或香港三個地點中的一個住宅地址。這種信只秘密說明他所去的第三國家的時間和地點。這種諜報方式不適合快速傳遞數據,但比在目標國內進行類似的活動要安全得多。然而,正如尼克松政策文件的案例所示,金也有緊急情況下迅速傳遞信息的方法。他的活動還讓中共情報機構瞭解美國的反情報能力。金無怠作事極為小心和專業,是天生的間諜,在幾十年的間諜生涯中竟然沒有一次失手,甚至到了他被捕之後,他的臺灣籍妻子都不知道同床共枕了幾十年的丈夫竟然是高級間諜。在中國能看到金轉交的情報的人只有幾十個人,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更少到只有幾個人。

金也是極為聰明的人,中共先後向他提供了一百萬美元的金錢支持。他將這筆錢用於投資房地產,併發了大財。他在投資方面的活動讓美反諜人員相信他完全沒有可能成為間諜。金無怠於1981年在中情局退休,情報局由於他的工作出色,讓他繼續擔任情報局裡重要職務。金無怠本可以「功成圓滿」,就算直到死美國政府都不會知道他是美國情報史上隱藏最深的間諜。但一切悲劇在1985年發生了。

事實上聯邦調查局和中情局對金的詳盡調查於1982年就已經開始了。但由於金的「出色」表演及他的小心,使得對他的調查無疾而終,早早停止。直到1985年安全部處長俞強聲叛逃美國,才直接導致中共在美國潛伏40餘年最「傑出」間諜金無怠的被捕。俞強聲攜帶金無怠的檔案叛逃到美國,從而使美國聯邦調查局得到金無怠在中共國家安全局的代號和通信證據,金無怠面對這些證據,承認其曾給中共提供情報。

從1944年金無怠成為中共情報人員開始,金無怠就從美軍中國軍調處發來的各種情報給周恩來,這個工作一直延續到70年代中美建交,金無怠傳送了大量的情報。要知道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松和基辛格博士看到的有關中國的情報都是由金無怠處理簽發的,他可是當時決定美國政府對華政策的重要影響者之一。從49年中共篡政以來,中共情報系統高度保密,一直蒙上一層神秘面紗,其中內幕從不為人知。就像金無怠被捕後所掀起的軒然大波一樣,沒有人相信這個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亞洲負責人會是間諜,更可怕的是這個人差一點就成了中情局的副局長。當臺灣和日本等地區和國家的情報官員一聽說金無怠是的間諜時,頓時是目瞪口呆。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工作人員知道後也是吃驚不小,怎麼也不能相信監管美國亞洲情報工作的負責人竟然會是特工,至於金無怠在位期間到底向中共傳遞了多少情報大概只有總參的幾位高官以及金無怠本人知道。

1986年2月21日,在等待判刑期間,金無怠在獄中自殺,死因是用塑料袋悶頭窒息而死。美國此後也沒有對這一轟動的間諜之死做任何更深入的調查。其妻周謹予現居舊金山,1998年出版了《我的丈夫金無怠之死》一書。書中對金無怠的自殺提出質疑,提出諸多疑點。

而俞強聲獲得了美國政府的保護,之後便銷聲匿跡了。據傳中共國安部對其展開全球追殺,兩年後被中共5名潛美特工於海中溺斃身亡。而時任美國聯邦調查局中國反情報組組長I.C.史密斯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俞強聲仍健在,並表示他曾於1990年見過俞強聲,但他並沒有透露更多相關細節。

中共間諜再叛逃

近日,化名「王立強」的中共間諜在澳洲投誠,除了已經披露的中共滲透香港,干涉臺灣選舉,澳洲間諜網等內幕,不知是否還會有出乎意料的驚喜?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